漫步 2012 國際酒展(下)﹕夢遊萬巢之山

Le Chiuse 是我們去年在國際酒展最大的發現。

 

 

如果沒有他們,我們可能仍然在 Giacosa Soldera 之間徘徊,也不會發現奇女子 Elisabetta Fagiuoli

話說去年在國際酒展偶遇 Le Chiuse 之後,我們便訂了他們的酒回家逐瓶來品試。每試一瓶,我對名酒評人的信心便下滑一級。

今年九月,我們到 Montalcino 住了一個星期,為的是訪尋更多像 Le Chiuse 這樣的棄嬰。Le Chiuse 很大方的讓我們點菜,我們想見那個莊他們都盡力幫我們約。

回來兩個月了,我們見過的幾家 Le Chiuse 式酒莊令我們又是興奮又是驚訝,心情至今尚難以平復。

我曾經為酒評人的偏見感到憤怒,但與 Le Chiuse 的莊主 Nicolo’ Simonetta 相處了一個星期後,我學會了他們那種很土味的憨笑。

帶著一臉 Nicolo’ 式的憨笑,我們從他們手上領了一張小學畢業證書。我們下山了,告別了 Giacosa SolderaBartolo Montevertine,也放下了 Wasserman Galloni 的沉甸甸的聖經,我們興奮地重新出發了,只想找尋更多聽不到掌聲的真天地。

Giacosa Soldera 我們哪裏敢忘記,又哪裏忘記得了?孔子長得怎麼樣我們不得而知,但每次我們要問良心來做事評理的時候,聖人的身影都清晰可見。同樣道理,每一杯令人感動的 Nebbiolo  Sangiovese 的背後我都看到 Giacosa Soldera 的蹤影。用流行的說法,此時心中有 Giacosa Soldera 便足夠了。

下山後在酒展重遊 Chianti,我們很高興發現 Le Cinciole Fontodi 背後的小仙女,La Porta di Vertine San Giusto a Rentennano 頭頂上的雲彩,更不要說 Castell’in Villa Felsina 身旁那位沉默寡言的老伴。

世界突然比我們想像的大很多。

也奇妙得多。

譬如說這位名叫 Elisabetta Fagiuoli 的奇人,她的 Montenidoli 酒莊(意思是 “Mountain of Little Nests”)來自位於 Tuscany 西陲一個名叫 San Gimignano 的古老地區。我想你和我以前都沒聽過,因為 Antonio Galloni 從沒有提起過她。

我們的偶遇發生在酒展前一天由 Gambero Rosso 主辦的試酒會上。一位酒友告訴我有人從一個小型 decanter 倒酒給人試,不過味道不怎麼樣。

我們過去一看,發現站在我們前面的是長著一頭閃亮的銀灰色頭髮、看上去七十多歲的女人,但她炯炯有神的目光令她看上去年青二十年,再看她用靈巧的手撥弄著她的iPad 屏幕,和她興奮地介紹她的神山時的神態,任何人都可以相信她只有她一半的年齡。

她先問我是進口商嗎?我搖頭並說我不過是個 passionate lover of Italian wine。她頓了一頓,而在這一瞬間旁邊一位我還沒看清面貌的仁兄跟她說我是個寫酒的,她隨即告訴我她想找人幫她把她的網站翻成中文,那雙像射燈的眼睛好像同時在問我﹕你願意嗎?

我半開玩笑的回她說﹕But first I have to love your wine

這時她才發現我們還沒試她的酒,於是馬上倒了一白一紅讓我們喝,然後用小女孩的祈求的眼神看著我,並輕聲的問我﹕Do you love my wine

試了幾個小時的暈浪酒以後,我的腿早已酸疼,口舌也開始麻木了,當時只覺得她的白酒典雅而沒有庸俗的水果氣味、紅酒則柔和得有點老態,的確與整個下午試的酒都不太一樣,但我也說不出他們好到哪裏去。

看到我一臉疑惑,她便遞了一張名片給我,並寫下她在酒展的攤位號碼。

回家後我匆匆的看了一下她的網站,印象中她是一個像 Il Paradiso di Manfredi 的自然主義者。Antonio Galloni 沒有評她,Ian d’Agata 也只評了她近年的幾款酒,而且以白酒為主。待我翻開 Nicolas Belfrage Tuscan wine 聖經,我才驚訝的發現原來我以前看過 Belfrage 對她的一頁簡單介紹,有兩處更特別引起我的注意﹕

“The vines are my children, and I am their servant.”( Elisabetta Fagiuoli)

“The essential ingredient of Elisabetta Fagiuoli’s wines is soul, and you can’t describe soul.” (Nicolas Belfrage)

 

Nicolas Belfrage 在他的專著介紹過上百個酒莊,一般他會在文末評介一下酒莊最值得留意的酒,唯獨在 Montenidoli 這一章,他只語帶神秘的說道﹕

 

You have to sense it, taste it, relate to it.  So I won’t attempt to describe her wines, except to say they’re different.  I will merely give you their names and a little information, urging you to track them down.

