VIPa-4 第 22 場 — Verduno and Novello

生物動力曆法﹕2016 10 12

Barolo 最有名的五條村子在西部有 La Morra 和 Barolo,東部有 Serralunga d'Alba 和 Monforte d'Alba,夾在他們中間的是小而精的 Castiglione Falletto。

這次我們尋幽探秘,試試較少曝光的 Verduno 和 Novello,一個在 La Morra 之北,另一在 Barolo 之南。

barolo-map-winedinecom

Source: winedine.com

Verduno 歷史久遠,意大利開國皇帝曾在這裏有別苑,而且 Monvigliero 這塊田也被人視為 Grand Cru 級的好田,但始終面積小(共 100 公頃),所以知道的人不多。

Novello 比較大,有 170 公頃的田,比 Castiglione Falletto 還要大,但最近十幾年才見很多其他村子的酒莊進駐,大概因為這裏的地價相對低。最有名的 Ravera 田面積超過 100 公頃,在這裏落戶的名莊包括 Vietti(他們的 2010 Ravera 拿到 Antonio Galloni 的 100 分評分)、Paolo Scavino 和 Giuseppe Rinaldi(他們有名的混釀 Cannubi San Lorenzo – Ravera 部分葡萄出自此)。但最早在這裏默默耕耘的是大師中的大師 Elvio Cogno,他在 1990 年離開了 Marcarini 之後便在這裏買田發展,今天由女兒與女婿接手。

是晚酒單如下﹕

L1240183E

1. Cogno Elvio, Barolo Ravera, 2004

2. Cogno Elvio, Barolo Vigna Elena, 2004

3. G.B. Burlotto, Barolo Monvigliero, 2010

4. Fratelli Alessandria, Barolo Monvigliero, 2010

5. Castello di Verduno, Barolo Vigna Monvigliero, 1998

6. Castello di Verduno, Barolo Massara, 1999

7. Fratelli Alessandria, Barolo Monvigliero, 1990

所有酒在一天前的下午 3 點開瓶(即 28 小時前),然後拔塞作瓶醒。

首先出場的是 Elvio Cogno 在 Ravera 的兩款 2004。

L12401691. Cogno Elvio, Barolo Ravera, 2004 來自六、七十歲的老樹,非常重泥土氣味,典型的 rose and tar,強實的丹寧,酸度好,有經典 Barolo 的架式。

2. Cogno Elvio, Barolo Vigna Elena, 2004 也來自 Ravera,Elvio Cogno 的外孫女 Elena 在 1997 年出生時所植,故名。由於含沙子較多,而且用了名為 Rosé 的品種(clone),一般比較輕盈。以前 Rosé 被當作 Nebbiolo 的其中一品種,後來才發現與 Nebbiolo 有別。

所有這些原因,令這款酒顯得比較飄逸,有更新鮮的玫瑰花香,更輕盈、甜美,酸度感覺比較低。有酒友說他不像 Barolo。

第一回合所有人都選了 1. Cogno Elvio, Barolo Ravera, 2004。其實 Vigna Elena 不是不好喝,但失之於結構感稍為薄弱。

到了第二回合,1. Cogno Elvio, Barolo Ravera, 2004 更加整合;而 2. Cogno Elvio, Barolo Vigna Elena, 2004 也開始蠢蠢欲動了,丹寧出來了一點,雖然酸度仍然欠缺,不過他的芳香和飄逸的風格贏得了 3 位朋友的支持,所以差距縮小為 8﹕3。

 

第二雙由有親戚關係的兩家酒莊出場,而 Monvigliero 的出現,引起了一場小小的騷動。

L1240172記得我兩年前開過一瓶 G.B. Burlotto, Barolo Monvigliero, 2010 讓幾位年輕朋友初嘗,他們驚訝 Barolo 可以那麼香,但更不解的是為何可以這麼輕?他們反復的問我這麼輕的酒體能陳年嗎?

