廣州 — 中國的小意大利?

上星期去了一趟廣州,回家後我有個奇怪的感覺這個城市很意大利!

莫非是因為遇上了 5 位年青的酒友?



我原來想問一下他們為甚麼對意酒情有獨鍾,可是費盡勁找到我們約定的小飯館以後,一坐下來我便把甚麼都忘掉了,只顧看清楚擺在我們面前的 5 瓶酒。




Roberto Voerzio 2010 Langhe Giuseppe Quintarelli 2004 Valpolicella 是我一個月前介紹朋友在香港買的,如今兩個空了大半的瓶子放在我們面前,原來朋友幾天前便開來喝了,很有心留了一點讓我們品試。

回想我自己的一瓶Voerzio 只喝了兩天,我第二天的筆記是﹕還沒到時候!但那天分到的幾滴卻告訴我丹寧幾乎完全整合了,很優雅!

Giuseppe Quintarelli 我是試酒會上喝的,當時只覺濃艷,那天卻鉛華盡洗,優雅與力量早已換了位!

我心裏正在暗暗佩服他們處理新酒的功力,卻聽到年紀最輕的F 輕描淡寫的說道﹕我們喝意酒時按意酒而非法酒的特性來喝。說得簡單,但不能增或刪半個字,正如 Voerzio Quintarelli 今天的狀態一樣!

 



Il Poggione 2006 Brunello Riserva 卻太年青了,今天怎能喝?B 自信的說他看到分數奇高但價格奇低,所以好奇找來一試。哈,我當年不也是糊裏糊塗的開了瓶 1998 Monfortino 呢,想來我的心境與他們差不多年青。

 

 



另一位Z 帶了一瓶 De Forville 1997 Barbaresco,剛下杯時有濕泥土的氣味,在杯裏慢慢淨化,到後來出了點像樟腦的氣味,但始終稍嫌簡單(one-dimensional),憑這兩個特性我幾乎以為他是用小木桶的制作,回家後翻查資料才知道這是個老酒莊,製法傳統。1997 是很暖的年份,按道理應該果味非常肥大,所以究竟是這瓶的儲存狀態欠佳、呼吸時間不夠,還是酒莊功力不深,當晚沒辦法確定。我比較相信是前兩個原因,因為傳統方法是不會太離譜的,頂多是粗獷或粗糙一點。Z 說當天早上開瓶,只在原瓶呼吸,來飯館前沒經過甚麼處理,令我更相信並非酒莊之罪。他說價格頗低,所以他買了半箱,希望他下次的運氣好一點!

 



我帶去的一瓶Giacomo Conterno 2008 Barbera Cascina Francia 也在飯館開了,雖然剛坐了 4 個小時大巴,酒仍然在暈浪,但表現還算可以。

剛下杯的時候酸度略高,但過了一個小時便明顯地變得平衡了,有一貫的複雜礦物味,層次不太能出來,但他的龐大身形和複雜性仍然清晰可辨。我看我的目的達到了我的新朋友發現 Giacomo Conterno 除了大名鼎鼎的 Monfortino 以外,還有便宜得多、早熟和達到精品酒水平的Barbera

除了酒還有廣州!

大學時代的一次不算,這次是我們多年來第一次專程去廣州。

我們第一次去的時候,看了黃花崗、中山紀念堂這些歷史古跡。以後只顧往北跑,好幾次路過廣州,也不過是為了要趕車到別的地方。

這次出發前的一天,我突然問自己﹕廣州是甚麼?

杭州、上海我去得多,江南的故事我能講,但廣州有甚麼歷史?康梁、孫中山太近了,再往前只數到明代理學家陳白沙,那也更多是因為香港有一所陳白沙紀念中學。但陳白沙有甚麼學說?恐怕連學校的校長也說不清。

我們每天講粵語,吃廣東菜,難道廣東人真的只有「吃者留其名」?

小時的歷史課,好像說秦始皇征服百越,那時候的廣東是南蠻居住之地,「中央」把軍人與罪犯遷徙到這不毛之地,但難道這些南蠻要過了一千多年才出了個陳白沙?

