广州随意行 2019 #3:Vintage Barolo and Barbaresco

作者:VIN柔(微博:http://weibo.com/vanneywine;微信:yeyongrou

生物动力历法﹕2019  24 日下午 2:30 开始 

封存在瓶中的葡萄酒,从青涩走向成熟期,有两个因素很重要:葡萄品种不同决定了先天条件,例如Nebbiolo就比Gamay抗衰老;年份不一样,葡萄当年的生长环境不一样,酸度和单宁的质量不一样,也会影响后续的发展。

这次的主题是Barolo 与Barbaresco,60,70年代的五个好年份。

酒单如下:

Franco Fiorina, Barolo, 1961

Prod. Barbaresco, Barbaresco Riserva Speciale, 1964

Prunotto, Barolo Riserva, 1967

La Spinona, Barbaresco, 1971

Rinaldi Francesco, Barolo, 1971

Prod. Barbaresco, Barbaresco, 1978

提前一天开瓶,开瓶后基本上状态都很正常,没有异味,所以塞回去,第二天酒会开始前重新打开,主要是想让大家体会一下从开瓶到杯子发展的一个过程。

第一组

Franco Fiorina, Barolo, 1961

Prunotto, Barolo Riserva, 1967

Franco Fiorina酒庄建立于1925年,1947年开始装瓶出售,原料来自四个村:“Barolo 村的骨架, Castiglione Falletto的力量和结构, Serralunga 的香气, La Morra 滋味”,混酿各取所长。40-45天的浸渍,传统做法。

Prunotto,1967年期间,是属于酿酒师Bepper Colla,90年代初被托斯卡纳的Antinori家族收购后离开加入了他弟弟的 Podere Colla 酒庄。Beppe Colla时期是Old-style Barolo,长时间的大桶浸渍,高酸、干(Dry)、缺少果味,需要时间去转化,这也是旧时,当地市场的口味。1990年代Antinori家族掌控后,改变也随着而来。

两瓶酒的光泽度都还非常漂亮。61年的香气偏淡、雅,入口还有一些单宁和骨架感,但果味缺失,酒体偏轻,酸度明显,余味有花香,香料。第二轮单宁和余味开始出来了,但总体上偏瘦,一位喝勃艮第的酒友非常赞赏这种细若悬丝的仙气。

Prunotto, Barolo Riserva, 1967的果味会更加明显,入口结构感明显,果味带来的甜感加上单宁的立体感,整体上比前者饱满有骨架,第二轮,香气会多一些蘑菇马厩,入口舒适型,余味有一丝苦。

1961年和1964年是60年代的经典好年,O’Keefe两个年份都给了五星,1967年是四星。

Sheldon Wasserman 给Barolo 1961年**+,1964***-,1967**。

书中引用了Renato Ratti的一段话”the 61’s aged quickly and already taste too old, he called it a grand year that was not quite up to the lofty heights of 1964.”

从上面两瓶酒的状态看,这两个年份都应该尽快饮用。

 

第二组:

Prod. Barbaresco, Barbaresco Riserva Speciale, 1964

Prod. Barbaresco, Barbaresco, 1978

两瓶都是来自Barbaresco合作社,这家拥有61个农户的合作社,在Barbaresco的酿酒历史上,有着重要的地位,现在也是高产、高质、低价的“良心合作社”。

Prod. Barbaresco, Barbaresco Riserva Speciale, 1964开瓶的时候,挥发酸很强烈,入杯摇一摇很快就散去了。第二天酒会,第一轮入杯,有些酱油味道,并不强烈,接触氧气后,香气便一路苏醒,Barbaresco的柔美表现无疑,甜果、花香、土壤、菌菇,入口后,单宁已融化在酒里,顺滑而后是余韵,酸甜,喝起来如加了草药的酸梅汤,单宁和结构感已经没有表现了,主要是酒体在喉舌的延绵变化。

这款酒和Franco Fiorina, Barolo, 1961相比,后者在香气上会更加飘逸仙气,但口感上瘦,Prod. Barbaresco, Barbaresco Riserva Speciale, 1964则更润,香气更加接地气。

Prod. Barbaresco, Barbaresco, 1978,非常有活力,水果的香甜味,入口饱满有结构,香气和口感都还没有舒展开,没有青涩感,进入含苞待放状态。这一款酒也是得票最多的一款,香气和口感搭配最为平衡的一款酒。

1964 VS 1978

Sheldon Wasserman 的年份评比分开了Barbarseco和Barolo,非常敬业的酒评人!

