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京随意行 2017#4:意大利南部 Aglianico (Campania & Basilicata)

作者:光与影的艺术(http://www.weibo.com/u/1400117950, 微信:coldfall_bin)
生物动力历法﹕ 2017 8 12 日中午 12 点半正式开始

 

Aglianico是意大利本土最古老的葡萄品种之一,早在罗马帝国时代,就已经出现在意大利的土地上。 在意大利,Aglianico和Nebbiolo,Sangiovese是最好的三个原产葡萄品种,只是在知名度上,Aglianico远不及后两者,因而在这个区域往往能发现一些非常有性价比的好酒。

Aglianico的果实较小,颜色一般是深蓝黑色,果皮很厚,厚实的果皮既能带来强劲的丹宁,也能帮助抵御病菌的病害。它也是最晚熟的红酿酒葡萄品种之一,一般都要在10月底才开始采收,在Basilicata地区,甚至有时要到11月下旬才开始采收。Aglianico适合在高海拔地区(600-700)米生长,火山地质是它最佳的生长地,具有高酸度,强壮的丹宁,丰富的矿物质风味,蕴含着丰富的水果香气,适宜陈年。年轻的Aglianico一般来说非常的高酸度,丹宁刺,强硬,而成熟之后,则发展出漂亮的花果香气,丰富的结构和撩人的酸度。这一特色也让他获得了“南部的Barolo”的美誉。

Ian D’agata认为,最适合Aglicanico的土壤应该是火山质的土壤,也就是在意大利南部Campania和Basilicata大区的火山地带上。而最重要的Aglianico有三大产区 :

  • Taurasi DOCG:位于Campania海拔500米的火山地带,非常类似Nebbiolo, 醒酒时需要更多的氧气来释放暗藏在丹宁下面的花香。
  • Aglianico Del Vulture DOC : 位于Basilicata,要求100% Aglianico,最具矿物质感,果香浓郁。
  • Tabruno DOCG (Aglianico Amaro) : 位于东南部的Benevento, 果实变色慢但成熟最快,含糖量最高,自然酸度最高。

今天在根垆(Radici)餐厅,我们有机会一起探索这枚南部宝石Aglianico。有意思的是Mastroberardino在1968年开始推出Radici系列葡萄酒,Radici在意大利语是“根”的意思,Mastroberadino用Radici表达了他对本土葡萄的热爱与保护,传达了把根留住的精神情怀,而Radici餐厅也是为了探索意大利餐之真正的根源而作,餐饮策划师阿翔恰好收集了不少Radici美酒,真可谓天时地利人和了。

当日正式的六款酒是:

  1. Feudi di San Gregorio, Taurasi Riserva Piano di Montevergine, 1999
  2. Mastroberardino, Radici Taurasi Riserva, 1999
  3. D'Angelo, Aglianico Riserva, 1997
  4. Paternoster, Don Anselmo Aglianico, 1997
  5. Mastroberardino, Taurasi, 1973
  6. Mastroberardino, Radici Taurasi, 1992

除了Mastroberardino, Taurasi, 1973是在酒会当天开始前4小时开瓶外,其他的五瓶酒都是酒会前一天晚上6点半点拔塞,在酒柜中原瓶透气醒酒。酒会在8月12日中午12点半正式开始,按年份分组对比,每组都进行了两轮的品试。

当天是生物动力月历的花日。

今天恰逢北京瓢泼大雨,大家戏言这种天气来喝意酒的,都是真爱了。

Figure 1 冒雨赶来喝酒的大家

Figure 2阿翔

开场前,热情的阿翔给我们开了一瓶Mastroberardino的Radici Fiano di Avellino, 100%的Fiano,酸度立体,矿物感丰富,芬芳,小白花,热带水果,复杂度也很好,非常值得推荐的一款白。

第一组

Feudi di San Gregorio, Taurasi Riserva Piano di Montevergine 1999

VS

Mastroberardino, Radici Taurasi Riserva, 1999

Feudi di San Gregorio(福地)酒庄是1986年由Irpinian地区两个家庭创建的,酒庄非常的国际化,他的网站设计极具现代艺术气息,而且竟然有完整的中文版,酒庄有一个很吉祥的中文名字,“福地”。Irpinian位于坎帕尼亚区亚平宁山脉附近,历史悠久,也是一片独特的葡萄藤种植和酿酒区域,确实算的上一片福地。这里的葡萄园中同时也生长着果树、林地、橄榄树和草本植物。这是一片粗犷但温柔的土地,拥有强烈而率真的个性。

今天品试的这款Piano di Montevergine是酒庄旗舰,作为Taurasi Riserva级别,用了100%的Aglianico, 在法国橡木桶和5000升的中型桶中陈酿18-24个月,之后再在瓶中陈年24个月。

而99年的另一支,则是来自Campania大区大名鼎鼎的Mastroberardino酒庄,意大利历史最悠久的酒庄之一了,从18世纪中叶开始创立,到现在Piero手中,已经是第十代传人了。