所以我們決定除了以意酒會友,也順道尋根認祖一番。帶著這些問題,我們跑了兩個不錯的博物館。


西漢南越王博物館是1983 年才發現的南越國第二代國王趙眜之墓,竟然可以看到這個土皇帝的一具絲縷玉衣。翻查資料,才知道南越王國是趙眜的父親趙佗創立的,趙佗原來是中原人,是秦始皇派去征服百越的一名將軍,乘秦漢之際的亂局兼併了今天的兩廣之地自立為帝,但最後還是敵不過漢武帝,國亡而變郡。

但原來的百越是甚麼模樣,南越國亡後又有甚麼演變,博物館都沒有提供任何線索,我們只好到新建的廣東省博物館新館去繼續追蹤。


廣東省博物館新館

 

 

圖書館比博物館大,這是靠近博物館的一側

 

博物館座落在珠江新城的新商業區,據說是個「寶盆」的設計概念,與相鄰的圖書館一黑一白的併在一起看,很是震撼。整個商業中心區也令我們驚覺南蠻的蠻勁真不可小覷。香港,你爭爭氣吧!

 

 



匆忙的看了廣東文化歷史的展區,我們才知道原來廣東也出過一個宰相﹕唐代的張九齡是韶關人,他曾經主持修築梅關古道上的大庾嶺驛道,保障了南北交通要道的暢通。




廣東人當宰相的第一人:張九齡

另一個發現是廣東靠近南海,所以先民很早便出海,早期的廣州是大港,所以大可以說海上絲路的最早起點是廣東而不是福建的泉州。

我們臨離開的一個傍晚,幾位酒友熱心的帶我們去古黃埔村參觀,聽說這裏是廣州原來的港口,但我心裏想﹕窄窄的珠江能載多大的船?恐怕古代的絲路不過是鬧吧?(後來才失笑我的歷史知識多麼貧乏,請參看文末最後一條參考資料)

通過這三次探訪,廣東的歷史輪廓逐漸讓我拼出來了,但當中空白還是很多的,所以回來以後我忙著看書、上網,希望再弄明白點。

這是個沒有完成的項目,但請讓我在這裏先粗略的整理一下我讀到的廣東前期歷史﹕

越族的來源

百度百科有此說明﹕

越即粵,古代、越通用。越與粵,古音讀如WutWatWet。是古代江南土著呼語音,越是的意思。百越的百是多數、約數,而不是確數。百越是對南方諸族的泛稱。夏朝於越;商朝稱蠻越南越周秦時期的除專指越國外,亦同樣是對南方諸族的泛稱。

[見﹕http://baike.baidu.com/view/193177.htm ]

這樣看來,粵人與浙江的越人、福建的閩越,甚至越南人的先祖,可能本是同根生。

越漢的融合

春秋時期﹕

番禺(廣州的前身)遠在商周時期已經是個南海古港,春秋時代臣屬於楚,楚國通過番禺佔有對外航海貿易的優勢,所以楚王曾驕橫地說﹕「黃金、珠璣、犀、象出於楚,寡人無求於晉國」。

秦﹕

始皇先派大將屠睢率領50萬秦軍南下,結果屠睢戰死,無功而返。領教過失敗經驗,始皇便先做足準備,開鑿了溝通南北水運的靈渠,解決了秦軍糧食運輸的大問題,再派任囂與趙佗南下,經過6 的艱苦作戰終於統一了嶺南(西元前214 年)。

秦亡後趙佗擁兵自立,創南越王國(西元前204 年),廣州西漢南越王博物館藏的是第二代國王趙眜之墓。

漢﹕

與漢室時戰時和,到漢武帝時才滅南越國,改其地為南海、蒼梧、郁林、合浦、交趾、九真、日南、珠崖、儋耳九郡,嶺南地區重新成為漢朝郡縣(西元前111 年)。

三國﹕

嶺南為孫吳政權重要的戰略後方,素以「三大州」(揚、荊、交)之一的戰略地位維繫著政權的安危,同時用漢族的生產技術開發嶺南的農業,和掠奪這裏的山海珍物。

魏晉﹕

從兩晉時期開始,大批漢人南遷進入嶺南,南朝時期更數量大增,成為促進南部沿海地區開發的積極因素。

唐﹕

廣州港在中唐以前已發展到能夠停泊千艘海船的規模,成為來自波斯、阿拉伯以及南洋各國商人進行對華貿易的首要口岸。

上面說過,唐代出了個廣東出身的宰相張九齡,可見歷代中央政權的經營,和北方南下避難的移民,已逐漸把嶺南與中國腹地融合為一體。

南越的意大利情懷

不過,廣東畢竟是邊緣地區,一直扮演的是個服務的角色,政治和經濟仍然以北方和江南為主體。

這也難怪。試攤開地圖看,廣東離北京遠,與南洋靠近,所以他的發展機遇,從來都更多是在海外。發了達的商人也居於士農工商之末,所以帝力於我何有哉?

