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京随意行 2017#1:La Morra & Barolo — the Sensuous Barolo

作者:光与影的艺术(http://www.weibo.com/u/1400117950, 微信:coldfall_bin)
生物动力历法﹕2017 年5月6日中午12点正式开始 –

一直以来Barolo给大家的印象可能是强壮的,很难驯服的,结构大的,年轻时候不太适饮的,而其实在Barolo地区的La Morra,你有机会看到完全不同于你印象的优雅范儿的Barolo,而Barolo村本身则因为这里很多酒庄采用多块田混酿,兼具了结构与优雅的特色,也让这些Barolo有了多姿多彩的面貌。今天这场活动,我们就是在这两个村庄中,选择了6款典型的葡萄酒,看看他们在三个极佳年份中的表现。

La Morra村的在Barolo村的北部,是Barolo产区中面积最大的,葡萄酒产量也是达到了本地区最高的24.9%。 这里的土壤以较新的Tortonian土壤为主,富含黏土,葡萄相对早熟,香气也更加盛,其中名田Rocche dell’Annunziata以细腻甜美,脂粉的香气著称,而与Barolo跨村跨区的Brunate则具有很多香料,结构感强。

Barolo村四周环绕高山,产区内的两种土壤: 一种是 富含镁元素的Tortonian 土壤, 含沙量高,适于出产更加优雅和芬芳的葡萄酒; 另一种是密度更大,的石灰岩质的 Serravallian 土壤,富含碳酸钙,适于生产结构性更强,更强丹宁的葡萄酒。其中Cannubi地区同时具备以上两种土壤,因此他的迷人之处是既有漂亮的香气,也有很好的结构。

当日正式的六款酒是:

1. Marcarini,Barolo Brunate,2004
2. Mascarello Bartolo,Barolo,2004
3. Rinaldi Giuseppe,Barolo Brunate Le Coste,2001
4. Voerzio Roberto,Barolo Rocche dell'Annunziata Torriglione,2001
5. Altare Elio,Barolo Vigneto Arborina,1999
6. Sandrone Luciano,Barolo Cannubi Boschis,1999

正式品鉴时间是周六的中午12点,所有的六瓶酒都是在周四晚上11点拔塞,在酒柜中原瓶透气醒酒。

年份介绍:

2004
• 5星年份,美妙的年份,这个年份的Barolo具有馥郁的黑樱桃以及强壮又细腻的丹宁结构,刚上市就很好喝,而同时具有巨大的陈年潜力
2001
• 5星年份,杰出的年份,这个年份的Barolo非常经典,但需要时间来成熟,最初几年看起来是很封闭的,结构感很强,目前已经进入试饮期,品试起来很美妙,并且在未来至少十年以上的时间里,还会不断的发展变化,距离巅峰还早
1999
• 5星年份,卓越的年份,现在已经开始绽放,已经开始出现典型的皮革,tar,干玫瑰花瓣等陈年barolo典型香气,同时仍然具有浓郁的深色水果香气。

这三组酒来自三个伟大的年份, 其中1,2,3号是典型的传统派风格的酒庄,而4,5,6三家则以各种方式进行着现代派风格的革新方式来酿造他们心目中的葡萄酒,可以说今天是新老风格的一次碰撞。

酒会在5月6日中午12点正式开始,按年份分组对比,每组都进行了两轮的品试。当天是生物动力月历的果日。

第一组 Marcarini,Barolo Brunate,2004
VS Mascarello Bartolo,Barolo,2004

第一组的这两款都是典型的传统风格的捍卫者。Marcarini位于La Morra村的山顶附近,拥有Brunate产区一片最好的葡萄园,横跨了La Morra村和Barolo村,拥有充足的日照和良好的湿度以及更加温暖的环境。酿造方面,他们始终坚持15天的发酵以及32天的长浸皮,之后在25-40百升的大桶陈酿两年。 而Bartolo则一直是我最爱的意大利酒庄,这家位于Barolo镇中心的酒庄至始至终只酿造一款Barolo,采用了传统的4块cru混酿,其中3块来自Barolo村(San Lorenzo(0.25ha), Rue(0.5ha), Cannubi (1ha)),一块来自La Morra村。因此也完美获得了La Morra的柔美和Barolo的结构,做出了迷人的葡萄酒。无论是已故庄主老Bartolo还是现任的Maria Teresa,他们都坚决的捍卫着传统酿造手法的荣耀。他们始终坚信,只有通过混酿才能获得最平衡最真实反应Barolo特色的葡萄酒。 坚决反对使用小桶,发酵和浸皮时间长达40-50天,只用Slavonian大桶陈酿至少4年时间。

