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京随意行2019#3: Kerin O’Keefe’s Choice

作者:光与影的艺术(http://www.weibo.com/u/1400117950 微信:coldfall_bin

生物动力历法﹕2019 年5月11日中午12点半开始,果日

对于许多国内学习了解意大利葡萄酒和酒庄的朋友来说,英语版本的图书可谓少之又少,唯有在Kerin O’Keefe先后出版了Brunello of Motalcino以及Barolo & Barbaresco这两本详细介绍了这几个意大利最重要的葡萄品种以及上百家酒庄的详细的介绍后,才让我们这些渴望深入了解这些酒庄的爱好者们大呼解渴。而Kerin女神的口味也与很多国际大师不同,她喜欢的酒是什么风格呢?在她的著作 《Barolo and Barbaresco – The King and Queen of Italian Wine》中,她列出了这两个产区各5款她自己最喜欢的酒庄,分别是来自Barolo 的Giacomo Conterno, Bartolo Mascarello, Giacomo Fenocchio, Burlotto和 Cavallotto以及来自Barbaresco的Roagna, Cascina delle Rose, Rizzi,Olek Bondonio以及Adriano Marco e Vittorio(见原书P50-P51页)。其中有几款在之前的活动出现过几次,所以今天我们仍然以Nebbiolo为线索,选取了六支之前基本没有品试过的精品酒庄,来一探究竟。

当日正式的六款酒是:

  1. Cascina delle Rose, Barbaresco Tre Stelle, 2011
  2. Olek Bondonio, Barbaresco La Berchialla, 2011
  3. Cavallotto, Barolo Riserva Vigna San Giuseppe, 2008
  4. Fenocchio Giacomo, Barolo Bussia Riserva, 2008
  5. Roagna, Barolo La Rocca e la Pira, 2003
  6. Roagna, Barbaresco Montefico, 2004

所有六瓶酒都是酒会前一天上午9点拨塞,在酒柜中原瓶透气醒酒。酒会于5月11日周日中午12点半正式开始,分成三组对比,每组都进行了两轮的品试。根据生物动力月历,今天是果日

 

第一组 Cascina delle Rose, Barbaresco Tre Stelle, 2011 VS

Olek Bondonio, Barbaresco La Berchialla, 2011

第一组先来到Barbaresco村,这是两家很小的精品酒庄,国内罕有人知。Cascina delle Rose酒庄成立于1948年,酒庄的葡萄园分别在Rio Sordo和Tre Stelle山上。Giovanna和丈夫Italo Sobrino以及两个儿子,始终把自然和健康的田间环境作为最高优先级,拒绝化学药剂,进行严格的田间管理和葡萄的选择,寻求每棵葡萄藤的平衡状态。Tre Stelle 的土壤结构由钙质泥灰岩和蓝泥灰岩交替层叠,中间还有排水性好的沙土和富含矿物质的深色土壤。这里的葡萄园还得天独厚的拥有丰富的地下水资源,使得根系可以深入到地表以下,获取足够的养分和矿物质,同时免受水资源紧缺的困扰,即使在炎热的年份,也能酿出优雅平衡的葡萄酒。

Olek Bodnonio则是是KO最喜欢的年轻酒庄,Olek的家族在本地区拥有葡萄园超过200多年的历史,位于Roncagliette cru,是最著名的热门cru,Gaja的Sori Tildin和Costa Russi葡萄园也在这块cru里。Olek曾经在世界各地的酒庄游学过,最终决定回归Langhe的传统酿酒方式,他的葡萄园位于海拔350米的Roncagliette山顶,在Gaja的葡萄园的上方,隔着一片榛子树林,朝向南/西南,临近Tanaro河, 土壤以紧凑的黏土层为主。KO的喜好大约也从中可窥一二,大约是传统,自然,风土特色鲜明吧。他不用化学药剂和工业肥料,在酿酒过程中尽量避免人工干预,使用自然酵母,在水泥罐浸皮发酵达35天,其中一半时间进行酒帽浸渍,在16百升的Slavonia和法国大桶陈年,装瓶用自然重力方式,不过滤,不澄清。今天试的这款La Berchialla 2011是基本款,来自Roncagliette cru和另一块租来的Starderi 田的混酿。

