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5 意遊散記(九)﹕Enrico 的歡樂頌

1978 年那年,就在 Angelo Gaja 完成了他對小木桶長達 10 年的試驗之際,兩個同樣叫 Enrico 的孩子分別在 Barolo 的 Serralunga 村和 Barbaresco 的 Treiso 村誕生。由 Gaja 導演的 Piedmont 改革開放浪潮很快便令 Rivetto 與 Rizzi 這樣的小酒莊得以重生。當 Enrico Rivetto 和 Enrico Dellapiana 長大並開始掌管酒莊時,他們已經不用學 Bartolo Mascarello 和 Beppe Rinaldi 那代人那樣筋疲力盡的論說傳統為甚麼好。管他新派與傳統,只要貼上 Barolo 與 Barbaresco DOCG 的標簽便不愁賣。

所以他們可以做個快樂的釀酒人。

且讓我們聽聽他們唱的是甚麼曲。

 

我們從懶洋洋的 Turin 抵達 Alba 後的第一站便是位於 Serralunga 之南的 Rivetto 酒莊。

L1080604

Enrico 先帶我們爬上他們位於 350 米高的 Briccolina 田。Serralunga 是長長的南北走向的山脈,分東西兩面山坡,這塊田位於西坡,向西遙對鄰村 Monforte 有名的 Ginestra 田,而在 Serralunga 這邊再往南走便是 Bruno Giacosa 的 Falletto。

L1080614E

遙望 Ginestra

所以 Rivetto 被夾在 Bruno Giacosa 和 Domenico Clerico 兩座高峰之間,但聽過他們名字的恐怕沒有幾個,雖然他們 83 年前已經買下第一塊田開始釀酒,到 Enrico 已經是第四代了。

但改革開放後的第一代有的是無限的自信。

L1080617L1080626他跟我們解釋他自己學來的各種有機種植方法,譬如說在兩行葡萄藤之間種了大麥(barley),採收時分三次剪葡萄,自己調教了用牛糞與乾草混成的肥田料,還有些我沒聽懂的各種方法。

第一次踏足 Barolo 的我們其實更有興趣看這裏的山色,正入神看著對面很整齊的葡萄田的當兒,他卻語帶蔑視的對我們說﹕簡直像沙漠!

以後我們懂得看有機與無機的田了!

L1080655L1080634

83 年前買下的酒窖與屋子位於 Serralunga 東鄰的 Sinio 村,從葡萄園可以看到 Serralunga 村的地標塔樓

他在酒窖裏也有很多新玩意﹕除了不銹鋼桶還有老式的 tini 發酵木桶,更開始試驗用紅陶缸(amphora)來釀 Nebbiolo,雖然他正頭痛著如何應付陳舊的 DOCG 規定。

L1080689EL1080687E

他對「新」品種的興趣也很大﹕7 年前,8 家酒莊重新栽種頻臨絕種的 Nascetta 白葡萄;幾年前,6 家酒莊試驗用 Nebbiolo 葡萄串最尖端的部分(高酸)來釀造傳統香檳式的氣泡酒(計劃名叫 Il Nebbione,酒的名字是 Kaskal,來自最古老的兩河地區文字,意即「旅行」),在這兩個計劃裏,他都是核心份子。

無怪乎 Enrico 對 Wine Spectator 的編輯說﹕"I have more ideas than money."(我欠缺的是錢而不是新點子)。

L1080715 L1080716(對 Kaskal 有興趣的可以看這篇文章,但是用意文寫的﹕ http://www.lemillebolleblog.it/2015/05/20/extra-brut-kaskal-rivetto-il-nebbione-esce-dalle-nebbie-e-si-manifesta/

L1080708我們試了最主要的酒款,當時看日曆是「葉日」﹕

L1080697

  • 2013 Langhe Nascetta﹕在不銹鋼桶放 9 個月。清新無比,香氣像 cream soda,高酸,帶苦礦物味收結。

L1080698

  • 2011 Barbera d’Alba Zio Nando﹕叔公 Ferdinando 所植,70 歲老的樹藤,2011 是 Barbera 的好年份,非常深的顏色,像醃製梅菜的香氣,深沉,一點都不甜,酸度很好,很奇特的 Barbera。

L1080700

  • 2011 Barolo﹕來自 Manocino,Serra 與 San Bernardo 三塊東坡的田,泡皮 20 天,在大木桶陳年 30 個月。典型玫瑰花香氣,果味、酸度都好,丹寧順滑。2011 看來蠻優雅的。

L1080711

  • 2008 與 2009 Barolo Riserva LeonLeon 是獅子的意思,大小桶並用,陳年 40 個月。真勇猛如獅子!2008 新鮮,深黑的玫瑰花,很深的果味和凌厲的丹寧,典型的 Serralunga 宏大架構;2009 較多果味,較易喝。Enrico 說 2008 的丹寧是垂直的,2009 是橫向的。

L1080703

  • 2009 Barolo Briccolina﹕長達 40 天泡皮,大桶 36 個月,香氣最盛的一瓶,玫瑰花,煙燻、石子似的礦物味,有很好的骨架和丹寧,同時又通透兼優雅,我最愛這一款,但這也是最貴的!