这两瓶酒在刚开瓶的时候,都比较封闭,丹宁也收的很紧。40小时后的第一轮,Marcarini 2004有水果的芳香,年轻活跃,丹宁比较细腻,结构不错,收结和回味感觉稍微短了些,有酒友觉得在还是不够精细,不过后来上了牛排,再喝这款酒就觉得非常的搭配。 而Bartolo Mascarello 2004则有非常明显的干玫瑰,脂粉香气,复杂优雅,口中结构感很强,收结悠长,矿物质,非常细腻的丹宁充盈口腔。过了一会儿花香,菌菇以及泥土的气息先后又出来,感觉这还是只是个变化的开始。 有位喝泥煤威士忌的老兄说觉得这对barolo口感都有点淡,我想这一部分是之前引用习惯的缘故,另外就是我们刚好遇到了优雅柔美的La Morra村的葡萄,为强壮的Barolo添加了一些姿色吧。这一轮投票7:1,Bartolo大胜。

到了第二轮,Marcarini 2004慢慢地打开了许多,香气芬芳,口感也非常的平衡,铁别在搭配牛排时候,获得不少酒友的称赞。 Bartolo Mascarello 2004 更加漂亮,丹宁比第一轮更有张力,细腻的品味还感受到一些Balsamic香醋的感觉,酸度非常舒服,有花有果有森林。Bartolo也许出入杯不是所有人都觉得如何如何,但是随着时间的推移,他展现的魅力总能征服许多人,我个人从来不掩饰我对Bartolo的偏爱与溺爱。而酒友们这一轮,在Marcarini明显提升的情况下,仍然8:0一边倒的投给了Bartolo。

第二组 Rinaldi Giuseppe,Barolo Brunate Le Coste,2001 VS
Voerzio Roberto,Barolo Rocche dell'Annunziata Torriglione,2001

Rinaldi Giuseppe的庄主Beppe是一位非常有性格的传统派酿造者,他曾经在当年所谓的“国际口味的Barolo”的风潮涌起的时代,与老Bartolo,Teobaldo Cappellano一起捍卫传统酿造工艺,被称作“the Last of Mohicans”。他认为只有使用Slavonian大桶陈酿才能真正诠释出Nebbiolo的自然本质,对于新派推崇的小桶呢?在他的酒窖角落里有一把用法国小桶制作的椅子,已经给了他最真实的答案。同时,Beppe使用天然酵母,在木质罐子发酵,坚持使用混酿,认为只有混合田酿造的barolo才能获得最好的天然平衡的酒。

Roberto Voerizo则是新派的典型代表,他们一方面坚持对酿造和陈酿采取最少干预原则,同时又大量使用新技术,引进法国小桶,在La Morra地区生产了多款具有代表性的现代风格的Barolo。

这一组的对比是新老风格的激烈碰撞。刚开瓶时,Rinaldi微微有一些酱油的气味,而Roberto这支来自优雅的Rocche dell’Annunziata单一园的Barolo则有很明显的橡木桶的气息。

到了第一轮正式试饮,Rinaldi的酱油已经没有了,森林,松露,复合香料的气息为主导,口中的丹宁非常的强壮有力,几位酒友说这个让他们体会到了他们印象中的Barolo,重口味酒友也对这支赞叹不已. 丰富的矿物质和回味令这支酒初露锋芒,入杯一段时间后,干玫瑰花,tar的香气也出来,而最美妙的是在这轮尾声的时候,只余有一点杯底的Rinaldi绽放出非常美丽的花香,一位女酒友为此一直保留着这支空杯舍不得放下。 这一刻,相信Rinaldi打动了很多人。

对比之下,Roberto Voerzio是水果,橡木结合的香气主导,喝起来平衡,酸度很好,不过一位喝过他家其他田的酒的资深光头朋友觉得这支表现似乎没有到他的预期,这支01的酒的沉淀也感觉多了一些。

