杭州,我們回來了!

早春的清晨,窗外出現了濃霧鎖維港的奇景,我的思緒馬上飛到我們的第二故鄉杭州,那裏有我夢中常出現的蘇堤春曉。

三天後的清晨,帶著緊張的心情,我們又踏上一年一度的杭州之旅。這次不同的是,我們在香港已經沒有固定的家了,每次出門都是搬家。

去年我們經深圳往杭州,今年深圳的檢疫酒店難訂,我們便索性直飛杭州,這樣風險也比較低。

幸好我們被分派到緊挨著半山國家森林公園的一家隔離酒店。這裏很安靜,房間與去年的酒店一樣,也是朝東,但這裏十天中有八天是陰天,難得見到太陽。我們去年最大的樂趣是透過窗戶觀日月,更多時候是研究對面公交站疏落的乘客,工廠外蹲在地下吃飯盒的工人,和把水泥包搬上搬下小貨車的工人。

上:抵達後第二天;下:抵達後第十二天

上:抵達後第二天;下:抵達後第十二天

今年窗外卻難得見到人影,除了午飯時間三兩年輕人出來散步。陪伴我們的是山坡上的千萬棵樹。我們最大的樂趣是看著樹木逐漸換上新綠的衣裳。接近公路那邊綠得最早,但過了一個星期,沉睡的深山也醒來了,逐漸披上新衣。我們最關心正對著我們的一棵大樹,從稀疏的點點綠,一晃眼已經變成個綠色大絨球。在他旁邊的小樹也很有趣,長得像只小熊,吹起微風時活像剛出生的嬰兒,手脚忙個不停的在抖動。

再見!

明天我們便完成檢疫要離開這家酒店了。早飯時看著他們我竟然有點依依不捨。草木本無情,但朝夕相處多天,他們已經成爲了我們的好鄰居。

我突然想:相處才十來天已有親切的比鄰感覺,爲什麽住在一起幾十年的人卻可以像陌路人一樣呢?

我實在不懂。

I’ve looked at life from both sides now
From win and lose and still somehow
It’s life’s illusions I recall
I really don’t know love at all

酒店所在地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

Blue Captcha Image Refresh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