这组Barbaresco的年份是2011,这是一个夏季炎热堪比2003和2009的灼热年份,然而从近几年的试酒经验以及名家评酒看,这一年出品的酒反而很平衡而且适合早饮。

第一轮,先来试1. Cascina delle Rose, Barbaresco Tre Stelle, 2011,一入杯的香气是很开放的花香,有一些香料,轻盈飘逸,口中的酸度感觉很活泼,舒适,丹宁优雅,Kevin觉得这支酒有阴柔的风格,老庄觉得她丹宁其实也挺强,香气绽放,亮仔说这酒后面有点封闭,很传统风格,丹宁还是很扎口的强,酸度漂亮,符合他对barbaresco的预期。在炎热的2011年做的这么优雅,我觉得真要感谢这酒庄的丰富地下水资源和土壤特色,以及酒庄对自然遵循的原则上。2. Olek Bondonio, Barbaresco La Berchialla, 2011,则与1号成了鲜明对比,香气是果香为主夹着一些花香,很earthy,入口丹宁更强也跟厚重,同时不失优雅。 Violin觉得她厚重丹宁强,Simon喜欢这支酒的集中度和变化多,而且开始没有那么浓郁,后来变化出很多丰富的感觉。Sean先生认为这支酒的酒体大,具有丰富的矿物质,果香很多,还有甘草那种苦中回甘的感觉,很有冲击力。亮仔说他的香气愉悦,平衡丰富,力量粗壮。这支Barbaresco真有几分Barolo的风格,也把这块风土体现的很鲜明。这一轮两位女士和温柔细腻的老庄都投1. Cascina delle Rose, Barbaresco Tre Stelle, 2011,其他6位投给了张扬一些的2. Olek Bondonio, Barbaresco La Berchialla, 2011,3:6.

第二轮,1. Cascina delle Rose, Barbaresco Tre Stelle, 2011保持了轻盈飘逸,舒适易饮的风格,入口感觉略有些散,丹宁骨架到后来出来一些,整体依旧柔美,是很好喝的一款酒。而2. Olek Bondonio, Barbaresco La Berchialla, 2011则发展出新的变化,我觉得他在果香后面出现了玫瑰花香,香草的清新,很愉悦,Violin觉得在原来基础上有一些人工雕琢的香气似的,新世界的甜美范儿,不过过了一会儿觉得这香气和口感更加愉悦了。Simon依旧喜欢他奔放可口的酒体感觉,单晨喜欢他出来的妖娆的香气,集中度和结构发展的更好,碾压了1号,非常好的回味,隐隐还有番茄叶的香气。亮仔觉得这轮出来的玫瑰香氛的香气,很浓缩的果香和花香。这一轮女士们都叛变投了2号,倒是两位男士倒戈给了1号,比分仍然是3:6,2. Olek Bondonio, Barbaresco La Berchialla, 2011连胜两轮。

第二组 Cavallotto, Barolo Riserva Vigna San Giuseppe, 2008 VS

Fenocchio Giacomo, Barolo Bussia Riserva, 2008

第二组我们来到Barolo,找了两支风格比较硬朗,历史悠久的传统风格Barolo酒庄。Cavallotto位于Castglione Falletto美丽的Bricco Boschis山上,土壤以黏土和是钙质石灰石构成,结构强壮丰富,树龄都在50年左右,长长的根系深入土壤深层获取地下的矿物质和养分,令酒的香气更加复杂,Cavallotto是最早的有机种植的先锋,1975年就开始在田间种草,通过自然竞争,让葡萄减产,保持优质,40多年前就不使用除草剂,杀虫剂,引入自然天敌捕捉昆虫。Barolo Riserva Bricco Boschis “Vigna San Giuseppe”来自San Guiseppe葡萄园中最老的葡萄藤中最好的葡萄,经过22-38天浸皮发酵,在大Slavonian桶陈酿4-5年。

