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京随意行2018#9: Verduno & Novello

作者:光与影的艺术(http://www.weibo.com/u/1400117950, 微信:coldfall_bin)

生物动力历法﹕2018 年 11月2 日中午12点开始,果日

Verduno是位于Barolo产区的最北部的一个小村庄,长期以来,在五大村的笼罩下,一直罕为人知,但是这里出产的葡萄酒具有独特的特色,并且由于她的地理位置海拔高,因此近年来的全球变暖导致的传统产区的炎热气候对Verduno来说,影响最小。这里的葡萄酒相对于其他主要大村来说,更加新鲜,优雅,且更早的能够进入适饮期。

地理位置上,Verduno可以说是La Morra村北边山岭的延伸,历史上,这个村的大多数葡萄是卖给一些大酒庄的,例如合作社 Terre del Barolo。到了1909年,Giovan Battista Burlotto, 从Savoy皇室家族买下了 Castello di Verduno,奠定了Verduno Barolo的基石,从那时他开始酿造Nebbiolo,葡萄来自于Monvigliero以及Barolo村的Cannubi,并且在那个年代就开始销售瓶装葡萄酒(当时的主流是桶装或者Demijohns装)。

Verduno的土壤比较独特,根据当地学者实验研究,发现Verduno土壤有三个部分

  • Barolo Unit: 钙质粘土和泥灰岩
  • Serralunga Unit: 浅色的钙质土壤和砂石
  • Verduno Unit: 白垩质的独特岩层

这种土壤特质也为Verduno的Barolo带来了独特的风味,更为详细的产区介绍请参考附录A。整个产区中,以Monviglierio最为出名,是当之无愧的Grand Cru,我们今天的七款酒就有五款来自这块名田。

今天我们要试到三家来自Verduno的酒庄的酒,这三家其实都是Giovan Battista Burlotto先生的后裔。除了Verduno村,今天这场酒会,我们也带来一支来自于Barolo DOCG西南边的Novello村的酒Elvio Cogno的Ravera。详细的酒庄介绍请参考附录B。

当日正式的七款酒是:

  1. Burlotto, Barolo Monvigliero, 2013
  1. Cogno Elvio, Barolo Ravera, 2013
  1. Burlotto, Barolo Monvigliero, 2010
  1. Fratelli Alessandria, Barolo Monvigliero, 2010
  1. Castello di Verduno, Barolo Massara, 1999
  2. Castello di Verduno, Barolo Vigna Monvigliero, 1997
  3. Fratelli Alessandria, Barolo Monvigliero, 1990

除了1990年的Fratelli Alesandria是在酒会前一天晚上9点开瓶之外,其余六瓶酒都是酒会前一天下午2点拨塞,在酒柜中原瓶透气醒酒。酒会于11月2日周六中午12点正式开始,按年份分组对比,每组都进行了两轮的品试。当天是生物动力月历的果日

第一组     Burlotto, Barolo Monvigliero, 2013  VS

     Cogno Elvio, Barolo Ravera, 2013

第一组是南北两个知名度低的村子的对比,2013普遍被认为是Barolo地区的极佳年份 ,而G.B. Burlotto更是被Antoni Galloin给出了100分的满分,今晚面对这只Ravera田的名家Elivo Cogno表现如何呢?

第一轮,刚一入杯,G.B. Burlotto的Monvigliero 2013就奇香无比,各种花香,妖艳的很。刚从西西里回来的酒友说,这酒的酒体轻盈飘逸,丹宁紧实,回味长,明显的红色浸渍水果的味道。 小鱼喜欢她的优雅和酸度,更多是在口中体会到花香,邵先生说她有活跃的生命力,幽幽花香很迷人。彬彬哥说她妖艳浓郁,有勃艮第的感觉。这酒试起来确实很有吸引力,只是总觉得有点飘飘在上似的。 另一边的Cogno Ravera 2013,一开始有点发闷,大家普遍觉得桶的感觉还蛮明显的,酒体上,丹宁重,略微有些粗糙,大架构还是很大的,慢慢品来,回味也是不错,这时候正好美式烤猪排上来,很多朋友觉得配菜很好。 不少酒友慢慢觉得这酒其实实力不错,也很期待第二轮。 投票下来是5:4, burlotto小胜而已。

