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口味之旅 ﹕2013 篇

一位新近隨意的朋友最近告訴我他發現酒越喝越不懂,突然之間,他竟然找不到自己的口味,所以打算開始新的口味之旅。

我回他說這對我並不陌生。

還記得一年前我被老師 Carlo 突然問起我的十大為何的時候,我便以「未完成的交響曲」來回他,原因正是我說不清自己的口味!(見前文﹕Carlo 與我的 Top Ten

高分數的酒,有情的酒,有誠意的酒,這是前三個樂章的主題,也是我近年走過的三段口味之旅。

我的第四樂章還在寫,但今年的草稿可說色彩繽紛。正逢歲末,讓我簡略說一下今年的紅黃藍白黑。

 

VIPa 隨意賞酒團之首選

今年最不尋常的要算 18 VIPa 隨意賞酒團活動。我從沒試過那麼有系統地檢閱上百瓶經典意酒,所以要挑當中最好的實在難上加難。(活動的清單見﹕隨意行VIPa 賞酒活動

偏偏上星期與一位上海的隨意好友晚飯時,冷不提防他有此一問﹕你的 Wine of the Year 是哪瓶?

我不加思索便回他說﹕1985 Cepparello

3我事後也覺得奇怪,因為光是從隨意賞酒團處挑便起碼有 20-30 瓶,尤其是這 5 款﹕

  • 1990 Soldera Brunello Riserva 的濃艷香氣像活火山一樣源源不絕,在我記憶中前無來者

P1150332

  • 1999 2001 Monfortino 是香與味的盛宴,久旱奉甘露的我完全沉醉於其間,無比 Hedonistic 和暢快!

  • 2001 Giacosa Asili Falletto 一陰一陽,讓我騰雲駕霧了一個晚上;

  • 2001 Giuseppe Mascarello Monprivato Ca d'Morissio 帶我到水中月,鏡中花的世界;

  • 1999 Isole e Olena Cabernet Sauvignon 是驚艷,也是 Tuscany Cabernet Sauvignon 的驕傲!

當然還有傾倒無數酒友的 Bartolo Mascarello(兩場 Barolo WOTN)和 Biondi Santi,但這些對我近乎老生常談了,所以不說也罷。

但為甚麼是 1985 Cepparello 而不是他們呢?

更可笑的是﹕連 1985 Cepparello 有甚麼香氣,甚麼味道,酸度如何等等的技術性的東西我幾乎都忘得一乾二淨了,但記得他的禪意。

他給了我最陶醉的一刻,所以他是最好的,今年最好的,此刻最好的。

因此我不相信 4 分、20 分、100 分的評分制度,不相信任何評分制度。原因是任何評分制度的無言假設是你知道你要甚麼酒,或者甚麼是好酒,但事實是﹕你並不知道,因為你的追求一直在變  —– 隨著你的喝酒經歷,你的年齡,你的知識,你的情緒,更莫說你的感官的變化(衰退)。

Elisabetta Fagiuoli 最一語中的﹕

The new-age winemakers think they have all the answers, but the moment you think you’re right, you’re wrong.

新世代的造酒人認為他們甚麼都懂,但一念知之便說明他其實一無所知。

所以我樂於當個一無所知的愚人,如果我每天醒來都找不到自己的口味,然後重新開始新的口味之旅,我便是世上最幸福的!

因此 Elisabetta Fagiuoli 說不要叫她婆婆,她代表了 Montenidoli 的精神,永遠 18 歲!讓我當個永遠 18 歲的劉伶!

 

Vintage Favorites

今年遇到最精彩的年份是 2001 Barolo 2004 基本級別的 Chianti,兩者都到了妙齡 —- 稚氣全消,雄姿英發,每個人都有這一刻,我的早已過了,只好在葡萄酒世界再覓。

P1200887P1200892

 

大酒,新年份

新年份的大酒我買得不多,喝得更少,但今年有一瓶非常精彩的 2008 Barolo — Giuseppe Rinaldi  Brunate Le Coste

P1170884傳統的 Barolo 在剛灌瓶的一年左右常有一種迷人的嬌嫩,活像個剛出生的嬰兒,錯過了便要等 50 年,到那時候,他會鉛華盡洗,重拾一種稚子似的單純。

三年前的 2004 Giacosa Barolo Le Rocche del Falletto Riserva 令我目瞪口呆,今年的 2008 Giuseppe Rinaldi 讓我重溫這種久違的興奮。

 

百姓酒,新年份

但今年為我帶來最大樂趣的卻不是大酒。

VIPa 隨意賞酒團活動休場的時候,我試了不少不大起眼的日常飲用酒。他們好比連接大樂章的間奏曲,憑著我的記憶,他們彷彿與大酒同場演出。

P1180223 P1180115

P1210111 P1210112P1190106P1180494

P1180499這一比之下,我不由得吃驚,有好幾次更像本文開始時提的那位酒友一樣,我發現我喝不懂這些酒。我最大的惶惑是﹕我真的懂得甚麼叫好酒嗎?

