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5 意遊散記(十)﹕Ada Nada 的逍遙遊

注﹕這是我遊 Piedmont 的最後一篇,寫下我最難忘的一次拜訪。以後還有幾篇訪 Tuscany 的遊記。

Ada Nada 是個看似平凡的酒莊。

自從 Angelo Gaja 帶領 Barolo 和 Barbaresco 進軍國際舞台,不少酒莊或名成或利就,因為只要貼著兩個 B 的標簽,再亮出一兩塊名田的名字,跑到那裏,都會受人注目。

有些家庭小酒莊卻好像五十年不變,除了多種耕作改為專種葡萄,由集市販賣變成出口加內銷,其他一切依舊。人家追求輝煌,他們樂於逍遙。

Ada Nada 便是這種自得其樂的逍遙派。

第四代莊主 Annalisa Nada 與她的丈夫 Elvio 是我這次 Piedmont 之旅最難忘的一對開心快活人。

我是去年在香港國際酒展第一次踫到 Annalisa 的。這次與她在 Treiso 重逢,我幾乎認不出她。

P1310634

城市版 Annalisa Nada

L1090185

鄉村版,攝於 Treiso 村鎮

她告訴我她很少離開她的農家,她連結婚也不穿禮服,所以參加酒展要怎樣打扮,令她有點緊張,幸好她的姐姐早已嫁到城市,可以教她要置些甚麼新衣,又特別叮囑她要買一雙高跟鞋。她一副生意人的打扮到了香港卻幾乎沒有收穫,只認識了意大利另一產區的一位莊主,和一個聽過 Nada 名字的香港人(那個人是我)。

她很慷慨的送了我一瓶 2005 Barbaresco,我為此辦了一場試酒會與酒友分享,結果她那瓶 Cichin 成為當晚的 WOTN(試酒報告見﹕VIPa-3 第 11 場 — 2005 Barbaresco (Mainly Treiso))。

我對她更有興趣了,這次特意去酒莊看看。

我們這次約好在另一家酒莊 Albino Rocca 踫面,她會來接我去吃午飯。她大概第一次來這家位於 Barbaresco 的酒莊,一進門她便跟 Monica Rocca 說﹕“We are lucky to live in a place like this!",後來她又跟我說﹕“Every winery is a little jewel.”("我們長於斯太幸運了!" …. "每個酒莊都是一顆寶石")。

試問你探訪鄰居會有這種感覺嗎?

眼前的 Annalisa 與半年前我初見的那位判若兩人,她起碼年青了 10 歲,常有燦爛似陽光的笑容,聊到開心的時候,她像個農村小女孩!

 

酒莊坐落的農舍是她曾祖父 Carlo 在 1919 年買下的

L1090227L1090235他們的兩塊田便圍繞著農舍在前面與左側的山坡展開,較大的一塊名叫 Rombone,較小的一片是 Valeirano,兩塊都算是 Treiso 村頗有名的田。

L1090233正對農舍的這塊是 Rombone

L1090232

靠左一點部分是 Valeirano

L1090230山上的屋子和旁邊的田是從叔公那裏買的

L1090231

Elvio 正在山上忙個不亦樂乎

Treiso 起碼有五千年歷史,原來是 Barbaresco 村的一部分,從 1950 年代才分離出來。

L10902392000 年開始用不銹鋼桶進行發酵,有溫度控制

L1090236L1090238

從酒莊的名字到他們每一款的酒都可以看到他們濃濃的親情。

首先是酒莊的名字。

曾祖父 Carlo 在 1955 年傳給兒子 Giovanni,Giovanni 在 1989 年又傳給 Annalisa 的父親 Gian Carlo。Gian Carlo 在 2001 年把酒莊交給 Annalisa 和與她剛結婚的 Elvio 管理,並從旁協助直至 2012 年去世。

L1090247我們看到酒莊 1974 與 1988 年的酒標同樣以 Giovanni Nada 為名,但到了 Gian Carlo 這一代,又改為他妻子的名字 Ada Nada。Angelo Gaja 把一款白酒和一款 Barbaresco 以祖母的名字命名,但我從沒見過用妻子的名字來命名酒莊。

再看他們的酒款,幾乎全有不同的名字,唸起來就像他們的族譜。

L1090251E我們試酒的時間在下午,早上的葉已轉到果了。

 

