憶思聰

去年最後一場隨意行活動舉行的一天,我聽到思聰急病進院的不幸消息。

三個星期後,他竟然離我們而去!

我無言。

上天的安排我們又如何能參透?

我只好拼命想點高興的事。

 

記得幾個月前,他興高采烈的找我談新網站的設計,因為他很高興當上了一家小酒莊的小代理。他請我為這個網站取名字,我也為他寫了一篇介紹文字。

我很快便寫好了,他看後很高興,因為短文交待了我們相識三十五年的緣份﹕

我大半輩子的工作都與書結緣。

帶我入行的前輩年前退休了,除了讀書,他還開始讀起酒來。

他告訴我酒不光是飲料,還是文化。他認為意大利酒最好讀,因為文化含量最多。

我跟著他讀酒,逐漸也讀出點興味來。

最近前輩告訴我﹕有些酒的作者像隱世的道人一樣,你可否幫忙為他們找些知音者?我不要你做酒商,我想你做個文化使者。

我想都不想便答應了,決定用我的圖書公司的資源成立了「隨意軒」。

[原文見﹕http://vinodirect.com.hk/page.php?type=1&lang=2]

可惜隨意軒剛走了幾步他便離去了。更可惜的是,他一直盼望跟我們去 Vinitaly,去拜會我們的酒莊朋友,結果他卻像舒伯特「冬之旅」的主角那樣獨自上路,留下永遠的盼望!

再嘆息也不能喚醒他,所以我只好這樣安慰自己,也這樣安慰我們的好友﹕

我相信他心中有光明,為天堂莊這樣的酒莊和愛酒人服務,他十分開心,而且很嚮往這段新旅程。他沒機會完成這事固然可惜,但完成一件事會有十件待完成,成了 100 會有 1000,我們只可以走好上天交給我們的每一步,這思聰都一一做到了。願他走好新的一段路,我們想念他。

這星期我要再開一瓶 1989 Aldo Conterno Barolo Granbussia 來紀念思聰。我以後的每一瓶 1989 都要為我的師弟開,每一口都令我憶起他出自良心的名言﹕多賣出一本書,壞人便少一個(見前文﹕Bussia 山上憶百會 — 1989 Barolo

P1150083

One thought on “憶思聰

發表迴響

你的電子郵件位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

Blue Captcha Image Refresh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