懷念 Franco Biondi Santi

Franco Biondi Santi 走了,留下他的 Brunello 兄弟永存人間。

回想我們去年九月在 Il Greppo 晉見Franco 的時候,他的一臉安詳令他看起來像個老人,但談得高興的時候,他雀躍的神情和嬰兒般的笑臉又令你忘卻他的九十高齡。

今天我突然想明白了﹕我們當天品嘗的是偉大的 1922 Riserva

 

回想Franco 那天充滿哲理的談話,我強烈的感覺到他是在總結他自己的一生。他再沒有傳教式的稱頌 Biondi Santi 的長壽,他念念不忘的是大愛與和諧(Simbolo dell’ Amore e dell’ ArmoniaFranco 悟道了,這是他的證言。

我曾想說服Franco 來中國傳道,但他微笑了一下,然後說他很久沒有出門了。打個比喻,那條小船他已經划了大半輩子,現在他應該放手讓船漂流而去。我一時怔住了,很驚奇 Franco 怎麼用了佛家有名的「筏喻」來說法呢?金剛經有云:「如來說法,如筏喻者;法尚應捨,何況非法!」他自 8 歲開始在酒窖工作,18 歲第一次下田,90 歲的他已經歷了 72 年份的葡萄收割,我們尚在此,斯人卻已度彼岸。

斯人今天連肉身也度彼岸了,所以我不為他的離世感到哀傷,因為他過了最充實的一生。

(見前文﹕漫步 Tuscany(之四)﹕Biondi Santi Amore Armonia

 

但一絲悵惘還是有的。


Franco
送了我們一本畫冊。這兩天,我重新翻閱一遍以後,發現了一兩件有趣的事跡,讓我在這裏記下,聊表我對Franco 的思念之情。

 

 

 

一般的意見是Franco 的祖父 Ferruccio 發明了 Brunello di Montalcino,而他的父親 Tancredi 又花了一生的精力把 Brunello di Montalcino 完善了。

Ferruccio 發現Brunello di Montalcino 源於一次意外。

19 世紀末在歐洲廣泛地區肆虐的芽蟲病也為 Montalcino 的葡萄帶來災害。細心的Ferruccio 發現他們農場的 Sangiovese 受到的損害比 Moscato 少得多,其中又以 Sangiovese Grosso 品種最為強壯。

這引起了他對Sangiovese Grosso 的好奇。他的試驗在 1880 年終於取得了初步成果,他於是決定用單一的Sangiovese Grosso 來釀造一種很長壽的紅酒。

這樣,Brunello di Montalcino 便誕生了。

一百多年以後,在 Franco 主持的一次試酒會上,酒評人幾乎一致認定 Ferruccio 1891 Riserva 是最好的一瓶。

但我們不要忘記當時在 Tuscany 流行的,不是那種丹寧強、結構龐大的 fine wine,而是簡單易喝的酒。與 Chianti 一樣,當時的紅酒一般混兌了紅、白兩種葡萄。所以Ferruccio 當時所做的,是沒有市場的,只有瘋子才會做的事。

 

Ferruccio 1917 年便去世,他留下了 1888 1891 兩個年份的 Riserva。令 Biondi Santi 的聲譽從偶然變為必然的是他的兒子 Tancredi

 

 

Tancredi 的其中一個偉大發明是定期為客戶的老酒換瓶塞(recorking),早於1927 年他便主持了第一次換塞活動。

但據 Franco 在書中說,這個想法是從一次 Chianti Brunello 的踫撞而引起的。

話說 Tancredi 有一次到 Brolio 酒莊參加了一次同業的晚宴。他帶了 1888 1891 赴會,主人 Luigi Ricasoli 男爵試了這兩瓶老酒以後,跟Tancredi 說﹕「我沒這個能力!」(“Well, I am unable to do this!”)。Tancredi 大概很受鼓舞,想起應該為他的老酒換塞子。