L10902492014 NETA Langhe Bianco(3,000 瓶)﹕Neta 是祖母的名字(又名 Anna),100% Sauvignon Blanc,2004 年栽種,在不銹鋼桶約 3 個月。清純,新鮮,柚子、檸檬香氣,微苦收結。可喜。  

L10902542014 I PARIN Roero Arneis(1,300 瓶)﹕I Parin 是當地方言,「教父」的意思。

Arneis 是 Roero 有名的白葡萄,種植者是 Annalisa 的姨父名 Giovanni,是個快 80 歲的老人,因為兒子 Franco(Annalisa 的表兄弟)不想繼承釀酒事業,他只好賣掉酒莊與葡萄園,唯獨這塊 60 歲的田他不捨得賣,於是繼續耕種,並把葡萄交給外甥女釀酒,2014 是第一個年份。Giovanni 視葡萄為至親的孩子,每天要親撫他心愛的 Arneis。

酒稱為「教父」是因為 Franco 是 Annalisa 幼女 Emma 的教父,而 Annalisa 的丈夫 Elvio 又是 Franco 的兒子 Edoardo 的教父。

我沒喝過那麼濃郁的 Arneis,聞起來簡直有油的重量,入口複雜,收結長,蠻震撼的。要選我近一個月意大利旅程中最好的酒,這瓶一定位居三甲之列。

L10902552014 EMMA Rosato(2,000 瓶)﹕Emma 是 Annalisa 的幼女,100% Nebbiolo。起初他們不大喜歡 Rosato,但在德國的酒展他們喝過 Ghemme 酒莊 Cantalupo 很好的一款 Rosato,回家後便決定自己也釀造小量。結果不錯,他們自己喝得很多。農民自己能種的,何須到市場買?酒有香蕉香氣,果然有 Nebbiolo 本色,入口蠻有勁度的。很可愛的粉紅酒。

L10902562014 AUTINOT Dolcetto d’Alba(5,000 瓶)﹕Autinot 是當地方言,(祖父的)「小葡萄園」的意思,葡萄是祖父 1960 年代所植(超過半個世紀!),到今天仍然有九成是當年的老樹。以前的農民都說 Dolcetto 種來自己喝,Nebbiolo 賣給別人,所以認真栽種和釀造的 Dolcetto 是好酒。這款酒很純,和諧,通透,酸度好。Annalisa 的爸爸和祖父說可以加水來喝。是我們此行最好喝的 Dolcetto 之一。

L10902572012 PIERIN Barbera d’Alba(6,000 瓶)﹕Pierin 是 Annalisa 的叔公,這塊田在農舍背後的山坡上,是他們從叔公那裏連屋子買的,故名。花香,很泥土,礦物味豐富。又﹕他們今天一家住在這個屋子,農舍已復原原貌並用作 agriturismo(農家民宿)。

L10902582013 SERENA Langhe Nebbiolo(3,000 瓶)﹕Serena 是 Annalisa 的次女。葡萄主要來自 Valeirano 田,在舊的小木桶陳年 3 個月。花香,草莓香,恰似名字,令人喝得快樂(Serena 是快樂之意)。

L10902612012 La Bisbetica Langhe Rosso(3,000 瓶)﹕含 Nebbiolo(優雅),Barbera(圓潤)與 Merlot(果味);這是父親為 Annalisa 釀造的,La Bisbetica 是「有脾氣」的意思,大概指「淘氣鬼」?爸爸每見 Annalisa 到田裏去,都問﹕你來幹嗎?在小木桶陳年 12 個月。Annalisa 第一次去 Vinitaly 時,為人介紹這款酒得到前輩的稱讚,令她很開心。她越談越興奮,突然飛奔去酒庫,回來拿著一瓶 2001。她說今天有借口開一瓶她結婚年的酒讓她晚上可以與老公喝。開瓶後她猛力搖瓶子,並說有位前輩教她這樣快速醒酒!她喝得高興,說有紅櫻與果醬味道,笑得像個小女孩一樣,也沒等我們說好喝不。

她想繼續開酒,但我說不要浪費了,因為我們午飯時已試過  ELISA Barbaresco,而旗艦酒單一葡萄園 Barbaresco Cichin 在香港的試酒會早已試過了,餘下的 Valeirano 等我在香港慢慢試好了。