兩年後,酒好像多了重量,但那種奇香依然。

有些酒的香氣幾乎沒法用文字描述,其一是 Monfortino,另一便是 Barolo Monvigliero,尤其是 Burlotto 家的。以前我記下的是﹕「來自異域的奇果,有點像石榴的一種難以描述的香氣」。

今天有那麼多的 WSET 高材生在場,我正好請教如何準確地描述這香氣。眾瞎子的說法不能盡錄,我能記下的便有這些﹕

鹹菜、菜乾、Ribena(一種英國出產的飲料,香港譯名為「利賓納」)、牛肝菌乾蘑菇(dried porcini mushroom)的腳,香料,泡泡糖、香料、Ritz 餅乾、典型 Syrah 的乾香草香料、花生醬 …..

你看後肯定丈八金剛。

讓我引名酒評人對這款酒的氣與味的描述﹕

Antonio Galloni﹕”Bright red berries, mint, spices and crushed rocks, hints of iron, savory herbs, tar and game”

Monica Larner: “Ripe cherry and blackberry, soft spice, tobacco and leather”

Bruce Sanderson: “sour cherry, green olive, licorice and spice flavors”(這是 2008,因為他沒有評 2010)

Kerin O’Keefe: “exotic incense, violet, cedar, leather, moist earth, pine forest and a whiff of smoke … dark cherry, clove, cinnamon, thyme, balsamic notes and mineral”

The Rare Wine Company﹕多年前我好像看過這家美國公司介紹這款酒時用過 Provencal Pâté(普羅旺斯的肉醬)

我這樣做是為了告訴大家﹕最好自己找一瓶來試試。

酒體非常輕盈,有一種 Barolo 不多見的甜味,但有酸度,幾乎沒有結構的感覺。

G.B. Burlotto 的 Monvigliero 把這塊田的特有氣與味表達得最淋灕盡致,可能是因為他們用了最原始的方法﹕連梗發酵、用腳來擠壓葡萄、天然酵母和兩個月長的泡皮期。

Kerin O’Keefe 對這款酒最推許。她認為 “This is a Barolo-lovers Barolo and perhaps the most stunning expression of this famed cru.”

但我想加一句﹕But this is not everyone’s glass of Barolo。

我們這群朋友便在兩個回合都以 8﹕3 的大比數選了 G.B. Burlotto 的親戚 Fratelli Alessandria 的另一款。

其實 4. Fratelli Alessandria, Barolo Monvigliero, 2010 今天的狀態並不完美。早上小試時,有些醬油氣味,晚上第一回合,開始時有點類似汽油的 volatile acidity(揮發性酸),慢慢散去後又出了些花,不過有比較正常的重量和丹寧的感覺。

我看在第一回合投票時,選 G.B. Burlotto 的 3 人真的喜歡他(這當中包括我),但選 Fratelli Alessandria 的 8 人大可能只因為他們受不了 G.B. Burlotto。

到了第二回合,G.B. Burlotto 的香氣更盛了,有人說像上等的腐乳,又有發酵過的黃豆、熟花、天麻等。甜得入心入肺,但酸度非常好,清澈,有活力,這時還開始感覺到有一點點丹寧的重量。

那邊廂的 Fratelli Alessandria 這時越發乾淨了,有比較明顯的花粉,有架構,但比較平板。這款酒的釀造比較跟常規的方法,包括 6-10 個月在中型木桶陳釀,之後約 22-24 個月放在大木桶。

兩者都發展得更好了,但大家的喜惡不變,令我想起了 Il Paradiso di Manfredi!