第一轮的投票结果是7:1,Rinaldi大胜。

第二轮,可能是第一轮尾声Rinaldi的绽放太过显眼了,第二轮感觉他的状态有些往回收敛,仍然是非常美味,有内容,只是相对感觉反差略大,不知道是突然的睡了,还是因为最初那一点点酱油味道是来自于这瓶酒的状态所致。 而第二轮的Roberto Voerizo则发展的丰满不少,那份酒渣也很有滋味,香气上果香更多,还包含了一些烤果仁,咖啡,巧克力的气息。 这一轮4:4,Roberto翻身了一把。

第三组 Altare Elio,Barolo Vigneto Arborina,1999
VS Sandrone Luciano,Barolo Cannubi Boschis,1999

Elio Altare是一位勃艮第的执迷追逐者,也是改革派的先锋,他的酒风深受勃艮第的影响,一直以勃艮第顶级葡萄酒为自己酿造的目标,率先使用较短的浸皮和桶中陈年时间,采用小桶(20-30%的新桶)陈年2年。这款来自La Morra的名田Arborina的Barolo,葡萄藤在25-60年之间,就在酒庄周围海拔220-280米东南朝向的山坡上,得益于丰富的泥灰土和黏土地质,具有典型的La Morra的优雅风格。

而Barolo村的Luciano Sandrone也是一位具有开拓精神的庄主,他的理念结合了现代派和传统派,可以说是在使用新派小桶的酒庄中,最完美保存了传统Barolo风格的人之一。他的单一园Cannubi Boschis,具有极好的地质条件,葡萄酒很有结构感。他使用的是法国的500升的Tonneaux桶,陈酿两年,之后在瓶中继续陈酿20个月。

这两只新派风格的对撞也很有趣。第一轮,Elio Altare确实让我们领教了Barolo中的勃艮第风,非常明亮的花香,鲜活激情,在口中细腻的丹宁和活跃的酸度,令人赞叹,很多酒友直接说这个很勃艮第,太好喝了,在这一点上,我觉得只要酒给大家带来美的享受,管他是Barolo还是Burgundy,好喝就好啊。这也刷新了我对新派的一些偏见,只要用心酿造,技术方法这些都只是手段罢了,酒好喝才是关键吧。

另一半的蓝标Sandrone Luciano则相对有些封闭 ,果味比较深沉,大家都觉得还没有完全打开。从他的结构和口感能觉得他内在的实力,只是还需要时间。 结果这一轮7:1 Elio完胜。

到了第二轮,来了个大反转,Sandrone Luciano Cannubi Boschis 1999展示了神之水滴的实力,完全的绽放开了,非常工整漂亮的一款Barolo,虽然对我来说,我觉得确实缺少了些感人之处,但这酒的变身也是很漂亮的,丹宁如纱,细腻又坚实,果香充沛,香料香草,平衡优雅。而Elio则相对有点后劲不足,仿佛把Burgundy不持久的特点带了点,也许是绽放的有点早,虽然仍很好喝,但是面对变身来的怪兽,这一轮也只能以2:6被逆转。

Wine of the Day

这三组六轮的变幻对抗,充分展现了Barolo的各种身段与无限可能,在投今日最佳的时候,也是竞争激烈,最后大家每人投出自己的前三名,经过分数加权,第二轮大反转的Sandrone Luciano, Barolo Cannubi Boschis 1999获得16分,第一名;传统风格典范的Bartolo Mascarello 2004 以14分微弱劣势获得第二名; 第三名被第一轮惊艳到大家的Giuseppe Rinaldi Barolo Brunate-Le Coste 2004 以8分取得。 Elio Altare和Roberto Voerzio分别得了5分和6分。

这个结果有点让我吃惊,因为对于我,蓝标虽是好酒但是确实他做的太工整太模范了,其实不是我心中所向往的Barolo,但是也反映了不少葡萄酒爱好者的一种倾向。 而同时我也很开心地看到了我最喜欢的Bartolo以及我非常期待的Rinaldi也吸引了很多目光,这些国内比较少见的传统经典的Barolo可能才真正诠释了Nebbiolo的真谛吧。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

Blue Captcha Image Refresh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