須知Montalcino 當時只是個小地方,比它大很多、歷史也更悠久的Chianti Tuscany 佔著更高的地位,而稱讚 Tancredi Luigi Ricasoli 男爵想是 Bettino Ricasoli 男爵的兒子。

Bettino Ferruccio 的同代人,曾任統一後意大利的第二任首相,但他更出名的事跡可能是他在 1872 年發表的試驗報告,他建議以 Sangiovese 為主,並混兌 Canaiolo Malvasia(白葡萄)來釀造一種紅酒,他的公式後來成為了最早版本的 Chianti DOC 的藍本,所以Bettino Ricasoli 被認為是現代 Chianti 的發明者。(見﹕http://www.ricasoli.it/The-Ricasolis-and-Chianti-Classico/

換句話說,當時地位更高的Chianti 發明者的兒子,告訴Brunello 發明人的兒子﹕你們更棒!

再過了起碼半個世紀,世人才懂得跟著Luigi Ricasoli 說﹕Brunello 更棒!Chianti 太混亂了!

 


Franco
1970 年起接棒,那時候隨著Brunello DOC 的建立,超過半個世紀的秘密公開了,Brunello 很快便搖身一變成為意大利葡萄酒最耀眼的新星。國際市場打開了,貪婪的生意人在 Montalcino 的周圍祭起了 Super Tuscan 的大旗了,他們的下一個目標是把Brunello 國際化。

因此Franco 的使命是保衛他先祖辛辛苦苦建立起的Brunello 傳統。

其實保衛戰從 Tancredi 的晚年便圍繞著正在籌備成立的Brunello 聯合會(Consorzio del Vino Brunello di Montalcino)展開。

最早的Brunello di Montalcino DOC 的規定很嚴格,基本上是以Biondi Santi 的方法為藍本的,那時候的Brunello 酒要經過 4 年在大木桶的陳年才可以上市,可是聯合會最早的會員很多是小農戶,他們希望可以開放規定,讓另一種簡單一點的酒可以比較快上市,並提議把這種酒命名為 Vino Rosso dai vigneti di Brunello (產自 Brunello 葡萄園的乾紅酒)。領導聯合會的 Tancredi 同情小農戶,但他同時想保護 Brunello 來之不易的名字,所以提出這種新酒應該定名為 Rosso di Montalcino。由於Tancredi 的意見沒有被接納,他便決定不參加從 1967 4 月開始運作的聯合會。遲至 1983 年,政府終於跟隨了Tancredi 的意見,建立新的Rosso di Montalcino DOC

Soldera Vino Rosso dai vigneti di Brunello

Tancredi 在聯合會成立後不久便去世,Franco 於是成為「黨外」的力量,繼續他們的優良傳統,冷眼看著Brunello di Montalcino DOC 規定的逐步放寬。

 

 

結果是40 年以後,在 2007 年爆發了名為 Brunellogate 的醜聞,很多酒莊的2003 Brunello 被人懷疑在法定的 Sangiovese Grosso 以外混進了其他葡萄,政府經過廣泛調查後沒收了大量的成品酒。

 

 

經此一役,想把Brunello 國際化的酒莊只好設法讓聯合會同意放寬 Brunello Rosso 的規定,允許加入 Sangiovese Grosso 以外的葡萄。

 

 

這時候 Biondi Santi 已重新加入了聯合會,成為捍衛傳統的核心力量,Brunello 因此才沒有變天。

Tancredi 去世後,Franco 曾宣稱他的任務是“to protect the traditions that created Brunello, and to defend the tipicita of this great wine from any winemaking practices that could change its quintessential character.”(見 Kerin O’Keefe 專著第 99 頁)

這任務 Franco 做到了,為了他的 Brunello 兄弟

所以他過的是完滿的一生。

 

他,還有比他早一年離開我們的師弟 Giulio Gambelli

 

One thought on “懷念 Franco Biondi Santi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

Blue Captcha Image Refresh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