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6 意遊速記(五)﹕在 Chianti 等待 Monfortino

首先要感謝 Amelia 為我們安排在 Chianti 近乎完美的行程。

離開 Florence,我們到 Chianti 的 Gaiole 山區住了幾天。村鎮很小,但四周的山路彎彎曲曲的好像沒有盡頭,眾多小村子就散佈在這個蜘蛛網的多個交接點,煞是有趣。

其中最有名的一條村子叫 Monti,多年前看 Nicolas Belfrage 的寶書,曾讀到如此的介紹﹕

Within Gaiole, there is one subzone that achieves classier and more long-lived wines than elsewhere — and that is the village of Monti, whose environs contain some of the best estates of Tuscany — indeed, of all Italy.

這裏有 Chianti 的發明者 Barone Ricasoli 的後人(Castello di Brolio),也有 Giulio Gambelli 多年當過顧問的 Castello di Cacchiano,但這次來探訪,我才知道歷史名莊 Badia a Coltibuono 的田原來也位於 Monti。

Badia a Coltibuono vineyard at Monti

Monti

L1210508Monti 在 Gaiole 之南,而 Badia a Coltibuono 居於其北,原址是個寺院(Badia = Abbey),拿破侖侵意時把教會的產業私有化了,寺院輾轉在十九世紀落入了 Florence 銀行家 Michele Giuntini 之手,今天傳到由姓 Stucchi Prinetti 的四兄弟姐妹掌管,我們得見大姐 Emanuela。聽說他們家族有 Medici 的後人(叫 Lorenza),Emanuela 看起來便很有貴族氣派,談吐優雅但也很隨和。她遊歷四方,連中國、香港也去過多次,包括鄭州!

L1210532-at Badia他們從 2000 年開始便通過有機種植的認證,60 公頃的土地生產約 250,000 瓶,另外買葡萄以副牌 Coltibuono 生產 600,000 瓶,所以 Emanuela 掌管的是龐大的銷售業務。

L1210546L1210554

老酒都在此

L1210552

最老的 1937 好像還有三、四瓶

酒莊的老酒窖仍在寺院的舊址,那裏也有出租的農舍和非常好的餐廳,但在 Monti 他們已建好現代化的新酒窖。

L1210572EEmanuela 親自主持了試酒會,當天是果日。

2014 Chianti Classico(Sangiovese 與本土葡萄 Canaiolo,Colorino 及 Ciliegiolo)

L1210521困難的年份,不生產 Riserva 與 Sangioveto,所以最好的葡萄都在此。大桶 12 個月。

樹林、松樹的香氣,很漂亮的果,滲著樹木的芳香,酸度好。非常可愛!

2012 Chianti Classico Riserva(Sangiovese 與本土葡萄 Canaiolo,Colorino 及 Ciliegiolo)

L1210560大桶 24 個月。更盛放的松樹香氣,濃如純巧克力,但通透、圓潤,一點都不滯重。

2011 Cultus Boni Chianti Classico Riserva(80% Sangiovese,另加 8 種本土葡萄 Ciliegiolo, Colorino, Canaiolo, Mammolo, Fogliatonda, Malvasia Nera, Sanforte, Pugnitello)

L1210559大小桶並用,24 個月。這是老莊對所謂 Super-Tuscans 的回應,人家添加法國葡萄,他們卻八星拱照,添加 8 種本土葡萄,並用了法國小木桶。

有點燒焦的香氣,很複雜的味道,丹寧也比較重。

他們打算推出一款名叫 Montebello 的新酒,裏頭 9 種葡萄的比例差不多一樣。

2009 Sangioveto di Toscana IGT(純 Sangiovese,選自酒莊最老的葡萄園裏頭最好的葡萄)

L1210561法國小桶 18-24 個月。

煙草香氣,很好的集中度。

Sangioveto di Toscana 雖好(以前嘗過 1990 也很難忘),但真得我心的是他們的 Chianti Classico Riserva。很少有這麼有通透感的 Riserva 級 Chianti,心裏正在奇怪過去怎麼會錯失這麼好的 Sangiovese,莊主好像聽到我心裏的話,再開了一瓶 2006 Chianti Classico Riserva!

L1210578和諧!馬上記起 Paolo De Marchi 與 Franco Biondi Santi 也講過好的酒要和諧,這是最好的例子!