今天好喝的酒好還是有 30 年發展潛力的酒好?一年前我與朋友品試兩瓶 2005 Soldera 時便有一場小辯論,我喜歡今天好喝的 Pegasos,朋友認為 Riserva 好在他未來的潛力。那是我認真思考這個問題的第一遭。(見前文﹕2005 Pegasos IGT Soldera 的上品 Brunello)。

酒評人和 WSET 導師灌輸給我們的不言而喻的道理是﹕越多越好,所以大酒永遠拿最高的分數,雖然這些大酒的大部分好處要 30 年後才能兌現(假設酒與你都健康)。相反,今天便很好喝的日常飲用酒評論甚少,而且都因為「簡單」而拿很低的分數。酒評於是變成預言學,酒業也變成期貨市場,這對商人或許有好處,但對今朝有酒今朝醉的愛酒人卻恐怕無益。

我不反對 2004 Monfortino 100 分,但為甚麼今天便好喝的 2005 Soldera Pegasos 不能拿 100 分?又為甚麼 Montenidoli Il Garrulo 不能拿 95 分?

我不反對商業,因為人總要吃飯。我只是說﹕凱撒的歸凱撒管,我們只管喝酒,今天能感人的酒便是好酒,管他是 Monfortino 還是 Il Garrulo

我很早便開始鼓吹 Chianti 之美,後來是 Rosso di Montalcino,經過去年的 Soldera Pegasos 和今年的 Montenidoli 的洗禮,我看我已經抵達大小酒不拘的世界。

 

Sangiovese 的秘密

最後必須一提今年我們兩度窺見了 Sangiovese 最動人的一刻。

一次是 2001 Soldera Riserva。我在 少年 Soldera(下)交待了這瓶酒在起初半個月的變化,後來我們繼續喝到第 50 天。腐花的氣味告訴我酒氧化了,但奇跡是仍然有很鮮甜的果味,這是多麼輕盈和細緻,兼有著酸度提供的無比活力!我想酒的軀體(氣味)或已開始衰敗,但他的神(vita)依然不滅!為報我的誠懇,Sangiovese 之神向我顯靈了!

P1180812

另一次是一瓶有霉塞毛病(corked)的 2004 Il Paradiso di Manfredi Brunello。因為濕紙板的氣味,我們喝得很慢,大部分時間都放在冰箱裏。最後幾滴在第 101 天喝盡,那時候濕紙板的氣味早已讓位給藥材與臭草,但鮮甜的果味和漂亮的酸度始終沒有離去,光憑口感這絕對是近乎完美的 SangioveseSangiovese 女神的 beautiful soul 再次向我們現身了!

有機會請你也試試。

 

第四樂章,第一稿

今年大大小小的好酒怎樣概括?

我此刻的體會是﹕只要出之以至誠,能把人重新與天和地連接、整合的酒,便能感人,便是好酒。記得 Franco Biondi Santi 的臨別贈言嗎﹕酒代表大愛與和諧。

工業社會製造了太多的疏離(alienation)了,幾百年來,我們眼見人類的希望和理想一一灰飛煙滅,政治越來越骯髒,道德越來越敗壞、連各種宗教也成了大大小小的社會服務團體,分別只在於品牌的強弱。人類離救贖越來越遠了。

物資越豐盛,口號越漂亮,越凸顯人的孤獨。

幸好我找到葡萄酒。

說來有點荒謬,但今天唯有通過葡萄酒,我們才可以想像天堂墜落以前是何等模樣的,因為只有通過葡萄我們才可以與天地通靈。

法國小說家也是愛酒人 Sidonie-Gabrielle Colette 便曾如此說

The vine makes the true savor of the earth intelligible to man.  With what fidelity it makes the translation!  It senses, then expresses, in its clusters of fruit the secrets of the soil.

(見﹕http://lifeinthevines.blogspot.hk/2009/09/colette.html)

她講的只是地,除此還有天,還有至誠的人。

我快可以告訴 Carlo﹕我沒有十大,只有三寶,他們的名字是天、地和人。

7 thoughts on “我的口味之旅 ﹕2013 篇

  1. 對, 好酒無分大小!
    請問你怎樣處理2008 Giuseppe Rinaldi Brunate-Le Coste
    因為我有一瓶2008 Giuseppe Mascarello Monprivato想現在開

  2. Happy new year! A very good read and a very good summary of your 2013 wines. Thanks so much! I cannot agree more that one should appreciate the beauty of simplicity. We don’t need have to Brunello di Montalcino everyday. A good Rosso di Montalcino with pure and fruit good can be very enjoyable as well!

  3. 抱青兄
    早前看過你 2001 Giacosa 的 tasting note, 忍不住去買了兩支 white label.
    Barbaresco Asili 2001 and Barolo Falletto 2001
    不知道怎樣處理, 要瓶中呼吸多久呢?
    Thanks
    Fat

  4. 如果可以喝多杯,我想上午開,倒出小量試試,然後拔塞原瓶呼吸到晚上慢慢喝,應該可以觀酒之變化。如果人多,每人只分得一杯,則最好早一天開,希望喝的時候酒在比較好的狀態。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

Blue Captcha Image Refresh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