Giacomo Fenocchio1864年成立,坐落在Monforte d’Alba的Bussia Sottana地区,Claudio本人则是一位Barolo大师,忠实的将Barolo的特点呈现在他的葡萄酒中。Claudio采用不干预的原则,确保每块葡萄园的葡萄可以真实的表达风土特色。Barolo Bussia 90di Riserva选取Bussia最好的葡萄,在不锈钢桶中浸皮发酵90天,让天然酵母和果皮充分接触,之后再静置6个月,然后再转到Slavonian大桶中陈年至少4年,这里的土壤以黏土和钙质泥灰岩为主,富含铁矿物质,树龄30年。

2008年的春季湿冷,夏季Barolo地区遭遇了强风,很多cru遭到严重破坏,但是之后温暖阳光的9月让那些存活下来的葡萄得到很好的生长,酿出了很平衡经典的葡萄酒。

第一轮,先试3. Cavallotto, Barolo Riserva Vigna San Giuseppe, 2008,以红色水果的香气为主,入口细腻,酸度有活力,能感受到复杂的层次,整体上力量感很足,丹宁重,矿物感强,老庄说这是一支很正统的Barolo,丰富,典型。Kevin和Sean先生都觉得他的力量太强,丹宁硬,还没有完全打开。Simon则一如既往的喜欢这种奔放负责的味道和冲击力。亮仔说这支酒让他喝到了很明显的地块的特点,香气复杂,开始有一些碘伏的感觉,很刺激,继而发展为复杂的松露,泥土气息,同时还捕捉到了花香,期望能够更打开一些。 4. Fenocchio Giacomo, Barolo Bussia Riserva, 2008入口是很dark的感觉,非常明显的铁矿石的感觉。Violin感受到入口的咸苦的矿物质,之后则释放出美丽的花香,单晨觉得开始他有点闷,后来入口越来越好。老庄很喜欢这支的矿物感,果干,甜美的味道,只是闻起来香气还是封闭一些。这一轮投票,慢慢开放一些的4. Fenocchio Giacomo, Barolo Bussia Riserva, 2008以5:4略胜一筹。

第二轮,3. Cavallotto, Barolo Riserva Vigna San Giuseppe, 2008依然是中规中矩,无功无过,似乎感觉喝是不错,但闪光点好像不明显。 而4. Fenocchio Giacomo, Barolo Bussia Riserva, 2008则变化的很多,开始的铁矿风过去后,花香更多,更细腻口感也更丰富。亮仔说这让他感受到墨西哥辣椒风味太妃糖的味道,香气独特,一时令众人都在脑补这是个什么香气。。。老庄觉得这一轮他的香气回归了,结合第一轮口感的美好,更加完善。Violin觉得那种咸苦的风味没了,取而代之的是复杂的香气,85%的黑巧克力加了一点点糖,药香中带着甜美,存在感足,变化丰富美好,非常喜欢。这一轮,变化出色的4. Fenocchio Giacomo, Barolo Bussia Riserva, 2008 9:0完胜。

第三组  Roagna, Barolo La Rocca e la Pira, 2003 VS

Roagna, Barbaresco Montefico, 2004          

最后的一组,我们来到了名家Roagna,这个家族在1880年就开始在Barbaresco出产葡萄酒,到现在的庄主Luca已经是第五代,Roagna是自然主义的死忠,是真正的把自然耕种和田间管理贯彻执行的家族,在葡萄园中,有丰富的如同绿色地毯一样的植被,野花,Luca认为这是对Barbaresco的拯救,是生态多样性的核心,不用任何肥料和化学药剂,避免使用商业植株,秉持顺从自然而非对抗。他们的葡萄藤都是50-60年以上的老藤。只在葡萄达到完美的成熟度时才进行采收。在酒窖中,同样采用自然手法,不用温控,接近70-100天的长浸皮,采用酒帽浸渍法等传统方式。至于陈年时间,则完全根据葡萄酒的年份和状态决定,“the only rules here are that there are no rules”。

