夢中的意大利酒

我昨天做了個夢。

一位意大利高人在台上講了一大堆我似明非明的話。我姑且把我聽得懂的覆述於下﹕

意大利酒得天獨厚。你們都講 micro climate(微氣候),卻忘了我們的 macro climate(大氣候)﹕我們上有地中海太陽,下有山巒起伏的大地,我們的酒,大都是天地交合所生,用中國人的話說,是陰陽和合之作。

地中海陽光讓葡萄有無比的內在韌力,中國人稱之為「氣」,我們叫作「抗氧能力」,其實都一樣。

我們的高山令葡萄不用整天勞累,晚上休息得好,自然充滿活力,而且葡萄會有很長的生長期,中國人說氣血都旺盛,我們說果味與酸度都豐富。

如果羅馬帝國不早逝,今天的意大利酒必定是世界霸主。

我們一千多年的戰國時代,被內戰與外敵弄得國不成國,幸好天地仁慈,我們隨便怎樣都可以種出可口的葡萄酒,老百姓便有了每頓飯不能少的營養品。

回想起來,這種貧窮落後的狀態也有好處,因為每個地方的不同葡萄品種便得以保存下來。先進國家為了搶市場,把精力放在幾種市場最喜歡的品種,因此市場的一體化帶來品種的貧乏化,有一得也有一失。

我們統一以後仍然沒有和平,要等到兩次世界大戰結束後才得以重新上路,這時葡萄酒已不光是營養品,更是精緻消費品,這對我們一點都不難,因為我們有的是天與地的優勢。等戰後嬰兒陸續接班以後,我們的發展更是令人目眩。

有些小伙子想走捷徑,專攻國際潮流市場,我們的天與地是寬容的;但更多年青人堅守千年傳統,因為他們堅信我們的祖宗是世界一流的。

你只消看看曾經是最落後的西西里島的新世代酒農,便明白我所言為何。

我醒來後,怎麼也想不起講這番話的是誰,但那不是最重要的事。

更實際的是馬上把上個月訂回來的新書 The World of Sicilian Wine 取出。

P1220124

一口起把書讀完了以後,我寫信給我的意大利老師說﹕明年我跟您去西西里,好嗎?

意大利是個可以尋夢的地方。

可能是最後的一個?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

Blue Captcha Image Refresh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