與 Emanuela 告別的時候,我告訴她我開始接觸意大利酒時,曾迷過 Chianti,後來走遠了 …..  她露出好奇的眼神馬上問我﹕你到哪裏去了?我有點尷尬,接著說﹕Barolo。今天我才知道我錯失了很多!

 

同一天我們去拜訪了另一家有機種植的名莊。

San Giusto a Rentennano 位於 Gaiole 的南端,非常靠近 Castelnuovo Berardenga。憑純 Sangiovese 旗艦酒 Percarlo,他們早已成為 Chianti 的當代貴族,Antonio Galloni 便稱 Percarlo 為 Gaiole Sangiovese 之精華。

L1210611我們大可不必同意這種主流或曰新派的意見,但聽過六兄弟姐妹莊主之代表人物 Luca(他管種植)在田間的解說,我才明白 painstaking 是甚麼意思。

試舉兩個例子。

L1210625為了增加 Merlot 的 phenolic ripeness(酚類成份的成熟度)和保留酸度,他們花了很多心血與種植顧問 Ruggero Mazzilli 研究出一套抑制 Merlot 生長速度的方法,種了十年以後從 2004 年起他們才感到比較滿意。

他們的 green harvesting(青採收)比成熟葡萄的採收更費功夫,30 公頃的葡萄園要用 8-9 個人花三個星期才完成。

L1210627L1210662L1210639

Vinsanto 佔用通風好的大房間

L1210637L1210642

很多老的小木桶,用過的桶不清洗,因為酒的沉積物含有酵母

我們試過他們所有的酒款,除了 Rosato 與 Vinsanto 比較優雅以外,其他酒款都濃得密不透光,就連 2014 Chianti Classico 也很有結構感,今天可觀賞但不太可以享受。

L1210672L1210671L1210673L1210674L1210676L1210679L1210681最有趣還是我與 Luca 的一番對話。

我一直有興趣知道為何 Chianti 的 Riserva 幾乎都要用小木桶來陳釀,就連 Le Pergole Torte 也要在法國小木桶先放 12 個月。

我問 Luca 究竟是因為 Chianti 地區比較陰冷,葡萄較難完全成熟,所以要用小桶供應更多氧氣,還是因為這是潮流(fashion)?

他肯定的說這是潮流,他們的 Percarlo 在小木桶約 20-22 個月,如果全用大木桶,他估計要花 36 – 48 個月。

原來他對 Barolo 的新舊派之爭很熟悉,他個人認為很多新派的酒做得蠻好的。

他有一個論點聽來很有趣。他說如果一款酒做出來不夠 concentration(濃度),他會很擔心酒的陳年能力,除非這純粹是風土特性使然。

這樣說他們追求的是能陳年的 Chianti。

 

另外一天,我們約了 Le Cinciole 的莊主夫婦晚飯。

他們帶來了一款新酒 2012 Chianti Classico Riserva Aluigi,在大、小木桶各陳年 12 個月。

L1210881這款酒為了紀念 Valeria 在 2007 年逝世的父親 Luigi,葡萄園在父親去世那年新種植。

根日嘗來,平衡優雅,像個可以談心裏話的朋友。

L1210890我們認識這對精品夫妻好幾年了,知道在 Chianti 經營一家小型精品酒莊絕非易事,但很高興聽到 Luca 與 Valeria 要決心迎難而上。

記得前兩年聽到 Luca 想試驗讓旗艦酒 Petresco 第二年放在大木桶陳年(以前全在法國小木桶),去年他來香港時我問他結果如何,他說不太理想,可能因為木桶的質量不太好。

這次見面,聽他們說最近從 Burgundy 買進了幾只 20-25 HL 的大木桶,講的時候面露興奮的表情。

這是很大的投資,我馬上想起 San Giusto a Rentennano 的 Luca 的一番話,突然想這另一位 Luca 要做的是證明 Chianti 也能全用大木桶長期陳年,出來或許是 Chianti 地區的 Monfortino!我跟他說了,Luca 報以他典型的文人的微笑。

這時快到 12 點了,但我第二天便要離開 Chianti,所以我求他們讓我們去酒莊與他們的新寶貝見個面。我說不摸一摸他的新桶我睡不著。

L1210900L1210895L1210898L1210899到酒窖才知道他們還有三件新玩具﹕三個白色的陶缸站在酒窖入口處,原來是從 Liguria 訂來的粘土缸,Luca 在試驗三種酒的釀造效果﹕Cabernet Sauvignon, Sangiovese 和 Petresco。他說他打算連皮先放一年看看,過了半年曾試過一下,效果蠻不錯的。

L1210903L1210905這次的 Chianti 之行來去也匆匆,但收穫卻蠻豐富的。

Chianti 的 Monfortino — 這夠我興奮和期待好幾年了!