L1080695E

爸爸舉起大拇指稱讚兒子

告別 Enrico,我整個人好像充了電似的。所謂莫欺少年窮,他雖然缺錢,但只要有創意,山谷有一天也可以變高峰。Serralunga 不也是這樣形成的嗎?

 

另一位 Enrico 應該不缺錢。

Rizzi 的網站說酒莊所在地自 18 世紀便是他們 Dellapiana 家族的老宅子。Enrico 的祖父是建築師,爸爸 Ernesto 曾做紙業的生意,到 1973 年鳥倦知還回鄉種田,名叫 Rizzi 的田他們佔了大概一半,酒莊也取了這塊田的名字,所以我猜他們是個中等大的地主,後來在城市又發了財。其後他們又買進鄰近 Nervo 與 Pajore 的田,頗有規模了。

L1090439 L1090443他們的酒窖在試酒室以下的一層,可以坐電梯下去,這是我頭一次所見。酒窖整齊乾淨,很現代化的感覺,雖然他們的流程都是傳統的。

L1090415今天老爸 Ernesto 負責種植,Enrico 管酒窖,姐姐 Jole 處理行政事務。

當天由 Jole 帶我們參觀酒窖和試酒,正好是果日。

L1090417

  • 2013 Langhe Nebbiolo(前一天開瓶)﹕在大木桶陳釀一年。經典年份,紅莓、玫瑰,新鮮有活力,有礦物味、酸度不缺。好喝!

跟著是 2011 的橫品。

L1090419

  • 2011 Rizzi﹕玫瑰花,陳醋,亮麗的果與酸,很鋒利的線條。我說有點像中國畫,以線條構圖。Jole 說 Rizzi 的土壤呈白色,很古老,跟 Serralunga 接近!
  • 2011 Nervo﹕很香,紫羅蘭鮮花,果味甜(raspberries?),我說這好像 Rococo 時期的畫,很脂粉味的,如果與 Barolo 比,應該較近 La Morra?Jole 解釋說這裏的土較多沙石。
  • 2011 Pajore﹕最封閉的一款,緊張、稠密,有些香料和陳醋的香氣,像野獸派!Jole 解釋說這裏的土較多藍色的泥灰岩(marl)。

三款酒都非常乾淨與清新,是因為果日還是甚麼原因我不大說得清楚,但我有種走進了潔白的診所的感覺。

我們又試了兩款 Rizzi Boito﹕“Boito” 是 Rizzi 田最高部分也長著最好的葡萄,從 2008 年開始,遇上好年份會用來做 Riserva(至今為止有 2008,2010 和 2013 三個年份)。

L1090424

  • 2010 很有勁度,強烈的香料氣味,很有潛力的酒。
  • 2006 很豐滿,丹寧厲害。

Rizzi 的酒好不好?Kerin O’Keefe 把他們列為她最喜歡的五家 Barbaresco 酒莊之一,但我得說我有一點點猶豫,原因只有一個﹕憑工藝,他們是不折不扣的傳統派,但酒太乾淨了,感覺上有點像新派。我心裏暗想﹕如果 Enrico 早出生 30 年,根本就不需要 Elio Altare 這些 Barolo Boys 了!

不過,這位 Enrico 滿臉自信,看樣子他與 Rivetto 的 Enrico 一樣,應該不會介意人家用甚麼標簽來看他們的酒。與他們先輩不一樣,今天的酒農已經不愁衣食,他們只會我行我素,按照自己的想法,做自己覺得開心的事。所以他們的酒令人喝得開心,因為作者唱的同是 Ode to Joy!

6 thoughts on “2015 意遊散記(九)﹕Enrico 的歡樂頌

  1. 若和(Rivetta) Enrico 一起喝酒,應該會很有趣。

    他說的垂直/ 橫向丹寧,也豐富了我的詞彙。

    • 他姓 Rivetto。兩個星期後,Lorenzo Magnelli 也用同樣的方法描述不同年份的丹寧!

      Enrico Rivetto 真的 full of emotions! 另一個剛相反,很 cool。你看得出來我有不同的感受。

    • 是的,这个 Enrico 确有无限创意。我刚收到他的电邮,原来他与另一位 Enrico 很熟,出生只差几天。他们有七年一起打篮球,在同一个球队呢!

      但他们的酒很不一样。这就是个性。
       

發表迴響

你的電子郵件位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

Blue Captcha Image Refresh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