Mastroberardino家族的地产都在Irpinia地区,覆盖了三个重要的DOCG: Greco di Tufo, Fiano di Avellino, Taurasi.  家族的主要任务是保护并发展本地传统葡萄酒,同时不断创新并引进先进技术,巧妙的融合与传统工艺中,不断发展壮大。 1878年,Angelo Mastroberardino (Piero的曾祖父)成立公司,第一次开始向欧洲出口葡萄酒,之后业务拓展到北美和拉美地区。现任庄主Piero Mastroberardino 使酒庄进一步为世界广泛认知。

Radici是酒庄的旗舰系列,最早在1968年就开始酿造,但是1980年的一场地震,让一切归零,直到1986年,经过长期的研究,综合考虑日照,土壤成分和质地,葡萄园土壤的化学特性,Radici Riserva才登上舞台,可以说是Irpinian地区风土最好的诠释。Radici的Riserva来自葡萄全部来自Montemarano园,海拔最高的区域(约550米),东南朝向,白垩质黏土。采用传统方法发酵,长时间浸皮,采用控温的方式。之后在法国橡木桶和Slavonian大桶中陈酿30个月,之后再在瓶中至少陈放36个月后上市。

第一轮一入杯,福地Piano di Montevergine 1999就展现了浓郁的果香,香料气息,很新派的感觉,口中成熟饱满,具有比较强的冲击感,有酒友说觉得像Brunello,也有朋友说这款酒做的很有大众口味,掩盖了很多缺点,很讨喜。

而Radici Riserva 1999,表现出与福地完全不同的风格,开始是松林泥土,皮毛(有朋友说是皮大衣一件),丰富的矿物质,口中十分的干净,细腻,优雅,平衡,之后状态慢慢开放,红色水果也慢慢出现,若隐若现的优雅气质。一位才女这样形容,优雅的香气彷佛烟云缭绕,口中被那撩人的酸度挑逗的格外轻盈。

这一轮下来,两支酒就是到了一个令人向往他的下一步如何发展的地步,投票来看,Radici Riserva 99 以7:3占了上风。

到了第二轮,Radici Riserva 99似乎有点倦,香气有点封闭了,显得含蓄了许多,而福地99则继续是果香更加澎湃,也有不少木桶带来的浓香。结果这一轮,睡去的Radici丢了3票,福地6:4反转。

这时Radici餐厅的阿翔热情拿来一瓶Radici Riserva 98来让我们试,这酒当场开瓶,一试下来风格和99完全不同,一入杯就感觉果香充沛,很开放,入口似乎也蛮易饮,而阿翔说他以前开过几瓶98都很封闭,不知道今天是不是花日的原因?余下的酒我们一半进了醒酒器,一半留在瓶中,后来醒酒器里的酒好像多了一些凉意,整体是偏新鲜的水果感觉。不过相比我认识的Aglianico, 这瓶一点都不像,新鲜易饮,丹宁也不像其他几款那么强壮。不知道98年在当地是个什么样的年份。

另外也有朋友好奇,因为我昨天开酒小试的时候都非常封闭,当时是叶日,而今天这瓶98现场一开就很开放,这开瓶到入杯之间,叶日花日切换之时,真的有这么奇妙吗?

 

第二组  

D'Angelo, Aglianico Riserva, 1997

VS

Paternoster, Don Anselmo Aglianico, 1997

第二组,我们暂时离开了Campania, 来到Basilicata地区。这一对97年的来头都不小,两家酒庄可以说是Aglianico del Vulture的奠基人和先锋。D’Angelo酒庄在这里已经有近百年的历史,拥有35公顷的葡萄园,现在由年轻的Rocco/Erminia D’Agelo兄妹共同打理,这里的土壤成分是火山混合土质,朝向东南,海拔400多米,经过15天浸皮后,在大桶陈酿24个月。 

另外一家Paternoster酒庄的老庄主“祖父”Anselmo则早在1925年就开始销售Aglianico瓶装葡萄酒,这款Don Anselmo就是为了纪念他而酿造。这款酒来自Barile一块很古老的小葡萄园,海拔达到了600米,产量极低。每年的十月底开始采收,带皮发酵15天后,在50%的Slavonia大桶和50%的法国小桶中陈酿,在装瓶之后,继续陈放12个月。

第一轮,D’Angelo 1997和Paternoster 1997都展现了明显的矿物质风味,D’Angelo的红果香气很明显,酒精的感觉略强,丹宁而Paternoster则是皮毛,菌菇,树林泥土为主,丹宁细腻,酸度有活力,后面还有一些甜李子的香气发展出来,结构很强,很持久,在口味回味很长,很奔放。 这一轮下来”祖父”获得了10:0的全票大胜。