到了第二轮,Burlotto更多的是胭脂,脂粉的艳香,局仙说这就是个大Baby,奶香,脂粉气,各种花香,很美好,只是整合的还不太好,她也觉得这酒当前甚至有点自然酒风格。于帅觉得她的酸爽和香气,平衡等都好于第一轮。小鱼觉得这酒轻盈,也觉得有点自然酒的感觉,有点仙气儿,邵先生和王丹都觉得她内容丰富了,更加平衡了,但是觉得回味短了点。Winny则在香艳后面喝出了蘑菇的感觉。这支AG满分酒似乎在这个阶段,更多的是飘在空中,不够扎实,尚需岁月的浸润。

而Cogno Elvio则发展的令人惊喜了,比起第一轮更为雄壮, 厚重饱满,回味很好。酒友们普遍觉得这款在第二轮打开的很好,回甘漂亮,结构扎实,很干净。他的稳重与Burlotto 13的妖艳飘逸形成了鲜明的对比。我觉得这是一支做的很Barolo的Barolo,很完整,该有的都有,也许缺了一点个性,不过在现下喝真是很不错的选择。 这一轮比分反转,Cogno赢了7:3.

 

第二组  Burlotto, Barolo Monvigliero, 2010 VS

Fratelli Alessandria, Barolo Monvigliero, 2010

第二组这两只都来自Monvigliero田,两家庄主也是表亲关系。第一轮,Burlotto 2010 Monvigliero在杯中是成熟的樱桃,花香,脂粉,森林泥土的复合香气,比起刚才喝的2013,显得沉稳很多,用彬彬的话说是活跃又内敛,奔放不妖艳,入口的酸度出挑却很舒适,平衡感比起2013那只好很多,集中度高。单局认为这是一支很标致的酒。也有酒友觉得这支酒甜美,有喝红糖水的感觉,同时骨架上很强,好于2013。爽朗的Winny觉得她酒体饱满,成熟平衡。于帅倒是认为2013比2010这支更清透一些。整体上这支酒让我感觉各个方面在现阶段都超过2013的不少,如果盲品,我可能会觉得她是AG100分的那支。

相比之下,Fratelli Alessandria Monvigliero显得闷一些,有烟熏,成熟黑莓的香气,回味上有点回苦,口中感觉不是很平衡,喝起来也闷闷的,感觉有点未老先衰,不知道是否这瓶状态问题。 这一轮毫无疑问9:0, Burlotto 2010 Monvigliero大胜。

到了第二轮, Burlotto 2010 Monvigliero表现得很稳定,继续保持了平衡优雅的气质。王丹觉得她口感,香气都非常稳定持久,甜美平衡,很愉悦。于帅这时候觉得她现在发展的更好,喝起来舒适平衡。喜欢蘑菇的Winny觉得这酒到后面有浓郁的蘑菇香。

而Fratelli Alessandria则仍比较沉闷,不开放,且略有些老态了。这一轮还是Burlotto完胜。

 

第三组  Castello di Verduno, Barolo Massara, 1999 VS

Castello di Verduno, Barolo Vigna Monvigliero, 1997 VS

Fratelli Alessandria, Barolo Monvigliero, 1990

第三组来自90年代, 首先出场的一对,都来自Castello di Verduno,先入杯的是1999年的Massara单一园,一入杯,感受到很开放的香气,有干花,香料,草药,红色水果的香气,邵先生觉得有明显的桉树叶香气,入口油质感强,很厚,喜欢入杯时的感觉;鼠觉得在红果后隐藏的雪茄盒的味道,小鱼觉得这是一款男性化的Barolo,骨架强,结构大。大家普遍觉得目前位置,这支表现得非常好。 Massra这块田先比与Monvigliero来说也是结构上更强壮,颜色也会更深一些,对我而言,这酒相对于其他,有点现代风格,有一些用桶的感觉。