 

如果你是我,也必定會嘗試去找她的酒。

我試過了,但一直找不到。但今天 Elisabetta Fagiuoli 竟然在我們面前出現,還想我幫她做點小事!

我接著翻查 slow wine 2012,發現 Montenidoli 被這本指南推許為 slow wine 酒莊,很有趣的是他們有這段描述﹕

Visiting Montenidoli, you’re overwhelmed by sensations and impressions.  The quality of the wines, which really do seem to have a soul of their own, would be enough to satisfy any visitor.

又是 soul

還有,文章接著說﹕

Elisabetta has the ability to weigh up the person she’s talking to in seconds.

我想起白天的奇遇,不禁在猜想﹕究竟她看穿了我的甚麼?

我很懊悔我的半帶玩笑的話有欠尊重。

恕我對這個奇人奇莊的介紹就止於此,因為我的認識也只有這麼一點點。

但我發誓要去朝聖,為的是她在我試她那瓶名叫Sono Montenidoli 的純 Sangiovese 時教訓我的一句話。

我說我聞到一種不知名的花香,那可能是您種的一種甚麼花。我其實想起 Soldera 的玫瑰園。Elisabetta 馬上用嚴厲的語氣糾正我說﹕我沒有種甚麼花,花兒長在那裏!

我聽後內心有極大的震撼。她不是造作,因為我看過 Belfrage 對她的這番描寫﹕

She was her own agronomist, or rather that role was filled by “the earth from 250 millions years past.”  She was also her own enologist, or rather it was “the earth — from the time of the Etruscans.” 

Expanding on the history of her vineyard, she wrote: “The mollusks and crustaceans were the first inhabitants of this land, when it was covered by the LigurianSea, in the Quaternary Period.  They left their precious sediments.  The Etruscans came with the vine.  The Romans followed with their coins, found beneath an olive plant.  The Templars refined the art of vinification.  Generation followed generation in the peasant tradition.  This land was abandoned due to the wars and industry of the past century.  We arrived in 1965.  We knelt down upon this earth.  The old vines and the olive tress were covered by thorns.  We loosened the chain that time had cast upon this enchanted land.  Many great ones have climbed upon the hill of Montenidoli and have left their message.  Many volunteers have given their work.  Every day, every season brings its contribution to Montenidoli, the hill of little nests.”

明白了吧?Il Paradiso di Manfredi Florio 當言﹕吾道不孤。意大利酒感人之深正因為有這許許多多的真人每天在大地上默默的與大自然對話。

學著 Nicolas Belfrage,我想鼓勵大家去這萬巢之山親自去看個究竟。我在這裏唯一可以做的,是與大家分享我從網上找到的一些資料﹕

 

目前我只可以說這麼多,其他要等我們明年下山後再報導。

 

我的日記

有這個難得的機會,我們哪裏會放過Elisabetta Fagiuoli?結果在三天的酒展期間,我們跟她又見了三次面。

第一天

我帶著Nicolas Belfrage 的書去她的攤位,告訴她我們其實久已仰慕她,只可惜她的酒遍尋不獲。她請我們坐下,並讓我們重新試她的酒。

You can't describe soul …

我們試了她的兩款白酒 Vernaccia di San Gimignano,其中 Fiore 沒有用木桶陳年,比較輕盈可愛;Carato 則用了小木桶,香氣更多,也更複雜。

我們對白酒的經驗不多,老實說我對熱帶水果氣味的白酒從來興趣不大,不怕笑話的說,我何不喝杯便宜得多的鮮搾果汁?這兩款酒卻完全沒有熱帶水果的感覺,而且有 Tuscany 特有的優雅、豐滿但輕盈的特質,Carato 更有點紅酒的複雜性。這是我們可以經常喝的白酒!

我們試了她兩個年份的 Sono Montenidoli2001 2004)。Sono Montenidoli “I am Montenidoli” 的意思,有論者曾說應該稱其為 Sono Elisabetta,但 Elisabetta 在她的網站裏的夫子自道是這樣說的﹕

It's called Sono Montenidoli because it represents the spirit of the land, the hills overlooking San Gimignano and facing Chianti Classico: I am what I am.