後記

我沒告訴 Emanuela 我離開 Chianti 之後迷途,是因為有一陣子,我也受了主流酒評人的迷惑,誤信「能陳年便是好」,所以選酒要做強、做大,因此 Chianti 好像簡單了點。

這次在 Gaiole 山上小村子 Barbischio 住了幾天,在唯一的一家小餐廳吃過一頓午飯,我竟然頓悟了。

話說當天晚上約了朋友吃晚飯,所以我想午飯可以不喝酒了吧。誰知意麵吃了一口,便覺得太飽不想再吃,需要一杯帶酸度的紅酒。點了不知名的餐酒一杯,果然覺得麵很好吃,而我根本不在意酒有沒有層次,可否陳年,反正下飯好便是。

L1210410L1210412我用一刻鐘經歷了意大利人幾百年的飲食歷史。在這裏,酒首先是與飯連在一起的。酒不是放在博物館,放在酒窖,陳他幾十年仍不壞的藝術珍品。我不想否定酒也可以成為藝術品,但藝術品肯定不可以取代飯菜。

回家重新看了 Nicolas Belfrage 的寶典 The Finest Wines of Tuscany,裏面有這段話,簡直字字珠璣,所以值得全引﹕

Until very recently, a meal without wine was unthinkable.  Wine was like bread – a “must serve”.  On the other hand, the taking of dry table wine outside mealtime was, and is, almost unthinkable, unlike in countries of the north, where alcohol is primarily consumed on its own, or at most with a snack.  And Italian people tend to like wines that harmonize with food rather than those that take over from food.  They call this latter type impegnativo (“demanding”) and reserve them for special occasions. Your typical peasant will not necessarily enjoy a Robert Parker 95 pointer; 85 will do him nicely.  Wine, traditionally in these parts, is nothing precious — it is an everyday commodity … So the great leap forward, in a sense, was aimed at export markets rather than at native Italians themselves.

[page 15]

Nicolas 的話講得很透。

我想我已經變成半個意大利人,半個「外國人」了。我不排斥藝術品,但我也是尋常百姓,重要的是我們不應該把鑒賞藝術品的標準變作唯一的尺度。

好幾年前,有一位上海酒友跟我第一次見面時便提出我們不要盲目跟洋人,還要有一套自己的賞酒方法。說得容易。

今天我終於在 Chianti 一條小村子悟出一個方法。

我不完全肯定,因為我仍在找。

找 Badia a Coltibuono 這種能 "harmonize with food" 的傳統 Chianti,也找有 Chianti 特色的 Monfortino。

兩者我都會打 100 分。

附記

我對 Chianti 曾愛之極深,記得五年前花了半年時間連續喝了上百瓶 Chianti,然後寫下五篇對 Chianti 的頌歌。有興趣的朋友可以參看﹕

漫步 Chianti (之一): The Renaissance of Sangiovese

漫步 Chianti (之二): The Magic of Le Pergole Torte

漫步 Chianti (之三): 意大利酒的夏商周

漫步 Chianti (之四): 質的飛躍

漫步 Chianti (之五)﹕The First Bloom of Sangiovese

5 thoughts on “2016 意遊速記(五)﹕在 Chianti 等待 Monfortino

  1. 真的男女大不同⋯⋯回想,每次我興奮的談起Rose時,覺得奇怪或不感興趣的皆只是男士…覺得Rose 這樣basic.  少見女士有類同反應。

    我一直奇怪,明明很多廣東小炒、東南亞小菜配Rose 更勝紅酒,為什麼大家那麼忽略她。原因可能類同。

     

  2. Badia a Coltibuono一直是我的愛莊之一

    之前才剛開了一瓶68的riserva,第一天以為已經衰老

    沒想到第二天的半瓶轉而容光煥發、神彩奕奕

    持續看老師的網誌好久了

    如果老師下次有來義大利,是不是可以跟您碰個面呢?

    我從以前是Chianti的愛好者,到現在轉而專找小產區的優質酒莊

    希望有機會可以和您們一起漫步義大利鄉間 

     

    Oscar

Matta 發表迴響 取消回覆

你的電子郵件位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

Blue Captcha Image Refresh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