第二支是他家的Monvigliero的1997年,恰好可以对比一下同一家酒庄不同cru的特色。一入杯,这支酒的香气显得温柔甜美,有干玫瑰花瓣,红果,同时有一些二三层的香气结合,比如森林,泥土,菌菇,有的朋友觉得她稍微有点老态,我觉得可能是需要更多些氧气来呼吸醒酒,口感比较复杂,酸度很好。 也有酒友觉得这支不如99的酸度和开放度好,而且感觉上97从年份来说,这支略微发展的快了点。

第三支来自Fratelli Alessandria家的1990年Monvigliero很可惜有点轻微的cork,不过整体来说口感很好,酸度架构都不错,我们也想看看她第二轮能否好一些。

这一轮投票,7票投给了Massara 1999,我和邵先生把票投给了1997的Monvigliero。

到了第二轮,Castello di Verduno这两支都有了发展,先说Massara 1999, 这支更加圆润饱满,出现了蘑菇,莓果等更加丰富的香气,在口中的感受与香气有很好的结合,有力度,比较平衡。 不过也有朋友觉得她的香粉气有点艳,回味上似乎不如第一轮甘甜。 而1997的Monvigliero在酒友中有不同的声音,有的朋友觉得1997香气比第一轮好太多,刚入杯有一些鲜烘焙咖啡的味道,之后菌菇,森林以及轻盈果香为主,口中非常的平衡,酸度很好,矿物质,复杂度都出来。 另一部分酒友则觉得这酒还是略微老态一些。我个人来说更加喜欢97年Monvigliero的整体平衡感和回味以及不断发展与变化的体验。。

而1990的Fratelli Monvigliero很遗憾,cork的味道重了,只能留待以后再试。

这一轮,最后是4:6:0, 1997的Monvigliero反转。

Wine of the Day

今晚的WOTN, 基本上还是集中在2010年的Burlotto以及Castello di Verduno 的这两支酒之间争夺。 最后更加饱满开放的1999年Castello di Verduno的Massara以22分获得第一名, Burlotto的 Monvigliero 2010以18分获得第二名,而来自Castello di Verduno的Monvigliero 1997以13分获得第三名。

这是第一次比较系统的去试Verduno村,特别是Monvigliero这块田的酒(5支),这块田由于地理位置的优越以及土壤组成的复杂,整体风格是很优雅,香气也是很开放的,而不同酒农对她的诠释也不同,Burlotto的2013妖艳,花枝招展的,2010如成熟安静,美丽动人的淑女,而Castello di Verduno这支Monvigliero则可说是温柔有思想的少妇。 Massara这块田在村子的另一侧,体现了更加强健的风骨,以及饱满奔放的特质,和Monvigliero是很有趣也很鲜明的对比。实际上,这两块田距离非常之近,只是隔了一条山间小道而已,却呈现了完全不同的葡萄酒。另外,今天唯一登场Novello这支酒也算是个意外收获,有机会可以再试下几个名家在Ravera的作品。

附录A:Verduno产区介绍

地理位置上,Verduno可以说是La Morra村北边山岭的延伸,从海拔280米上升到400米,之后逐渐向东边下降到200米的平原地带。根据Barolo MGA的描述,这个地区分为东坡和西坡,其中东坡(East Slope)又分为两个区域,第一个区域包括Riva Rocca, Boscatto, Rocche dell’Olmo,多为朝东方向;第二个区域又由通往Alba的道路分为了两个部分,海拔相对较高的Monvigliero,Pisapola,Campasso,Rodasca,这一带的葡萄酒花香更为丰富,结构更加优雅,颜色相对较浅;海拔相对较低的Massara,Breri,San Lorenzo di Verduno,这一带的酒更加fruity,颜色也更深。西坡(West Slope)以Neirane为主,更加接近La Morra风格。Verduno的北边是一个很陡的山脊,非常清晰的勾画出了整个产区的北边界,因此也被称作Langhe的哨兵,像一个楔子插在了La Morra和Roddi之间。

