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6 意遊速記(三)﹕尋找 David(中)— Ugo Lequio’s Gallina

今年遊意,最想見的新人是這位 Gallina 的痴情漢。

L1200583追隨 Bruno Giacosa 的人一定聽過 Gallina。在 Giacosa 開始買田以前,最受他青睞的葡萄園都在 Barbaresco,他用得最多的是 Santo Stefano,其次便是 Gallina。所以當我讀到 Kerin O’Keefe 介紹 Ugo Lequio 苦等多年才能買到 Gallina 葡萄的故事時,我想到的是 Love in the Time of Cholera 的矮子。我非常渴望有一天可以去問問他﹕為何那麼痴情?

去年我曾辦了一場 2005 Barbaresco 的試酒會,Ugo Lequio 的 Gallina 被選為 WOTN 的第二名,令我更盼望(試酒會報告見﹕VIPa-3 第 11 場 — 2005 Barbaresco (Mainly Treiso) )。

  

結果我們盼來了忌日,那天下午 5 時才轉為根。但難得朋友幫我們約到 Ugo,我們仍然興奮的頂著大大的太陽,下午 3 點準時抵達 Ugo 在 Neive 鎮上的酒窖。

他有點害羞,起初不肯說英語,但眼見我聽意大利話比他講英語的能力差了一萬倍,便開始略帶吞吐的講他的故事,到我們分手時,他已經講得相當流利。

他今年 64 歲,太太與孩子都對葡萄酒沒興趣,所以自 35 年前成立酒莊以來,都是他一個人唱的獨腳戲。

開始時他只買到 Barbera 葡萄,六年後才買到他心愛的 Nebbiolo。

L1200498L1200493他的酒窖與試酒室雖然不大,但擺設都井井有條。原來未成立酒莊以前,他以銷售為生,好像也有賣酒。大概專業的銷售經驗,培養了他做事的條理,後來追求到  Gallina 葡萄,也可能與此有關。

他當初買不到 Nebbiolo 葡萄,是因為出不起 Giacosa 那麼高的價錢。

我終於忍不住問他﹕為何你不去找其他葡萄園,而獨愛 Gallina?

我心想他會為我分析 Gallina 好在哪裏。

想不到他的回答很簡單﹕我們世代長於 Principe,我自出娘胎,一睜開眼便看見 Gallina!

L1200512我從沒聽過 Principe,他便在地圖上指給我們看。原來 Principe 正好在 Gallina 之南的另一山坡上。我們正看得入神,他突然問我們﹕你們想去看看嗎?

L1200551開車 10 分鐘左右,我們便到了 Gallina 的山腳。山坡相當陡峭,而且頗高,在馬路邊下了車,我們便跟著 Ugo 後面使勁的爬上去。上了一半,Ugo 便遙指對面山上他的老家,牛郎與織女,原來只隔著一條馬路。

L1200568

遙見 Principe 老家

整個 Gallina 的面積頗大(54 公頃),大部分朝南,Giacosa 眼光獨到,專門從 Cascina Nuova 買葡萄,據說這是最好的一塊。痴情漢老早便跟他想到一塊去了。

Cascina Nuova 的山頂有地主 Marcarino 家族的農舍,他們種葡萄和這裏流行的榛子硬殼果,1979 年從一位貴族手裏買下這塊地。他們手裏有四塊田,分別種了 Nebbiolo、Barbera、Dolcetto 和 Moscato。Ugo 要了前兩塊,其他兩塊租了給 Fontanafredda。

L1200560Nebbiolo 佔地約 2.4 公頃,樹齡 45-62 歲,最老的一塊佔了差不多六成,比 Ugo 僅年輕兩歲。Giacosa 從 1974 年開始釀 Gallina,1998 是最後一年,所以 Ugo 用的葡萄應該比 Giacosa 那時老很多。

L1200567看著 Ugo 登山時的敏捷身手,我們實在慚愧得很,但見他不斷停下來檢查和撫摸他心愛的 Gallina,時而摘一兩顆讓我們試嘗,心裏竟然有幸福的感覺。

L1200577我們冒了一身汗,之後又回到酒窖試他的酒。開始試酒時,已從忌日走到根。

2015 Arneis(約 7,000 瓶)

L1200570出自 Cuneo 地區的 Guarene。乾淨、平衡,有輕微花香,收結有典型的杏仁似的微苦。

L12005732013 Barbera

雨水較多,這年只出基本款,沒有 Superiore(需要起碼一年在木桶陳釀)。礦物香氣、石子、煙草,容易喝。

2012 Barbera Superiore(約 6,000 瓶)

濃厚得多,花香夾豐富礦物味,龐大但優雅。Barbera 田就在 Nebbiolo 的旁邊,1983 年所植,超過 30 歲的樹齡才會有如此的複雜度。香氣與後來試的 Barbaresco 有幾分神似,是非常突出的 Barbera。這塊田拿來種 Nebbiolo 其實更值錢,但農民習慣均衡營養,這道理住在城裏的會計師又怎會明白?