先来试的试来自灼热的2003年的一支Barolo,5. Roagna, Barolo La Rocca e la Pira, 2003,Pira位于位于Castiglione Falletto,土壤来由多层的白色石灰岩,泥灰岩,蓝色泥灰,沙土构成,富含铁矿等矿物质成分。这酒一入杯就博得满堂彩,Violin觉得这是一支甜美优雅的Barolo,令她想到了Asili,同时不乏力量与骨架,余韵十足,力量感渐渐增强,花果兼具。彬彬哥说有很久没喝到一入口就这么好喝的酒了。Kevin觉得他精致淡雅,小花香,感觉美好。邵先生觉得开始入杯有些泥土气息,后面开始释放多种香气,丹宁很强硬,口感细腻。亮仔觉得他的完成度很好,抓人的质感,支撑度高,很厉害的结构。这支酒是我今天目前为止感觉最为平衡,集中度最好的一支,没想到2003年的热年做出如此水平也是加分。

6. Roagna, Barbaresco Montefico, 2004也不遑多让,Montefico这块田海拔230米,东南朝向,土壤具有丰富的远古海洋沉积物,富含矿物质,主要是石灰岩和大量的钙质泥灰岩,是一块肌肉感十足力量强劲,很Barolo的一块田。杯中表现印证了这一点。入口就感受到了力量,石头,矿物质的感受,Violin觉得喝起来有点压力,肌肉感强,余韵长,有类似喝茶带来的回甘之感。Simon喜欢他的集中,厚重的酒体,彬彬哥说这支酒非常平衡。Sean先生喜欢他的复杂的回味,海鲜的味道,细腻舒服的口感。老庄则觉得这酒丹宁太刺激,不是他的菜。感觉这支酒可能还需要点时间来绽放。 这一轮投票,5. Roagna, Barolo La Rocca e la Pira, 2003以6:3获胜。

第二轮,5. Roagna, Barolo La Rocca e la Pira, 2003更加开放,松露,玫瑰,各种花香,细腻美好。亮仔说这香气有点奶酪外壳包着玫瑰花和樱桃的感觉,口腔中的状态特别正点。彬彬哥说喝到这么好的Roagna真是有缘,可遇不可求,大家都纷纷对他的优雅平衡,绽放美好,可口细腻赞叹不已。 6. Roagna, Barbaresco Montefico, 2004其实比上一轮也开放了很多,稍稍脱去强硬的外衣,展现出Barbaresco柔和美好的一面,咖啡,鹰嘴豆,坚果,白腐乳香气,鲜美,又有着岩石缝隙中的白花香气,骨架结构与比邻的几块Barbaresco田成了鲜明对比,十分过瘾。 只是在5. Roagna, Barolo La Rocca e la Pira, 2003仍然略逊一筹,这一轮输了个0:9。

Wine of the Day

今天的WOTD被5. Roagna, Barolo La Rocca e la Pira, 2003毫无悬念的以25分获得,其中7位酒友把第一名给了他,而6. Roagna, Barbaresco Montefico, 2004获得14分(1位酒友投他第一名)位居第二,表现出色的4. Fenocchio Giacomo, Barolo Bussia Riserva, 2008以10分获得第三名。酒友们普遍表示,今天的六支酒都很赞,各有各自的特色与美好。巧合的是,在做这场品酒会的时候,Kerin O’Keefe正好第一次来到亚洲,来到中国,也许这些她所喜爱的酒庄也更加要为此有不俗的表现吧。这次品酒会下来,KO的喜好大约也从中可窥一二,大约是传统,自然,风土特色鲜明吧。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

Blue Captcha Image Refresh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