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6 意遊速記(四)﹕尋找 David(下)— Salvatore Molettieri’s Cinque Querce

在 Ugo Lequio 開始尋夢 Gallina 之際,離他很遠很遠的南方,就是意大利北方佬稱之為 Mezzogiorno(正午)的南部地區 Campania,在一處 600-700 米高名叫 Montemarano 的山區,另一位叫 Salvatore Molettieri 的年輕人也在蠢蠢欲動。

Gallina 屬於 Barbaresco 產區,到今天還活在 Barolo 的陰影之下,只賺得個酒后的美名,而 Montemarano 劃歸 Taurasi 產區,也不知道誰為 Taurasi 起了個 Barolo of the South 的渾號。從來酒評人沒少說 Aglianico 和 Taurasi 的好話,但這個正午產區的市場地位,頂多像后宮的幾百位妃子之一,一般人恐怕只知他們的好處是酒精度高而價格低。要在美酒世界爭一席位,難矣。這裏的 David 要面對好幾打 Goliath。

可能正是這個原因,令 Salvatore 想一試身手,22 歲那年(1983)他毅然成立了酒莊,十年後 Taurasi 才升格為 DOCG。

L1240161e

年輕有為的 Salvatore

我問他跟誰學過做酒?他說他自己試著做。

酒莊的說明書解釋說 Salvatore 自幼跟隨祖父與父親學習古老的傳統與秘訣,並且靠自己的領悟能力改進了古老方法。

以前看過一部紀錄片,知道意大利各地曾經遍佈提供簡陋釀酒設備的店鋪,老百姓提著幾籃葡萄到這些小店,不到幾天便可以弄出幾大瓶的酒搬回家,所以 Salvatore 有如此天份,一點都不奇怪,而且他們家也有賣葡萄給大廠如 Mastroberardino,總會有辦法混進去看個仔細吧?

L1230319

酒莊用大木桶比較多

L1230340

也有些法國 Allier 小木桶,多是用過 4-5 年的

L1230336Salvatore 的話我一句也聽不懂,就連我的意大利朋友也告訴我他帶南部口音的話好難聽懂,但對意大利人的講話我從來當歌曲來聽,我發現他的聲調出奇的柔和,而且有種氣定神閑的優雅,猜想他打拼了三十多年以後,大概弄出了個名堂來,所以有一份人不知而不慍的從容。他的酒拿到酒評人 90 分以上的比比皆是,Ian d’Agata 更讚譽他為 “arguably the best producer of Taurasi.  His wines, although not shy in tannic power, have a gracefulness and inner harmony that are rarely found in other wines from Campania.” 這幾句話也是對 Salvatore 神態最好的描述,那時我們還沒開始試他的酒。

那天是根日。

以前只試過他的 2005 Taurasi,今天難得所有酒款都試齊全了。

想不到最令我吃驚的竟然是開始的兩款白。

L12303702014 Fiano di Avellino Apianum

買回來的葡萄,有很強的 flint 燧石氣味,另加乾的小黃花和乾香草,我太太聞到蜂蜜,入口甘多於甜,微苦的收結。火山岩是主角,製作簡單(12 個月不銹鋼桶),價格也簡單,不簡單的是他引爆了我的小火山。

2014 Greco di Tufo

這是自家種的葡萄,來自 Montefusco,同樣只經 12 個月不銹鋼桶陳釀,有更強的泥土氣味,更花香,燧石與其他礦物味像畫框一樣,讓酒的氣味更立體;又有更明顯的果味,酸度好,帶鹹的礦物味如涓涓之滴,優雅且動人,相比之下 Fiano 顯得有點粗獷,但也因此兩者各有其性格。

