杭州 — 我們的新家

Visits: 33

Omicron 變種病毒來勢洶洶,令國内的防疫措施比去年要嚴格許多。

在酒店隔離十四天後,我們搬到西湖邊的民宿公寓接受七天家居健康觀察,這七天不能離開房間,但可以叫外賣,一天三餐送到房門外無接觸接收。這裏什麽都比隔離酒店好,搬進去的那天碰上是晴天,我們興奮得不得了,我隨即發了這段消息:

忙亂了半天,終於從石塘的隔離酒店搬到西湖邊朋友的家進行為期七天的家居健康觀察。

西湖看不見,但陽台斜對著可以俯瞰西湖的寶石山。 我們剛鋪開晚飯的菜盒子,太陽便開始下山。 好一幅殘陽如血的奇景!

才半個小時,日落了月又升,我們看著看著,飯菜已涼,但疲累全消。 這次來杭州以前,我們已經決意下半生當個杭州人,想日月藉此默許了我們的願望。

看見山,自然也想起我們的另一精神故鄉:那遙遠的萬巢之山。 我們遙祝十八歲早日願望達成,為此滿斟一杯!

如非遠離親友與葡萄酒,杭州真的是我們最理想的居所。不過蘇學士也只能嘆一句「此事古難全」,且讓我們暫且領受那流放的滋味。忍不得離別的愁苦,又哪有重逢的欣喜?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