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口味之旅 ﹕2014 篇(之一)

最近兩年的大酒幾乎都是在 VIPa 隨意行活動踫到的。

今年精彩的酒不少,像 1971 Bartolo,1989 Granbussia 和 1990 Salvioni 等等便是。但經典酒莊在經典年份本應精彩,沒有稀奇之處。

真的令我拍案驚奇的有這三瓶﹕

首先是 1997 Giacomo Conterno Monfortino

P13200371997 被 Beppe Rinaldi 稱為「非洲年份」,另一些人管它叫「加州年份」,因為太熱了,但加州陽光令冷峻的 Monfortino 添了幾分難得的柔情,我在筆記本寫下「優雅」一詞時幾乎有滑稽的感覺,但正因如此,這是 1971 以外令我最難忘的 Monfortino。

這其中也有些個人的情意結﹕1997 是我們的第一瓶 Monfortino,我們九年前第一次遊覽意大利時忍痛在餐廳點了這瓶昂貴的名酒。威尼斯夢幻一樣的景色仍歷歷在目,但在我們的記憶中,唯一的憾事便是皇上整個晚上都木訥無言。多年之後,終於守得雲開,見到如斯優雅的 Monfortino,怎不令我們喜出望外?很巧的是這次與我們一起品嘗的幾位年青朋友都是第一次晉見 Monfortino,正當他們喝得興奮的時候,我心裏在想﹕他們比我更幸運嗎?

試酒會報告見﹕VIPa-2 第 20 場 — 風華正茂 . Barolo

 

與 1997 Monfortino 剛相反的是這瓶以力量取勝的 2004 Mastroberardino Taurasi Radici Riserva

P1310284被稱為 Barolo of the South 的 Taurasi 過去喝過不少,他們的力量比 Barolo 有過之而無不及,壽命也許比 Barolo 更長,問題是風土的表現力不太強,而且只識彎弓射大鵰,像 Amarone 一樣,恐怕要等他五、六十年才可以嘗到他的優雅,所以也略輸文采。

因此求 Taurasi 的美,唯有從力量中見其複雜,這瓶 2004 Riserva 正好結合了力量和由土地帶來的無比複雜性。他給我最深刻的印象是「邋遢」(廣府話,骯髒之意)。來自火山岩的混濁與骯髒竟成為他的主調,他的美在正於他的「醜」,這種例子實在不多見,所以一嘗難忘(另一接近的例子是 Emidio Pepe)。

這款酒成為了試酒會的 WOTN,可見這也不是我自己的偏見(試酒會報告見﹕VIPa-2 第 17 場 —-再遇 Aglianico)。

 

另一難忘的大酒是永遠年青的 1964 Biondi Santi Brunello di Montalcino Riserva

試酒報告見﹕千里共嬋娟 — 1964 Biondi Santi Riserva 品試記

P1300560

50 歲的他大概剛走了生命一半的路吧,驚嘆之餘總令人想起 Franco Biondi Santi 的 “me and my brother Brunello” 比喻,一語便道破了人生無常的道理,但老先生沒有欷歔,他去世前親口跟我們講過 BS 代表的是愛與和諧,所以 BS 是要共享的。

今年我便曾與幾位酒友共享了四個年份的 BS,與他們一起出現的是四位鄰居。當晚的 WOTN 不是 BS,但最難忘的肯定是 BS,我當時是這樣寫的﹕

我看沒有一位酒友不被 Biondi Santi 的王者氣派折服。四款 Biondi Santi 都有一致的風格﹕由活命酸度支撐著的平衡和「人不知,而不慍」的君子氣質。

試酒會報告見﹕VIPa-2 第 18 場 —- Biondi Santi 與鄰居

 

另外要記一下今年令我喝得感動的三個年份﹕1979,1987 和 1993。

三個不大起眼的年份,連 90 分也拿不到,原因是採收時分都踫巧下了雨,但如果我們喜歡優雅而不是力量,這三個都是很討人喜歡的年份(有點類似 1995 和 2005)。

1979 我們喝了七、八瓶。

最漂亮的是 Poggio Antico Brunello Riserva Aurelio Settimo Barolo

P1310331今天的 Poggio Antico 酒標以黑白兩色為主調,那是現任莊主 Gloder 家族在 1984 年買進酒莊後的設計,這個很古典的彩色酒標是前任莊主的作品。

我們這一瓶氣味非常乾淨,有很豐富的發香的樹木和碘質礦物味(那是 Il Paradiso di Manfredi 莊主教我的,真的有幾分天堂莊的香氣),甜美的果味,與丹寧完全融合了,滑如絲。任務已達,巔峰的狀態,怕可維持 5-10 年?

P1320137Aurelio Settimo 位於 La Morra 的 Rocche,公認的 Grand Cru,這瓶是基本版。喝了大半天才完全敞開,典型的 La Morra 脂粉香氣和玫瑰花瓣,相當有勁度的甜美果味,年青得一點 tertiary 的氣味都沒有,可見 Nebbiolo 在 Barolo 的驚人耐力。

我們也喝過 Cantalupo 的 Ghemme 單一葡萄園 Collis Breclemae,有漂亮的 tertiary 香氣,但仍然相當年青,足見 Nebbiolo 在北 Piedmont 地區也很長壽。

其餘 Il Colle 和 Biondi Santi 的 Brunello 成熟好喝,至於 Bibbiano 的 Chianti Classico Montornello 雖屆冬日,柔弱而且有點鬆散,但感覺飄逸。

P1320173總之只要保存狀態好,今天的 1979 帶來的是純粹感官的享受,不用思考與分析,不用皺眉頭說﹕酒還沒開!

 

P13006111987 被 Angelo Gaja 貶為「半災年」,但我們在 Montalcino 的 Baricci 喝過歷來最好的 Brunello 之一,回來與酒友又分享了另外 6 款 1987,我發現 Biondi Santi, Soldera 和 Sandrone 同是佳作,而且跟 1979 一樣,完全成熟的好作品不用思索,喝得舒服。(試酒會報告詳見﹕VIPa-2 第 15 場 —- 1987 災年尋異品

 

繼去年的 1993 Brunello,今年我們品試了 6 款 1993 Barolo,結果竟然由 Giacosa 的 Barolo Collina Rionda 以滿分當選為 WOTN,有酒友說原因是他代表了王道,如 Lamborghini。

P1390090

我這樣解說王者所為﹕

3. Giacosa Bruno,Barolo Collina Rionda 不靠外觀、聲勢,看似低調,但當他內聚的力量慢慢地滲透我們每個味蕾,我們才知道陰柔也可以是力量,這是王者所為,也是太極高手的境界。

其實這 6 款個個都是高手,與經典年份相比,上面的王者的寫照或多或少也適用於他們,我還沒有說這些更成熟的酒價格更便宜呢!

試酒會報告詳見﹕VIPa-2 第三場— 1993 Barolo

 

以上說的都是大酒。但今年最令我興奮的意酒並非 1997 Monfortino,而是不起眼的產區裏不起眼的小酒莊。

記得去年我把 Decanter 雜誌的「意酒 18 大」幾乎全安排在 VIPa 試酒會一一出現過了。想不到今年上海的年青伙伴也雄心萬丈,分兩場辦了「意酒 18 大」品試會,聽說反應非常熱烈。我突然想﹕是時候來個「意酒 18 小」,向默默耕耘的小酒莊小人物致敬了,就當作是我的「意大利交響曲」第四樂章的初稿吧。。

18 大見﹕最偉大的 18 瓶意大利酒

我的「意大利交響曲」的前因見﹕Carlo 與我的 Top Ten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

Blue Captcha Image Refresh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