2013 Langhe Nebbiolo

L1200574一般年份來自 Treiso 的田,但這年有部分 Gallina 的葡萄從 Barbaresco 降格到 Langhe Nebbiolo 來,很優雅,礦物味很好。

L12005722013 Barbaresco Gallina(一般年份約 11,000 瓶)

紫羅蘭花香,開始習慣這塊田的深色礦物味了,根日也突顯了礦物味,還有煙草,平衡優雅,很 Barbaresco。Ugo 說 Robert Parker 只給了他 88 分。但我後來查了 Kerin O'Keefe,92 分。沒辦法,平衡優雅不是放諸四海皆準的道理。

2012 Barbaresco Gallina

非常強的香氣,2013 的花香和礦物香在這裏放大了,很豐滿的酒體,明顯的丹寧,所以結構感也比較強。除了年份的因素以外,這瓶酒是兩天前開的,所以也發展得比較好。

2011 Barbaresco Gallina

我記下了 “crazily aromatic”!紫羅蘭、玫瑰應有盡有,很開放,少不了的礦物味。根日也花香撲鼻,真不簡單。設若 Giacosa 今天仍做 Gallina,我懷疑 Ugo Lequio 絕對能與他試比高。

2011 Barbaresco Gallina Riserva

一樣的材料,但更龐大,更豐滿。

我問 Ugo 怎麼選 Riserva 的葡萄,他笑說視乎他的庫存而定。如果比較多酒賣不出去,他便做些 Riserva!我想前提應該是特好年份吧。

但重要的事實是﹕Barbaresco 與 Barbaresco Riserva 來自同樣的汁液,分別只是 Riserva 在酒桶多陳釀一年左右。

我們滿意的試過酒以後,Ugo 突然問我們覺得他的 2011 Riserva 怎麼樣?

我答說很精彩呀,但當然要多點耐性。

他有點困惑的跟我們說﹕他不明白 Robert Parker 為何給他的 2011 Barbaresco 92+ 分,而 2011 Barbaresco Riserva 卻只拿 86 分?

我馬上微笑的跟他說﹕我猜得出原因。兩款酒並非同一年推出,所以試酒日期不是同一天,這便受到花果根葉忌的影響了。接著我把拜月教的教義與 Lorenzo Magnelli 的心得一一為他細說。

他聽後又奇怪又釋然,然後跟我說﹕有時候,我的酒無緣無故的表現很怪異。

對他熱情的接待,我終於可以作出小小的回報,這令我開心。

他高興的開車送我們回 Ada Nada 的農舍。在路上,我既興奮又感動。這麼好的田,如此好的酒,正是「不惜歌者苦,但傷知音稀」。我們這位 David 心裏充滿著愛,根本沒想到 Goliath!我不禁又想起 Gabriel Marquez* 筆下的痴情漢 Florentino。其實 Ugo 的運氣好多了,雖然他還是闖不過 Robert Parker 的關。想來葡萄酒的浪漫不盡是甜,也有酸和苦。教我如何不愛這片土地上的痴男怨女?

*  諾貝爾文學獎得主 Gabriel Marquez 有小說名 Love in the Time of Cholera,中譯「愛在瘟疫時」

3 thoughts on “2016 意遊速記(三)﹕尋找 David(中)— Ugo Lequio’s Gallina

  1. 你好,看完你寫Ugo 伯伯的Barbaresco 篇很感動,其實我們是Ugo 伯伯在香港的酒莊代表 A Plus Fine Wine ,我們有他的Barbaresco Gallina 2005,2007,2007Riserva , 2008及2010年,如果你興趣也可聯絡我們。

    聯絡電話 :(852) 2736 1282

    Contact person: Ms. Chan

發表迴響

你的電子郵件位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

Blue Captcha Image Refresh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