漫步 2012 國際酒展(中)﹕再次迷上 Chianti

 

東行

 

 

除了 Le Chiuse,今年的酒展讓我最期待的是來自 Chianti La Porta di Vertine。他們的處女年份 2006 2007 曾經令我們驚為天人(見前文﹕Gambelli's Children (III): La Porta di Vertine2007 年的狂焰到今天依然歷歷在目。

 

 

 

Giacomo Mastretta 會親自來嗎?

 

等了好幾個月,出現在我面前的Giacomo 並非我想像中的不修邊幅和滿臉胡鬚。他身材高大、瘦削、語調溫柔,甚至帶著幾分超俗的稚氣。一問之下,原來他來自盛產Barbera Asti,難怪他的舉止並不 Tuscan

 

 

我們先試他帶來的2008 CCR2009 CC 2009 CCR,感覺都比 2007 溫文優雅。2008 2009 相比,似乎 2008 更有一份古典的 restraint,也就是更優雅,2009 則比較開放。但我還是不能忘懷2007 的狂焰,莫非他的風格又變了?

 

 

我問他 2008 2009 還有連梗發酵嗎?他說沒有,但不是因為改了方法,而是每個年份、每塊田都不一樣的,要按當時的情況自然而行。2007 那年梗的質量很好,所以有 30% 的葡萄是連梗發酵的;如果我沒聽錯的話,2010 年也是如此。

 

我問他有沒有常常追蹤他的酒發展得怎麼樣,他這樣回我﹕

 

When it’s done, it’s done.  It does not belong to me anymore.  I can be critical about it.

 

從北部來的人,又跑遍世界各地,他對大自然的愛似乎有另一種表達方式。如果Florio GuerriniIl Paradiso di Manfredi)所代表的Tuscan 激情像天主教,那麼Giacomo 更像路德的新教。

 

Giacomo 先後在法國、智利、澳洲和新西蘭等地工作過,所以我好奇想知道他心裏有 role models 嗎?他的否定答案是意料中事,所以我又問他有那些酒莊是他自己比較喜歡的?

 

他幾乎毫不思索便舉出Le Pergole TorteIsole e Olena Giovanna Morganti Le Boncie(產量稀少的CC 名叫 Le Trame)。

 

我很高興的說﹕我們有相同的口味!前兩者不用多說,可惜的是Le Boncie Le Trame 非常難找。我們去年在 Montalcino 的古堡餐廳開過一瓶,很難忘但之後一直都找不到他。難道要餐廳的老板 Fabio Tassi 幫忙?

 

最意外的驚喜是他的2009 Sassi Chiusi,這是一瓶含 70% Merlot 30% Cabernet Sauvignon IGT,那份優雅完全是 Tuscan 而非 Bordeaux 的,Giacomo 只讓新的 500 litre 木桶當配角。我很期待他的 2010 Sassi Chiusi,另一個連梗發酵的年份。

 

 

我們也試了他的Rosato 2011,很清新可喜。Rosato 我的經驗很有限,但我介紹了一位酒友去試 CC,他回來卻告訴我他最喜歡他們的Rosato

 

 

我開始心癢了,看來明年要去 Chianti 溜達溜達!

 

 

 

西行

 

 

我們也探望了去年認識的Ormanni 總監 Rocco。他很高興的讓我們看他主持設計的新酒標,他的想法是讓人一看便想到這是個傳統的酒莊。

 

 

我很同意 Rocco 的判斷;如果我有發言權,我認為他們應該把 Giulio Gambelli 的圖像也放上去。Giulio 是他們的鄰居,從 1960 年代開始便當他們的顧問,所以他們與 Bibbiano 大概是最長期受 Giulio 眷顧的酒莊。

 

我們試了 2009 CC 2008 CCR,兩瓶都很自然、優雅,很 Gambelli,印象中比去年的 2007 CCR 好。

 

Rocco Giulio 試了 2009 之後在電話中跟他說酒造得好,連 Giulio 的助理 Paolo Salvi 也沒聽到。這是Giulio 告別大地前最後試的一瓶酒嗎?