1964***,Renato Ratti, Bruno Giacosa给予了这个年份极高的评价,特别是Bruno Giacosa的Santo Stefano1964位列殿堂。

1978***+,Bruno Giacosa认为这一年比经典的1971更好,Angelo Gaja也同意这一年更加平衡,且陈年能力甚好。

1964是适饮期了,1978还可期待。

 

第三组

La Spinona, Barbaresco, 1971

Rinaldi Francesco, Barolo, 1971

La Spinona由祖父Pietro Berutti创立于1940年代, 现在由第三代掌管。酒标上的狗是酒庄养的宠物狗,品种名恰好是Spinone Italiano,同时,葡萄园也叫La Spinona。

Rinaldi Francesco同Rinaldi Giuseppe 是兄弟,在1920年左右分家,Rinaldi Giuseppe更为有名气。当然他们还有一个名气更大的表亲,Mascarello Bartolo。虽然名气不够响,但Rinaldi Francesco也是非常传统,出品好。

La Spinona, Barbaresco, 1971第一轮入杯香气舒展,有变化,小甜果、山楂、清凉草本,第二轮有菌菇味出来;第一轮入口,中等酒体和单宁,恰到好处的力量,余味中等。

Rinaldi Francesco, Barolo, 1971是六瓶酒中,唯一没有打开的,第一轮入杯,似有似无的飘逸,小红果、香料、玫瑰花,干净通透,入口单宁还有些扎口,但结构上明显比La Spinona更立体,第二轮有稍许进步,某一瞬间,带有Bartolo的空灵感,所以我投了带有个人偏见的一票。

两瓶1971的状态都非常好,体现出Barbaresco的优雅、女性化和Barolo强劲、阳刚。这一轮,大部分人都投了Barbaresco。

Sheldon Wasserman的评分:Barbaresco ***, Barolo****。看评分,这个年份Barolo更为完胜。有意思的是书中提到,这个年份的Barbaresco更像是Barolo:“they are barbaresco to cut with a knife, very rich wines that seem more like Barolo than Barbaresco”。

1971是各大名家一致同意的好年份,年过半百,酒的差异也是很大的,有些已经衰老,有些还需等待,有些正是时候。

Wine of Today

六瓶酒都表现可圈可点,大家的投票也比较分散;

Prod. Barbaresco, Barbaresco, 1978 三票

 

Franco Fiorina, Barolo, 1961

Prod. Barbaresco, Barbaresco Riserva Speciale, 1964

La Spinona, Barbaresco, 1971

Rinaldi Francesco, Barolo, 1971

以上四瓶各得两票

 

唯一没得票的则是Prunotto, Barolo Riserva, 1967

觉得非常幸运,六瓶酒的状态都是非常好!

抱青按:

有些朋友碰到这些老酒时有点害怕或保守,往往醒酒时间不够。凭这里的笔记,我怀疑这次也存在这问题。我建议大家开瓶后先小试,如果酒的状态好的话,无妨让他有 24 小时瓶醒,然后慢慢的喝,最好分两轮,就是说跟新年份的酒无异。我试过多次,这方法是绝对安全的。

两年前我做过一场 1960 年代的 Barolo 和 Barbaresco,大家可以参考:VIPa-5 第 10 場 — Mainly 1961, or Simple Joys of Life 。还有一点,老酒有时候稍欠果与活力,果日会令酒有更全面的表现,虽然花日的香气始终占优。

另外,1961 绝对是强有力的年份,保存状态好的酒还有多年享用期。我在这场试酒会的报告中如此描述 1960 年代的三个最出色年份:

1961 飄,很經典,酸度好;1964 沉,果勝於酸;1967 則豐滿得幾乎沉溺。年齡與保存狀態固然是原因之一,但天時的差異應該是主因,以這三瓶為準,1961 像後來的 2001/2004;1964 像 1998/2006;1967 則大概是 2007。

發表迴響

你的電子郵件位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

Blue Captcha Image Refresh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