 

這是純 Sangiovese 製作,用了酒莊最好的Sangiovese,在小木桶陳年 12 個月。

這兩款酒與我們好像捉迷藏一樣。在小型 decanter 的酒好像有點氧化,另一瓶好像瓶塞有怪味,她馬上再開的另一瓶才比較正常,但新開的酒木桶味比較強,感覺也比較粗獷。我心裏想﹕她的酒從意大利坐飛機到中國,然後又來到香港,這種暈浪的酒是試不出來的。我想起 Belfrage 說的 soul。是不是越有 soul 越像人那麼受暈浪的影響呢?

於是我們花更多時間在聊天,講到她 50 年前跟丈夫到日本去住了一年,她還記得來自希臘的西方文明與日本的東方文明的第一次踫撞有多震撼。50 年後她才踏足中國,她說她喜歡上海,但我說上海跟香港和其他大城市一樣醜陋,究竟她喜歡她的甚麼?她這才道出她 50 年前的東西文明踫撞的經歷,然後說在上海她感到中國文明之大。可能她去過上海博物館參觀?從交談中,她竟然能說得出中國有個偉大的哲學家名「老」,我想了一會才吃驚的發現連老子她也曉得!

她又跟我們講了一些我在其他報導沒聽過的個人歷史,但這裏不說。我們分手以前,我問她可否留下幾瓶酒讓我在家慢慢試?她要我閉幕那天的 5 點鐘再來找她,讓她看可以給我甚麼。我說我要付錢,她猶豫了一會之後說﹕好的,因為我需要錢來做事情。

告別前的一刻,她突然問我可否幫她開個書單,讓她多了解中國?我說我熟悉的都是用中文寫的,但我在上海的一位好友的公司近十年出版了很多用英語寫的好書,我會為她找。她聽後很高興,並封了我做她看中國的小孔。我想起她的「萬巢之山」,我被冊封為他山上的一個小孔,這太有意思了。

我回家後馬上把我最近寫的一篇關於Il Paradiso di Manfredi 的網誌的英文翻譯用電郵發給她。想不到她當晚便看了,第二天早上我收到她的回郵,她告訴我﹕

I read your beautiful "poema" on Paradiso di Manfredi.  I am happy to have met friends able to open a"piccolo buco" for knowledge and love!

 我發給她的電郵的開頭是這樣寫的﹕

So this is "Piccolo Buco" (little hole) writing to a a big door to Nature.

看來我這小孔在她的萬巢之山真的佔了一席位了!

第二天

我把我發現 Sangiovese 那篇網誌的英文翻譯打印了一份帶給Elisabetta 看,她見到我們便臉露驚喜之色,與我們熱情擁抱之後,我跟她說我們剛剛與一位典型的高級喝酒人在午飯時踫過面,那位高人認為我不夠 sophiscated。我說我馬上很高興的跟那位仁兄招認我是個 untechnicalunprofessional unsophisticated 的愛酒人,因為我的師承是一位意大利朋友,他教我喝酒是喝 emotion。我自己更醉心於意大利那些信奉「道法自然」的酒莊。她一直微笑著點頭,然後告訴我她的多年伴侶 Sergio Muratori(剛去世)曾經說過 “The marvel of life is being able to live it in a healthy body, with innocent thoughts.” 絕聖棄智、無智亦無德,天下的道理是共通的。Grazie, Elisabetta e Sergio

我們高興的分手,然後便開始我們的 Chianti 之旅。與幾個 Chianti 酒莊的人提起Elisabetta,我們才知道 Elisabetta 是廣受酒莊尊敬的人。她每年一月在萬巢之山招待  winemakers 的聚會是眾人期待的盛事。

第三天

我們依時回到 Elisabetta 的攤位。她取了 6 瓶酒給我們,我便問她要付她多少,她遲疑了一下說 HK$300。我滿臉疑惑的問她怎麼可以這麼便宜呢?她說是朋友價。我堅持我要付她平常在酒莊買的價錢,她算了一下說HK$900 吧。我們開心的捧著這沉甸甸的鳥巢回家,心裏想著明年要不要上山住一個星期?

When will we meet again?

2 thoughts on “漫步 2012 國際酒展(下)﹕夢遊萬巢之山

  1. i sent them an email abt where to buy their wines in hk,
    they replied me within half an hour, and said currently there are
    no importers in hk. Bad news for us!
    [版主回覆11/28/2012 09:41:17]I hope they'll find a sympathetic distributor soon!

  2. 沒介紹錯吧
    [Julian回覆12/16/2012 02:21:14]之前跟你提過的嚐新Soldera晚飯應該暫且要擱置了,他們想將酒先陳一下…
    [Julian回覆12/16/2012 02:12:52]可惜我不知道她也在winefair
    [版主回覆11/28/2012 08:29:58]哈哈,是你介紹的嗎?我喝糊塗了,只記得是高個子 P。但也謝謝!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

Blue Captcha Image Refresh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