這兩種酒聞名已久,以前也淺嘗過別的莊的出品,但今天我才算大開眼界。

Salvatore 解釋他盡量讓大自然表現其自然而然的風采,也給葡萄藤多些時間。又一個老莊弟子。

2013 Irpinia Aglianico ’O Calice Rosso

L1230377這是塊新的田,新近栽種了根瘤病害前的葡萄藤剪枝,約 12 個月先後在小桶與大桶陳釀。

黑梅,濃密但口感不重,很細的丹寧,果味起初不明顯,在杯內很緩慢的才出來一點,根日就會這樣。新樹已經有此表現,引人遐思。

2012 Irpinia Aglianico Cinque Querce

L1230379酒莊共有 13 公頃地,Cinque Querce 佔了 10 公頃,意大利一代名酒評人 Luigi Veronelli 盛讚其為名田。

這是這塊田最基本的一款,樹齡 16-18 年,約 18 個月先後在小桶與大桶陳釀。

深黑,簡直漆黑一片,黏黏的有點像油的感覺,比剛才那款更多果,丹寧也更強,豐滿,帶苦味,逐漸苦盡甘來,像吃純巧克力的感覺,尚欠層次,但根日兼且即開即喝,也屬正常。

2009 Taurasi Vigna Cinque Querce

L1230385基本款 Taurasi,樹齡 18-20 年,約 36 個月先後在小桶與大桶陳釀。

一點都不基本,些許桶香,松露和很樹林的香氣,真有點像比較強勁的 Barolo — 譬如說 Monforte d’Alba?很豐富礦物香氣,酸度好,非常有結構感,所以都說 Taurasi 是 Barolo of the South。

2008 Taurasi Riserva Vigna Cinque Querce

L1230386比基本版更濃,身材更魁梧, “Red Label” 「紅標」是也。約 48 個月先後在小桶與大桶陳釀!

2010 Taurasi Renonno

L1230383Re = 皇家;nonno = 爺爺。這是另一塊田,是 Salvatore 的祖父傳下來的,這款酒用以紀念祖父。樹齡從 5 到 75 歲,因為有部分用根瘤病害前的葡萄藤剪枝重新栽種。約 30 個月先後在小桶與大桶陳釀。目前產量只有 2,000 瓶左右。以前從沒聽過有酒評人試過。

很有趣的乾果和香噴噴的香草與黑果香氣。很複雜,丹寧強,需要時間。

注意﹕根日把 Aglianico 的黑果與礦物味誇大了,所以這裏多有「深黑」的描述。我懷疑花日或甚至葉日會表現多一點優雅的一面。

L1230381Salvatore 一直與我的意大利朋友在嘮家常,沒有太多介紹他的酒,但看他小心翼翼的先用酒洗過杯子才倒酒便知道他其實很在意。

試過他的七款酒以後,我掉進了對 Aglianico 和 Salvatore 的沉思,冷不提防他問我一句﹕對我的酒有甚麼看法?

我馬上回他說﹕每一款都很好呀,你的 Taurasi 喝起來有點像 Monforte d’Alba。我借機反問他﹕人家都說 Taurasi 是 Barolo of the South,你同意嗎?

他好像有點意外,笑一笑,然後點頭回我說﹕也是。可是他的眼神與語調都告訴我他喝 Barolo 可能不太多。

我繼續說道﹕但我有意見。

我認為正確的說,應該叫 Barolo 做 Taurasi of the North,原因有二﹕

  1. 最老的 Taurasi 我只喝過 1971 與 1973。與同年份的 Barolo 比較,我覺得 Taurasi 更有力量,所以我估計陳年能力也應該更好;
  2. 我看過 Antonio Galloni 垂直品試 Mastroberardino 的報告,他說 1928 年還相當年輕,這是另一強有力的證據。

此話一出,Salvatore 的臉上馬上綻放 Montemarano 的陽光,他高興的問我們﹕要看看我的葡萄園嗎?

Si!

原來 Vigna Cinque Querce 在酒窖一公里以外,是個面東南的長長的山坡,頂部高約 600 米,種了五棵魁梧的橡木樹,Cinque Querce 正是五棵橡木樹的意思!