L1090188午飯時(時為「葉」)我們試過 2001,2005 和 2011 的 ELISA Barbaresco﹕Elisa 是她的長女,這款酒來自 Rombone,1948 年便栽種(樹齡近 70 歲),是他們種 Nebbiolo 最主要的田。2001 仍然很繃緊,2005 較 2001 開放,但當日最精彩的是 2011 —-  很香,帶紫羅蘭、紅果、略帶煙燻的茶葉與樹木氣味。很有結構感的 Barbaresco。Treiso 以前少喝,這次大開眼界。如果有商業頭腦,應該放棄 ELISA,而改稱 Rombone,因為單一葡萄園更值錢。但 Elisa 是他們第一個孩子啊!

L1080072在香港試酒會贏得 WOTN 的酒叫 Cichin。我後來寫信問 Annalisa 究竟 Cichin  是甚麼意思。原來這裏有另一段親情!那是 Rombone 田中最好的一小塊,他們取名 Cichin 是用來紀念她舅公 Teobaldo 的。這位舅公是她祖母的兄弟,沒上過學,不識字,也終生沒結婚,一輩子投靠她祖父母,只顧勤懇地默默幹活,所以在他 88 歲去世後,為了紀念他,他們把最好的一片田用他的暱稱 Cichin(矮子)來命名。多麼感人!所以一般人稱為 Barbaresco Rombone Cichin 的,卻被他們弄得矮了半截,掛上一個沒有人懂的名字。

 

試過他們多款酒以後,我們好像跟他們幾代人踫過面,甚至擁抱過、親過臉。我深深的感覺到他們多麼愛種田,愛釀酒,愛家人。他們的酒代表了家人,所以每款酒都有一個他們自己才懂的名字。這些酒首先是他們自己愛喝的,所以他們釀很多款酒,每款才一點點,但自己喝不了那麼多,便拿一部分到市場變賣,換點錢買些生活所需。

其實,農民幾千年來都做著類似的事。所謂現代化,不過是城市人找到更有效的方法來打農民的主意,不消說農民多半是輸家。有些農民去唸些書,為了向城市人討回一些他們失去的。又有些農民唸過幾年書,但依然喜歡回鄉下繼續做他的農民。酒標怎麼寫,我就按你的 DOCG 規定弄一下;你辦酒展,我也擺擺攤;酒評人怎麼寫,我懶得管,因為真正的生活,是我看得見的天,和我腳踏的土地之間發生的。這片樂土,對城市人不過是地圖上的一個名稱,但於我而言,是珍珠,是寶石,令我讚嘆﹕“We are lucky to live in a place like this!”

唉,我快變成一個農民了,起碼在夢中。

這個平凡的逍遙派讓我折服。見過他們,我知足了。

L1090263

丈夫 Elvio 一身泥土的顏色,初見便倍感親切。他原來是個麵包糕點師傅,後來皮膚對麵粉敏感,才改當種植臨時工,在 Ada Nada 打工巧遇 Annalisa,兩人相愛,但要經過 Annalisa 父親多番考驗才收他為徒和女婿。

L1090268Elvio 起初只愛葡萄園,不太懂酒,後來岳父覺得他品酒有天分,便細心栽培他,岳父去世後,他也兼顧酒窖了。看他處理雜生的葡萄藤,熟練如機器,看得我們又佩服又感動。Annalisa 說他是好廚師,等農閑的時候再來他可以弄兩手。

dsc_7900與三個寶貝合影,從左到右分別是 Langhe Nebbiolo, Rosato 和 Barbaresco

4 thoughts on “2015 意遊散記(十)﹕Ada Nada 的逍遙遊

    • 講結構,應該與 Barolo 比較。對面山坡的 Rizzi 便說他們的土壤近 Serralunga,這猶如 Burgundy 的 NSG 說他們那塊田像 VR 一樣。我感覺似乎 Treiso 真頗有結構感的,可能地勢高?要與 Montalcino 比,可能應該是中部高地如 Biondi Santi?

      亂說一通,結論是要多喝!
       

發表迴響

你的電子郵件位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

Blue Captcha Image Refresh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