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5 意遊散記(二)﹕Barolo 的前世

在意大利最後一站,好友 Carlo 照例問我 Wine of the Trip 是哪一款?

聽到我說是 Ada Nada 的 2014 Roero Arneis I Parin,他面露惶惑之色。我解釋說 Bartolo 與 Beppe Rinaldi 固然好,但那是應該的,這次令我最驚喜的是平時少喝的白酒 Arneis,尤其是這款(以後介紹 Ada Nada 時再細說)。

我太太印象最深刻的是兩款 Barbera,這便更奇怪了,因為她一直都不太喜歡 Barbera,今天也不喜歡,這兩款是例外。

但說到全新的體會,應該是比 Barbera 更不起眼的 Dolcetto。

以前已聽說過歷史上 Dolcetto 比 Barolo 還要金貴,但我只以為這是 Dolcetto 推銷員的伎倆。

這次聽到一位在 Barolo 長大,今天在一家有名的 Barolo 酒莊當釀酒師的朋友親口憶述他的童年往事﹕當年 Barolo 難賣,所以賣一桶 Dolcetto,常會硬要買家同時買一桶 Barolo。

我跟其他酒莊的人核證過,發現確有其事。

後來 Gigi Rosso 的少莊主 Claudio 請我們吃了一頓平常的午餐,我便完全明白了。

L1090393L1090396L1090397像這種簡單的飯菜,Dolcetto 是最佳的佐餐酒,難道要開一瓶 Barolo?

Claudio 說他們晚飯有 Barbera 與 Barolo 可作選擇,但我懷疑百年以前,一般農民的晚餐不一定有肉可吃,配麵包 Dolcetto 依然是首選。只有皇公貴胄可以三天一小宴,五天一大宴,吃到最後的肉和奶酪最好是配 Barolo!

記不起那位莊主說﹕在他祖父那個年代,他們自己喝 Dolcetto,Barolo 是賣給別人的。對一般人家,Barolo 是星期天或節慶用的酒。

因此我們才可以明白為何 Dolcetto 在 Piedmont 地區一共有七個不同的產區之多,正如 Matt Kramer 所言,這告訴我們歷史上 Dolcetto 的栽種有多廣泛,而與 Dolcetto 的品質無關。

七個產區之中,除了包含 Barolo 與 Barbaresco 產區的 Dolcetto d’Alba 以外,其中最有名的兩個是 Dolcetto di Diano d’Alba 與 Dolcetto di Dogliani。前者更可以略去 Dolcetto,足見地位之高。

這裏說說我們拜訪過的幾家酒莊。

Diano d’Alba

L1080846Veglio Michelino 有過百年的歷史,基地在 Diano d’Alba,這是位於 Barolo 產區東北角臨近 Grinzane Cavour 與 Serralunga 的一條村子,他們的 Dolcetto 出奇的優雅,我問釀酒師他們是 Dolcetto 中的 Barbaresco 嗎?他笑而不語。

 

L1090394Gigi Rosso 最早的田產也在 Diano d’Alba,他們最近賣了 Arione 葡萄田給 Giacomo Conterno 賺了一筆錢,有財力投資在葡萄園與酒窖,我們去的時候他們剛在平整一塊很陡的田。他們的 Dolcetto 比 Veglio Michelino 有力量但不失優雅。

今天我才明白,Piedmont 的日常飲用酒是 Dolcetto 而不是 Langhe Nebbiolo(結構太強了),正如 Tuscany 的日用酒是基本版的 Chianti。

Dolcetto di Dogliani

Bruno Porro 是另一家上百年歷史的莊,位於 Barolo 產區南部,在 Monforte 與  Novello 的下面。

L1090105他們讓我們試了蔚為奇觀的 65 年老樹而來的 2010 Dolcetto。開瓶後先換瓶一個小時,入口仍然漆黑一片,有煙燻的氣味,濃厚如 espresso,大概像減去丹寧的 Cabernet Sauvignon。我面露驚惶之色,Bruno 笑說最好多給他 15 載。這豈不是 Dolcetto 中的 Barolo?Bruno 說他曾經主持一次垂直盲品會,有人竟誤認他的 1982 Dolcetto 為 Barolo!這時他笑得更開心了。

後來他再開了一瓶 2006,果然更開放,起碼可以辨認果味了。

原來 Dolcetto 世界裏也有 Barolo 與 Barbaresco 的不同風格。真的不枉此行。  

Dolcetto d’Alba

Barolo 與 Barbaresco 的老本營又如何?

記得多年前有初次接觸意酒的人辦了一次 Dolcetto 品試會,搜羅了 Giacosa、Sandrone 等名莊的 Dolcetto,試後對這些名莊的品質很不以為然。那是因為對 Piedmont 葡萄酒的生態欠缺了解。

須知 Dolcetto 比 Barolo 出道早得多,以前是種植最多的葡萄。19 世紀末的一場根瘤蚜蟲病害過後,葡萄藤要重新栽種,很多莊改為種植高產的 Barbera,這才讓 Barbera 成為 Piedmont 最流行的品種。

又過了 ¼ 個世紀,Barolo 和 Barbaresco 才成為顯貴,於是又重新來個大執位,把最好的地留給 Nebbiolo,Dolcetto 再次「降級」了。

但有些莊由於感情的因素,仍留了比較好的田給 Dolcetto,這些才是精華所在。故此找好的 Dolcetto d’Alba 不容易,但正因如此,尋覓也變成莫大的樂趣。這裏試舉兩個例子﹕

L1080773GD Vajra 的 2013 Dolcetto d’Alba Coste & Fossati(大木桶陳年 8-12 個月)﹕來自兩塊不同座向的 Barolo 田,驚人的百年老藤,成就了充滿紫羅蘭花香,濃艷但非常清新的 Dolcetto。一新耳目! 

 

L1090256Ada Nada 的 2014 Dolcetto d’Alba Autinot(不銹鋼桶陳年 6-9 個月),2 月底灌瓶﹕「這是祖父 1960 年代親手栽種的」,Autinot 是葡萄園的古名,意即「小葡萄園」,位於 Treiso 的 Rombone,今天九成的藤都是老樹。芳香、純淨、酸度好,和諧,通透無比!  

我猜想這兩個酒莊的人自己非常愛喝 Dolcetto,而這些酒首先是釀給自己喝的,所以他們花的心血一點都不比 Barolo 和 Barbaresco 為少。正因如此,要找最好的 Dolcetto,比找 Barolo 和 Barbaresco 更難,而且最好的方法是親臨其境!

又一個遊於是乎始。

4 thoughts on “2015 意遊散記(二)﹕Barolo 的前世

  1. 记得Stephen你以前写到过Dolcetto,与Barbera共同称之为Barolo这个国王的两位侍卫,很形象。

    购买喝过的有限几支Dolcetto d'Alba都是与同事们聚餐拼酒干杯了,柔和新鲜,有些草本味没啥单宁是唯一印象。

    读了本文长知识了,希望不需要等待太多的的时间我也能亲临那块土地。

    另外,那支合作社Langhe Nebbiolo 2013的最后50毫升剩酒,被我有意无意放置到开瓶后第八天,竟然仍旧紫罗兰奇香,结构也在。小小验证了雾葡萄Magic~~

     

發表迴響

你的電子郵件位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

Blue Captcha Image Refresh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