历史上,这个村的大多数葡萄是卖给一些大酒庄的,例如著名的 Terre del Barolo。到了1909年,Giovan Battista Burlotto, 从Savoy皇室家族买下了 Castello di Verduno,奠定了Verduno Barolo的基石,从那时他开始酿造Nebbiolo,葡萄来自于Monvigliero以及Barolo村的Cannubi,并且在那个年代就开始销售瓶装葡萄酒(当时的主流是桶装或者Demijohns装)。

Verduno的土壤比较独特,根据当地学者实验研究,发现Verduno土壤有三个部分

  • Barolo Unit: 钙质粘土和泥灰岩
  • Serralunga Unit: 浅色的钙质土壤和砂石
  • Verduno Unit: 白垩质的独特岩层

这种土壤特质也为Verduno的Barolo带来了独特的风味。整个产区中,以Monviglierio最为出名,是当之无愧的Grand Cru。其中最好的地块位于海拔280米到300米之间,粉质土壤,钙质粘土,(产区唯一的)完全面南的朝向,都是优质的高雅葡萄酒的必备条件。尽管面临全球变暖,夏天葡萄园会吸收很多热量,但是由于Monvigliero下方的Tanaro河的存在,使得夜间温度可以产生降温的微风,温差的存在也是这里葡萄具备复杂性和芬芳香气的重要因素。我们今天的七款酒就有五款来自这块名田。


附录B:酒庄介绍

G.B.Burlotto酒庄

庄主Fabio Alessandria是Commendatore Giovan Battista Burlotto的五世外孙,继承了家族的自1850开创的传统与产业。家族目前在Verduno和Barolo的Cannubi拥有葡萄园,并最早开始酿造瓶装葡萄酒。Giovan在1886年到1920年间,在国际葡萄酒大会上获得过32次奖章。Burlotto家族也深受意大利皇室的追捧,并获得过皇家供应商称号。随着家族发展,最终他们从皇室购买了Castello di Verduno (目前由另一枝后裔继承)。 Fabio作为酿酒师,秉承着传统理念,和母亲Marina Burlotto父亲Giuseppe Alessandria一起,在田间和酒窖都用最简单的不干预手段,使用野生酵母(仅在特殊年份,酒精过高时,使用都灵大学研制的特殊的Barolo酵母BRL97)。他们在木桶进行发酵,仅在必要时使用温控。Burlotto的旗舰Monvigliero单一园,是选取酒庄在Monvigliero园最好的地块,树龄在20-60年,采用非常传统的整串葡萄用脚轻轻压榨的方式,并且发酵采用了Barolo地区罕见的整串发酵的方法(这可能是他的酒与众不同的原因之一),之后在大木桶中长时间的浸皮(2个月),不采用任何温控措施,之后在35hl的Slavonian和法国大桶陈酿而成。

Fratelli Alessandria酒庄

Fratelli Alessandria 和 Comm. G.B. Burlotto家几代都是表亲,作为当地历史悠久的家族,从19世纪上半叶,就拥有Barolo葡萄园,在1834年,曾经获得国王Carlo Alberto组织的农业大赛获得两项金奖,最佳酒厂管理奖和最佳酿酒技术提升奖。如今Giovan Battista Alessandria和妻子Flavia,兄弟Alessandro, 儿子Vittore一起运营酒庄。酒庄在Verduno的Monvigliero, San Lorenzo, Pisapola, Rocche dell’Olmo以及Monforte d’Alba的Gramolere都拥有葡萄园。

采用温控不锈钢桶发酵,野生酵母(仅在困难年份,可能会用一些BLR97)。普通版的Barolo在30到40hl的法国和Slavonian大桶陈年,而他的单一园的Barolo则首先会在中型的Tonneaux陈年6到10个月,之后转移到25hl的 法国和Slavonian大桶继续陈年22到24个月,他家的Barolo Monvigliero位于300米的地块,树龄在35年,西南朝向,昼夜温差大,香气丰富。