第二轮,D’Angelo状态提升很多,矿物质带来的那种海鲜的风味很有趣,果香越来越多,但是整体变化不多。而“祖父”Paternoster 97则整合的更加漂亮,肉汤,枣香,变化很多。

有朋友说他的结构感很强,层次明显,矿物质有些凛冽,回味有一些微苦,感觉还很年轻,

这一轮还是10:0, Paternoster, Don Anselmo Aglianico, 1997赢得了很多酒友的心。

整体来看,这两只酒给大家带来了耳目一新的感受,正如有朋友说Basilicata可能是片被遗忘的土地,这里的酒也是被遗忘的美好。

 

第三组  

Mastroberardino, Taurasi, 1973

VS

Mastroberardino, Radici Taurasi, 1992

最后一轮,我们又回到了Campania的Mastroberardino,来试两支较老年份的Aglianico。首先入杯的是Mastroberardino, Taurasi, 1973,今天他的状态真是好的不得了,酒液很干净,靓丽的宝石红外沿一抹砖红,闻起来就觉得很活跃,还能有红色水果的香气,而后又有各种复杂的香气不断被捕捉到。

一位爱酒人士说“能尝到73这种状态很幸运吧,菌菇,动物皮毛的同时还有果味,均衡优雅的老人家”。

从古巴回来的女孩敏感地感受到了冰凉雪茄盒,雪茄叶的味道,还夹着香蕉的气息。入口一试,很难相信这酒意酒走过了44年的岁月,很年轻,细腻又优雅,结构很棒。

一位姐姐说“最感动的是这款73年的老酒,醒酒4个小时,闻香和入口却让人惊艳于她的时光倒流,将近半个世纪的瓶中陈年竟赋予酒体依旧的热情奔放,厚重的皮毛感和细腻的酒体又让它呈现出老酒的质感,虽二次入口时酒体略有些弱化,但酒中蕴含的时间的沉淀感依然感动着我们…”。 

另外一位才女写道“73年Radici醒酒4个小时,简直是逆天的颜值,没有想象中的沧桑感,一抹亮丽的酸度,轻盈优雅,口中留下枣汤的甘甜回味,拖着长长的余味诉说着四十余载的历史。大家对这份历史的沉淀承载了一份深情,这样的老酒遇到一次就会留下抹不去的记忆。”

意大利葡萄酒的魅力在此也被诠释的淋漓尽致,我好像又看到了一块宝藏了。

惊喜还没结束,接下来这杯来自Mirabella Eclano 园(西南朝向,沙质土壤,土壤层厚,排水性好 ) 和Montemarano园(东南朝向,黏土质土壤) 的Mastroberardino, Radici Taurasi, 1992,表现出了Radici系列开始成熟时的实力,甘草,菌菇,茶叶,香料,枣汤,酸樱桃,各种复杂的香气层层袭来,口中的感受更是美妙,丹宁成熟优美,结构复杂,回味悠长,酸度诱人,整体显得十分大气的一瓶酒。

酒友们纷纷迷倒。 “一次又一次绽放出迷人的香气,沉稳大气不失优雅,余香久久弥漫在口中让人慢慢感受着杯酒时光的美妙”

“92年份醒酒18个小时后上演了一段华丽曼妙的圆舞曲。果香丰沛,平衡感踩着舞步的节奏层层推进。温婉中的大气芳华,美得不可方物。”

在第一轮的投票中,最终还是1973以这样好的状态9:1获胜。但到了第二轮,92年更加意气风发,而且以比73展现出更好的复杂性和完美状态,以6:4逆袭成功。喝下来,反而觉得73还有点年轻,而92则到了一个巅峰似的。

Wine of the Day

今天的Wine Of The Day的投票异常激烈,大家在Mastroberardino, Taurasi, 1973Mastroberardino, Radici Taurasi, 1992之间犹豫不决,最后有4位把第一名投给了1973,而有6位把第一名投给了Radici 1992. 但是在加权前三名的总分榜上,这两支酒各得了19分,打成平手,不分胜负。第三名则是“祖父”Paternoster, Don Anselmo Aglianico, 1997以11分获得。

今天这一场,所有酒的状态堪称完美,从各个角度让大家领略了Aglianico的风情,好像又发现了新的宝藏。从体验上,许多酒友会觉得它的细腻优雅更加像Brunello而非Barolo,我个人觉得细细品来,这些酒的骨架非常强劲的,是有肌肉的,而今天喝到的都是进入了青年乃至成年巅峰期的佳酿,因此优雅风范展现的更多一些。而从那支1973的普通版Taurasi展现的活力和状态,也能看出Aglianico超强的陈年能力,那一瞬间的风骨似乎确实偏向了Barolo一些。其实这就是Aglianico, 他并不需要像谁,酿酒师们倾注心血,把这宝贵的根传承下来,展现出令我们折服的风姿,对酒友来说已经是最大的幸运了。 

發表迴響

你的電子郵件位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

Blue Captcha Image Refresh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