广州随意行 2018 #5:Miani, Friuli 酿酒传奇

作者:VIN柔(微博:http://weibo.com/vanneywine;微信:yeyongrou

生物动力历法﹕2018 年 6 月 24 日下午 2:00 开始 

四年前的一场Miani,美好记忆犹在,四年后再喝,酒和人都有变化,翻开记录,比对一番,心有所思。

Miani 这个名字取自庄主母亲的姓氏,Enzo Pontoni原本是生活在城市里的工程师,父亲去世后继承了只有4公顷的葡萄园,回归故里的Enzo Pontoni,开始了另外一种特立独行的酿酒生涯。

酒单:

Miani, Sauvignon, 2012

Miani, Ribolla Pettarin, 2012

Miani,Tocai Friulano Buri,2009

Miani,Tocai Friulano Filip,2009

Miani,Rosso Colli Orientali Friuli,2007

Miani,Calvari Colli Orientali Friuli,2006

Calvari2006提前一天瓶醒,其它酒提前四小时开瓶。

四年前的酒单,前面两款不一样,是Chardonnay Baracca 2009 和Bianco Colli Orientali Friuli 2009。那一场最为惊艳的是Chardonnay Baracca 2009,是Chardonnay的一切美好和意大利的酸度完美结合。

 

Miani, Sauvignon, 2012

百香果(芒果),入口圆润,没想到是一款甜美的意大利长相思,成熟的果香,代表着极好的成熟度,第一轮会有酒友认为残留糖分高了,其实是果香给到的错觉。第二轮,酒的圆润感越来越强,花香、热带水果,回味非常好。

有一点是橡木桶的桶味,第一轮,若隐若现;第二轮则在口腔里面体现出苦味。或许酒还需要长一点时间整合。

Miani长相思大概一年前喝过同一年份,当时是更加偏清脆,矿物感比较清晰。这一次是偏圆润了,但这种圆润和新世界的长相思是两码事,因为酸度、回味、香气的表现形式都是旧世界范。

Miani, Ribolla Pettarin, 2012

Pettarin,是单一田的Ribolla Gialla,这个主要在意大利东北角的葡萄品种,Ian D’Agata 认为是意大利轻酒体干白表现最好的品种。

第一轮,香气酒体都是轻柔的,透出冷冷的矿物味道,第二轮花香、果香,柔、细腻、有层次变化,入口酸度和酒体都是搭配的、绵长,和前面的长相思是两个截然不同的风格,楚楚惹人怜!

轻酒体的干白,我也是第一次喝到细腻丰富,想到中国工笔画,一朵浅色花朵,也是画者一层层上色,观者仔细去看,会发现里面深浅远近不一的韵味,就如这款Pettarin,细细品味。

得到全场第一票数!

Ribolla Gialla, 主要在Colli Orientali del Friuli, Collio 这两个DOC,“水水的,毫无特点”的本土品种,曾经濒临灭绝,经过长时间浸渍、氧化做成橙酒,最近几年非常流行(Josko Gravner , Stanko Radikon)。Enzo Pontoni用的是另外的表现形式,保持葡萄原有的“真”,这份真来之不易!

 

Miani,Tocai Friulano Buri,2009

Miani,Tocai Friulano Filip,2009

这两款酒来自不同田的老藤Tocai Friulano,先看看14年夏天的记录:

“第一轮的酒或许还在整合状态中,酒精感有点突出。第二轮,Filip明显感觉开放、跳跃,获得大家的好感,而第四款(Buri)还不在状态,非常遗憾。整体来说,Filip的香气是水果、花香,第二轮出现了明显的姜糖味道。Buri则是矿物味更多一些,更加飘忽。”

经过四年的淳化,酒变得柔顺多了,第一轮,两款酒有一些氧化的味道,但摇杯后都散去了。Buri的出场还是带着矿物味道,Filip香气比较活跃可爱。入口的感觉两者有相同性,中等酒体、愉悦的酸度和适当的果味,一丝丝桶味。

第二轮Buri变身明显,香气开始释放,而不是简单的矿物,“在口腔中段开始变得立体,酸度朝四周延展,如日出,阳光开始四处散开的感觉”。这款酒位列第二,得到三票。

Filip是柔和的一种风格,如沐春风,始终是愉快可亲的;Buri从四年前到现在,或者是一种来自地底岩石的力量,阳刚的一面。

 

Miani,Rosso Colli Orientali Friuli,2007

Miani,Calvari Colli Orientali Friuli,2006

这一组四年前也喝过;

Rosso 这款是Merlot与 Refosco的混酿,四年前还是“水果炸弹”,一个小Baby,但这一次,就变成了一款Bordeaux,动物皮毛、雪茄,确切的说是一款在打架的Bordeaux,口腔里是青春期的少年,执拗,只能等时间去化解。

Calvari,四年前是浓郁的紫罗兰、黑色李子,重重地、但细致紧实的单宁。四年后,这团浓墨化开了一些,熟樱桃、黑布林、尘土、灌木,旁边绽放着紫罗兰,入口后结构紧实、力量感很强,但单宁不是四年前的细致,变得强但有些粗糙,是一种迫不及待立体感,年轻男子的蛮力。四年前会觉得有些甜,现在偏干、矿物感明显了,可见葡萄的成熟度非常好,盖过了矿物味道。

提前一晚开瓶,Calvari也还没去到最高峰,面对日益飞涨的Miani只能期待还有机会喝到Antonio Galloni笔下描写那样,喝到成年Barolo/ Barbaresco的滋味。

小结

四年前喝到Miani,绝对是惊艳二字,但四年后,我们喝过更多的意大利,喝的人其实也有变化的,例如我自己,就开始对橡木桶味道非常敏感了,变得有些排斥。

这一次重回Miani,最大的感受是,对酒有些思考了,喜欢Enzo Pontoni处理Ribolla Gialla的手法,那种求真的美。其它品种依然可以说惊艳,但少了能触动人心的东西。

这样说,其实蛮不公平, Enzo Pontoni一直在探索,那种全身心投入的“痴狂”才有那么多人注意到意大利那么精彩的本土品种。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

Blue Captcha Image Refresh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