 

 

 

 

南行

 

 

我們跟La Porta di Vertine Giacomo Mastretta 見了兩次面,每次他都慫恿我們去試他的鄰居 Castell’in Villa。印象中這個傳統酒莊的酒很平實,但陳年能力驚人,我們以前也品試過包括 1985 等多個年份,我以為我比較熟悉他們了,但Giacomo 既然那麼堅持,我們便順道去拜訪他們。

 

我們面前的 Coralia Pignatelli 原來是個郡主(Princess,意大利語叫 Principessa),她生於希臘,曾移居到瑞士,後來嫁到意大利去,我查資料得知她的丈夫是個貴族,曾任意大利派駐非洲的大使,1985 年去世,之後這位郡主獨力打理酒莊,這次還親身來到亞洲。她長相有貴族的氣派,那裏像在田裏幹活的農婦?

 

 

我們從希臘的現狀談到中國,原來她 1990 年曾到上海參加新船的下水禮,她說上海博物館令她印象深刻,但她想多了解中國後才重遊故地。傳統的 Chianti 竟然與希臘和中國的夏商周(上海博物館最精彩的展品是青銅器)有這麼微妙的關係,我越發對她的 Chianti 有興趣了。

 

2008 CC 2005 CCR 都是那種「海不揚波」,老老實實的 Sangiovese,帶有南部 Castelnuovo Berardenga 特有的濃郁風格,與鄰近的名莊 Felsina Rancia 比,是一雌一雄的雙絕。我想起幾年前曾為幾位 Burgundy 愛好者開了一瓶很年青的 1985 CCR,令他們大吃一驚,二十年後,他們的風格一點都沒有變。我問Coralia 對今天希臘的困境有何感覺,她說她仍然熱愛希臘,當今的問題是 bad government。這也是對傳統的堅持。

 

Coralia 讓我們試的 2008 CCR Poggio delle Rose 令我驚訝。這是單一葡萄園的老樹所出,因為他用小木桶陳年,以前我懶得去理他。這次一試,卻發現非常典雅,他的跳躍感覺與沉甸甸的 CCR 成了很大的對比。有 good government 才可以更好地保護傳統,我彷彿聽到Coralia  這麼說。

 

 

 

 

 
 
 
 
 
 

 

出於一份崇敬的心,我們也試了她的意法混合體。2007 Santacroce 有一半是Sangiovese,另一半是Cabernet Sauvignon,跟Poggio delle Rose 一樣,小木桶也處理得很好,這是充滿 Chianti 圓潤風味的 Super Tuscan

 

真要感謝Giacomo Mastretta,他讓我們重新發現了一個遊走在傳統與現代之間的偉大小酒莊。Antonio Galloni 曾訪問Coralia,說她出身希臘的貴族家庭,父親聽到女兒選擇務農後大惑不解,但他哪裏知道 Chianti 的最高境界是鄉土與典雅的結合?

 

 

 

北行

 


我們在 Chianti 展台繼續尋找「獵物」,游目而視,我們的眼睛正好與一個拿著飯盒的人的友善視線踫上了。不用一句話,我們便開始試她的酒。

 

Le Cinciole 2009 CC 來自 Greve 最漂亮的 Panzano 地帶,清新脫俗,我心裏暗暗叫好,印象中這瓶酒比他們有名得多的鄰居 Fontodi CC delicate,更優雅,活像個很陽光氣的小女孩。

 

 

我是個 non-technical drinker,午飯時才剛讓人取笑我不是個 sophisticated drinker,但我聽後只感到高興。我想像帶著 WSET 課本的人,那種一聞二喝三吐的 sophisticated drinker,憑他的腦袋一定會嫌這款酒「簡單」,然後給他打個80 分。但像我這種沒讀過書,沒參加過甚麼 wine tour,腦子裏只記得被 Chianti 的陽光親吻過的人卻只懂得用心,憑記憶,用本能去親近這大自然的恩賜。我只能學著 Nello Baricci 對他的孫子 Francesco 那樣說﹕Questo vino e buono (好酒)。無智亦無得,這是令人心無罣礙的好酒。