Castello di Verduno酒庄

Castello di Verduno家族同样源于Commendatore Giovan Battista Burlotto, 与G.B. Burlotto家是表亲关系。这一支继承了从皇家买来的城堡,以及其附属的葡萄园,但是一直被废弃,直到1950年,Battista的孙子Giovanni Battista归来,才立即恢复了葡萄园并修葺了城堡,修建了旅馆和餐厅。今天他的三个女儿,Gabriella, Elisa和Liliana以及Gabriella的丈夫Franco Bianco一起和运营酒庄。Franco Bianco本身又是Barbaresco一家酒庄的第四代继承人,在Rabaja和Faset有葡萄园,因此他将这些资产整合到Castello di Verduno公司。同时,他们在Verduno的Monvigliero和Massara拥有葡萄园。Franco采用尽可能少的干预葡萄园的方式,照料他的田地,这样也有充分的时间进行葡萄园的管理工作。 酒庄使用野生酵母,长时间的浸没式浸皮,在大Slavonian桶中陈年,不过滤,不澄清,同时在发布前,用很长时间瓶陈。Castello di Verduno的Barolo Massara是酒庄的旗舰园,东/东南朝向,平均海拔265米,钙质粘土,木桶发酵,35天浸皮后,大桶32个月之后,瓶陈37个月。而他家的Barolo Riserva Monvigliero,产量仅2000瓶,只在好年份出产,平均海拔280米,朝南,成熟度非常理想,树龄达40年,根系很深,即使在热的年份也能获得充分水分。在不锈钢桶发酵,之后经大桶陈年44个月后,再瓶陈18个月。

Elvio Cogno酒庄

酒庄庄主Elvio曾与Giuseppe Marcarini一起建立了Marcarini酒庄,并把酒庄打造为La Morra名庄。 Marcarini的后代决定买断酒庄,因此Elvio返回家乡Novello,买下今天这块位于Ravera的酒庄,于1991年建立,是Barolo一颗新星,也是Novello村最好的酒庄。 Elvio采用传统方法酿造,只用野生酵母,长时间发酵,浸皮达40天。 从1990年到2004年,第一年使用小桶,第二年Slavonian大桶陈年;2004年之后只用大桶。所有的葡萄都来自Ravera Cru, 平均海拔380米,南/东南朝向,旗舰酒款 Barolo Ravera,树龄60-70年。

                                                                                                

4 thoughts on “北京随意行2018#9: Verduno & Novello

  1. 抱青老師你好,那支cannubi 1998我仲未敢試!前天卻跟你的指引開了一支elvio cogno vigna elena 2012,據說用100% nebbiolo Rose clone 釀製,晚上開瓶一分鐘再塞回,早上再次,第一晚喝是朱古力加乾花香,香料、果、和酒精各自為政並不和諧,如初生嬰兒學習控制手腳一樣,可能是塞回瓶塞aeration 不夠。到了第二天下午卻脫胎換骨,全面的圓潤了,酒體是偏簿的barolo, 最難忘的是有些時候aftertaste 滿口都是優雅的玫瑰,如喝玫瑰香水一樣!像洛神,像花仙,那空靈的軀體在傳播着綿長和覆雜的訊息,是野花,是紅果,是綠草,只松露? 不論單寧,不考甜酸!只因她沒有固定的型質,卻有飄逸的靈氣!

    • 哈哈,高興聽到你實驗成功!很巧最近也試了朋友帶來的一瓶 Elvio Cogno 2012 Elena,與當晚其他的 Barolo 和 Barbaresco 相比,令我懷疑這究竟能否叫 Barolo,那豐厚但圓潤、光滑得像塊鏡子的質感,似乎沒有太多 Nebbiolo 的影子。經研究,現已斷定這品種并非 Nebbiolo,所以也難怪。就當是個從小一起長大的結拜兄弟吧!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

Blue Captcha Image Refresh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