 

接著我們試另一親戚 Castello di Verduno 的兩款酒。

L1240176Massara 在 Monvigliero 之南不遠處;1998 偏暖,1999 偏涼。雖然有這兩種分別,兩款酒喝起來仍然有些相似之處。

5. Castello di Verduno, Barolo Vigna Monvigliero, 1998 有更多「異域的香氣」(exotic nose),這是 Monvigliero 的標誌,雖然他遠遠沒有 G.B. Burlotto 來得那麼奔放,而且因為天氣暖和,感覺比較濃艷,但也因此稍欠酸度與層次感。

6. Castello di Verduno, Barolo Massara, 1999 有花香和香粉,而且也有些 Monvigliero 的影子 — 一種奇香和異域的香料,但經典年份令他喝起來優雅得多,酸度也非常漂亮。

到了第二回合,5. Castello di Verduno, Barolo Vigna Monvigliero, 1998 有一點下沉的感覺,添了複雜性,也嘗到些帶苦的礦物味。

相反,6. Castello di Verduno, Barolo Massara, 1999 變得更有活力,非常香的花和香料,粉狀的丹寧,平衡而優雅。

因為田與年份都不同,我們沒有投票。

 

最後一款 7. Fratelli Alessandria, Barolo Monvigliero, 1990 讓我們可以窺見 4. Fratelli Alessandria, Barolo Monvigliero, 2010 的陳年能力。

L1240179E第一回合的香氣像  4. Fratelli Alessandria, Barolo Monvigliero, 2010 的收斂多於 3. G.B. Burlotto, Barolo Monvigliero, 2010 的奔放,融和而且有酸度。

到了第二回合,感覺更熟,更甜,好喝,但欠了些通透。這或許是酒莊的風格。

這款酒今天還沒有成熟的 tertiary 香氣,表現相當年輕,所以我可以回答朋友兩年前的問題﹕Monvigliero 肯定可以陳年。這原來就不應該懷疑的。不然怎叫 Barolo?

Wine of the Night

我讓大家排出今天最喜歡的三款酒,按加權的方法算(第一名 3 分,第二名 2 分,第三名 1 分),今天得第一名的是佔了成熟優勢的 7. Fratelli Alessandria, Barolo Monvigliero, 1990(19 分)。

其餘名次如下﹕

第二名﹕1. Cogno Elvio, Barolo Ravera, 2004(13 分)

第三名﹕3. G.B. Burlotto, Barolo Monvigliero, 20104. Fratelli Alessandria, Barolo Monvigliero, 2010(同樣 10 分)

第五名﹕5. Castello di Verduno, Barolo Vigna Monvigliero, 1998(5 分)

第六名﹕6. Castello di Verduno, Barolo Massara, 1999(3 分)

小結

Monvigliero 在北,Ravera 在南;一個飄逸,另一泥土。

以後我會記得從 Monvigliero 可知天之高,從 Ravera 可探地之厚。

這是第一次從天上走到地下的漫遊,令我領略到 Barolo 的邊塞也別有一番天地。

I told you so — Barolo 迷死人了!

7 thoughts on “VIPa-4 第 22 場 — Verduno and Novello

  1. Burlotto 的几个圆 都非常棒 在我看来 可以给我带来喜悦的酒 就是好酒 管她是不是我概念中应该是的Barolo 呢

    • Yes, yes and no. 美国很有名的德奥雷司令专家与入口商曾讲过一故事:一次试酒会,他只忙着开酒,有一位客人来指著一款酒说:很棒!他拿起来一闻:corked!

      他想说明一件事:喝酒应该是民主制还是精英制? 

  2. 这个问题确实让我深思也不得解,希望前辈有机会能拿来做专题 😀

    不过我想到如果是实在的好酒 口味上应该不分精英或民主(忽略价格因素),他可以让懂酒的行家欲罢不能,而让门外汉一股脑儿的投入葡萄酒的世界。

  3. 假期和朋友聚会,有幸开了一瓶漏液的burlotto monvigliero 2013 香气比印象中去年喝的2012更夸张开放。有朋友说入口像带着丝绒手套的铁拳,但也有朋友不喜欢那种夸张的香气,认为没有层次。

發表迴響

你的電子郵件位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

Blue Captcha Image Refresh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