L1230412L1230411L1230424

五棵橡木樹景色令人迷醉

葡萄藤像原野上奔放的馬兒,好像沒有太多修剪,真如 Salvatore 所說,他想讓大自然表現其自然而然的風采,也給葡萄藤多些時間。讓我想起一個星期前在天堂莊所見。

L1230407L1230398Salvatore 高興的讓我們提著葡萄串在五樹下拍照,之後又帶我們去看他爺爺留下的田。末了,他領我們走出山的道,我看著他的身影消失在山中小咖啡店中。

L1230443

爺爺的帝王田

第二天,我們參觀了 Mastroberardino 在市區的酒窖。這是年產兩百萬瓶的大酒廠,他們用機械人控制灌瓶過程,一天可以灌兩萬瓶,不消 4 天便可以完成 Salvatore Molettieri 一年的活。

L1230489

Mastroberardino 稱自己為酒廠,他們從 300 公頃地每年生產出兩百萬瓶酒

離開 Mastroberardino,我更想念寡言的 Salvatore Molettieri,便馬上下了訂單,把所有他的酒款都訂回來,因為除了思念,這是我唯一能帶走的 Montemarano,就如我每年買的明前龍井。

後記

回想 Aglianico 以前試得不多不少,但相對於 Nebbiolo 與 Sangiovese,我對他也太不公平了。

跟很多人一樣,我懷疑原因是年輕的酒濃得化不開,但有點年份的酒又難找得到。

老年份的 Aglianico 大概像老年份的 Rosso di Montalcino 一樣難找,原因可能相類。因為酒價便宜,我們一買回來便很快喝掉了,但 Rosso 尚算早熟,Aglianico 卻比 Nebbiolo 更耐放,你說這有多浪費?

以 Salvatore Molettieri 為例,他們的 Irpinia Aglianico 比 Langhe Nebbiolo 更厲害,有基本版 Barolo 的陳年能力,他們的 Taurasi 可與 Barolo Riserva 比,而 Taurasi Riserva 只可以跟超級 Barolo 如 Monfortino 比,所以我們與其說 Taurasi 太濃烈,倒不如說我們太太太早開 Monfortino 了!

我懷疑 Aglianico 的耐力起碼有一部分原因是他們在 Taurasi 的生長期特長,採收一般在十一月上半月,有時候甚至會下著雪時進行!試想想﹕Barolo 比 Barbaresco 的採收一般晚十天八天,已經更強壯了,Aglianico 比 Barolo 足足要晚一個月,怎不會更長壽?

處理這矛盾只好靠這幾種辦法﹕

  1. 要早喝,請盡量找 “Rosso”版,就是 Irpinia Aglianico 級別的酒;
  2. 要喝 Taurasi,請找些老年份或者「弱」年份。最近開過一瓶 1992 Mastroberardino Taurasi 就很優雅(見試酒報告﹕VIPa-4 第 20 場 — 災年尋異品);
  3. 另一 Aglianico 重要產區在 Basilicata,這裏的酒比較溫柔,上個月我開過一瓶 D’Angelo 的 1997 Canneto 就迷倒好幾位酒友。
  4. 今天就買點新年份的 Taurasi,抵抗一切誘惑,珍之藏之。

One thought on “2016 意遊速記(四)﹕尋找 David(下)— Salvatore Molettieri’s Cinque Querce

  1. 你好!虽在这里问茶有关问题视乎有点冒昧,但很难得遇到惜茶人而且还是我偏爱的龙井茶,就不想错过机会了。恳请见谅。我一直都很想购入明前龙井茶但不知何从入手。在墨尔本会引进中国茶茶商少之又少,更不用说上等龙井。上网搜又不懂辨认真伪。希望你能指点一二。如这不方便回答,你可发到我email,jefftancc@gmail.com 谢谢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

Blue Captcha Image Refresh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