 

跟這位一臉Panzano 陽光的 Amelia 談下去,我才知道她與Giacomo Mastretta 也很熟悉。她的丈夫名叫Ruggero Mazzilli,是個很有名的有機種植專家〔organic agronomist〕,同時是 Le CincioleLa Porta di Vertine 和其他酒莊的種植顧問。我不肯定Ruggero Amelia 兩人當中,誰更醉心於「可持續的葡萄種植」,因為Amelia 向我們介紹她丈夫的工作時越講越激動,她說她不嫉妒Ruggero 認識別的女人,只嫉妒Ruggero 那麼棒的工作,說時情不自禁的掉下了眼淚。(Ruggero  的網頁見﹕http://www.viticolturasostenibile.it/

 

 

Organic agronomy 不也是傳統與現代的很好結合嗎?這麼簡單的事情只有在意大利才會令人有激情!

 

他們的 2008 CCR Petresco 和名叫 Camalaione Cab/Merlot/Syrah 混合體也不錯,但 2009 CC 是令我們一見鐘情的動人小品,至今難以忘懷。

 

Le Cinciole 是另一個我們渴望拜訪的酒莊。

 

 

最憶是 Chianti

 

這次 Chianti 的行程雖短暫,但我們東南西北也走過了,想我一直對Chianti 都有偏愛,可以說遠比 Brunello 為甚,這次探訪又加深了我的偏見。

 

我隱隱感覺到,Chianti 地區一直在進行著一場靜默的革命。先是 Chianti Classico 2000 Project 研究出比較適合不同土質的 Sangiovese clones,然後有Ruggero Mazzilli 的有機種植,再加上 Giulio Gambelli 多年推動的人法自然的釀酒哲學, Chianti Classico 今天絕對是意大利酒藝復興的中心。

 

但我知道很多人受了酒評人的影響,總是以為 Brunello Chianti 高。我今天的理解是﹕Chianti 是散文,Brunello 是小說;在 Brunello 的小說世界中,Rosso 是短篇,Normale 是中篇,而Riserva 則是「戰爭與和平」式的鉅構。

 

我不否定小說的吸引力,但問題是短篇小說也要 20 年才讀到終章,更何況是起碼50 年才開始成熟的「戰爭與和平」?

 

所以很多時候,我更喜歡短小精幹的散文,因為他隨時隨地也那麼迷人。

 

Le Chiuse 的少莊主 Lorenzo 跟我講了一個有趣的比喻,那天在 Hong Kong Wine Society Le Chiuse 酒宴上,他跟我說Brunello 像他面前的餐碟,Chianti 則像那張 18 座的大餐桌。意大利人最生動的比喻都與飲食有關,我的解讀是﹕天天吃鮑魚也很快會吃膩,倒不如多嘗遍地可採拾的小魚和野菜!

 

Thank you, Chianti

6 thoughts on “漫步 2012 國際酒展(中)﹕再次迷上 Chianti

  1. i drank Ormanni CCR 08 last week, great wine!
    what do you think abt this wine?
    What is the best decanting method?
    thx!
    [版主回覆11/20/2012 22:42:55]No decanting please. Just do it naturally, serve from the bottle. Best to let it breathe in the bottle for half a day, and enjoy the wine opening up in the glass. Most traditionally made Italian wines can be best enjoyed in this way.
    [版主回覆11/20/2012 22:42:36]No decanting please. Just do it naturally, and serve from the bottle. Best to let it breathe in the bottle for half a day, and enjoy the wine opening up in the glass. Most traditionally made Italian wines can be best enjoyed in this way.

  2. I am your new blog follower and enjoy reading your blog a lot!
    Just recently I tried a bottle of La Porta di Vertine CC 2011, it is delicious!
    Speaking of Le Boncie Le Trame, I think that wine is also selling in the wine shop who sell La Porta. Can private message you the wine shop name. Hope this can help you!

發表迴響

你的電子郵件位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

Blue Captcha Image Refresh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