因此清末之世,康梁跑到北方,用中原士人那一套試圖改造北方帝制,結果差點連腦袋也不保。最後要靠另一位老廣孫中山從廣州港出發,到檀香山取經回來,手執西洋的手術刀才把秦始皇開始的帝制推翻了,這時離秦建立南海郡足有 2,125 載。

 


但歷史的宿命,注定孫中山還是要讓位給袁世凱和北方的軍閥,廣東仍然繼續他的邊緣的位置。


這怎不讓我想起意大利?

自西羅馬帝國敗亡以後,意大利在西方世界一直扮演著邊緣的角色,歐洲列強輪番佔據過意大利的不同角落,所以意大利人長久以來都沒有國際政治的野心,只一味醉心於他們 pane e vino(麵包與酒),這與沉醉於「吃在廣州」的南越人何其相似?


黃埔村的農家菜館的炒米糕令我想起很 al dente 的意大利麵

 

 畔溪是一家大型的茶樓,艇仔粥竟然做得一絲不苟,令人感動

畔溪的蒸餃也是上品!

 

我沒有拍海晏樓的菜,這家小飯館的小菜樣樣精緻,

令人感受到廚師愛做菜,這種熱忱是十足的意大利風!

我開始的時候提過廣州年青酒友跟我說過﹕我們喝意酒時按意酒而非法酒的特性來喝。

這分明是百越子民的本性流露。

我的大膽猜想是﹕北方的飲家較接近「正統」的權力中心,他們生下來已習慣了接受一個中央權威,所以很自然的奉法酒為天下的最高標準,品牌、RP 評分對他們的誘惑亦最大。

只有長期身處邊緣的人才會把中央權威視為一個簡單的名字或方位,對他們來說,邊緣是中心,性價比才是衡量真理的標準。

所以我有理由相信意大利酒的復興會在古南越王國之地誕生。

參考資料﹕

  • 《中國海疆通史》,中州古籍出版社 2003

·     黃埔老港碼頭等候下一次漂流    http://www.hp.gov.cn/ggfw/shzn/ly/t20031209_145508.htm

按《廣州港史》的描述,6,000 年前的廣州海潮由伶仃洋洶湧而來,海浪可直拍越秀山南麓,可見今天的大半個廣州城,當時都是海洋。

這才讓我明白廣州為何在商周時期已經是個南海古港。滄海桑田,6,000  年後這個港口的位置才讓了給香港,大陸解放後上海人又把資本搬來香港,再加上英國人的經濟殖民政策,這才讓香港突然發跡。

2 thoughts on “廣州 — 中國的小意大利?

  1. 我也非常喜欢广州这个城市,似乎也意味着很喜欢意大利?应该是这样吧!
    去过不下五十次,仍然不厌倦的城市!!
    [版主回覆08/07/2013 09:59:19]
    [Old cake回覆08/07/2013 09:12:51]thanks for sharing teacher
    [Keh回覆08/03/2013 20:18:10]哈哈,待查证…
    [版主回覆08/03/2013 11:37:03]兄本越人?

  2. 老师这么说不能说不对,但我在深圳(住过五年)、广州也能找到很多只喝法国酒的附庸风雅人士,在上海、苏州(我现在住在苏州)也能碰到只喝自己品味的酒,有位老兄甚至只喝西西里岛的品种。我只能说,意大利酒不是在哪个地方就会复兴,还是得等待有缘人。
    [版主回覆08/07/2013 15:32:02]同意。我不过借题发挥而已,虽然我仍然认为出身于南越的人的确比较务实,特别讲求性价比,也因此比较容易误打误撞的掉进意酒的圈套。但我认为进了门以后,很有可能发现光以品质来论高下,意酒也是上上之选。但走到那一步以后,这种高下已经不重要了。谢谢有耐性听我胡说八道。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

Blue Captcha Image Refresh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