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he Other Italy(VIPa 導賞活動之九)

行行重行行,在8 BaroloBarbaresco Sangiovese 導賞活動以後,我決定帶大家尋幽探秘,聽聽他鄉的故事,所以我叫這次的目的地為「另一個意大利」。
 

除了 Sassicaia 外,恐怕沒有幾個人認識這次的7 款酒,恰似崔健在「假行僧」開場白唱的﹕

我要從南走到北,我還要從白走到黑

我要人們都看到我,卻不知我是誰

讓我們先從 Piedmont Tuscany 出發﹕

  • Tenuta San Guido,Sassicaia,1988
  • Elio Altare, Langhe Rosso, Vigna Larigi,1988

Sassicaia 可以說是最有名的法裔意大利酒,最重要的原因可能是他的 1985 很早已得到教皇 Robert Parker 的青睞這是第一瓶滿分意大利酒!Parker 曾如此說﹕

I have had this wine in tastings with 1985 and 1986 Bordeaux first-growths and top 1985 California Cabernets. In each tasting the 1985 Sassicaia has not only been my favorite, but the first choice of the majority of the tasters.  [8/1992]

他說他在盲品中常把 1985 Sassicaia 誤認為是 1986 Mouton-Rothschild,但包括 Antonio Galloni Neal Martin 在內的很多酒評人卻認為1988 1985 更精彩,因為 1988 更優雅,而 1985 是頭怪物,只因當年的天氣很怪誕。

Bordeaux 離我太遠了,所以我問比較熟悉Bordeaux 的團友他們怎樣欣賞這瓶 1988,我聽到的是﹕

很不像 Bordeaux,因為他有較好的酸度和比較圓潤。我甚至聞到酸櫻桃的氣味!

就是說他很 Tuscan。究其原因,Cabernet Sauvignon 很早已在Sassicaia 所在地生根了。酒莊遠自 1944 年已開始種植葡萄,原來的樹從不遠的 Pisa 50 歲老樹移植而來,所以到 1988 年的時候,九十多歲老移民操的是一口 Tuscan 口音。

可是他的新桶味太像我們當晚吃的煙燻黃魚了。朋友安慰我說與 Bordeaux 比,這絕對算不上嚴重,雖然一級的Bordeaux 可以把桶味搞得出神入化,與葡萄儼然成為一體。我只好會心微笑,可是酒雖然有著一份 Tuscan 的優雅,而且仍然非常年青,但以我今天的口味,我只能說句﹕Grazie

這位從 Burgundy 學藝的 Altare 卻贏來全場的讚嘆。

個人認為 Elio Altare 是新派 Barolo 的一哥,因為他最懂得用新桶。這瓶 IGT 卻是精品 Barbera

Barbera Piedmont 地區種得最多的葡萄,是果味豐富、酸度高的日常餐酒,有些酒莊嘗試用新的小木桶來增加香氣和丹寧,令他可以陳年,Braida di Giacomo Bologna 便是最出名的,但我不喜歡這種果汁炸彈,更不喜歡那煙燻味,而且以往試過的舊年份都不大行。

Altare Vigna Larigi 卻是例外。

一般 Barbera 的適飲期可能只有 10 年左右,可是這個 25 歲的小子喝起來像瓶新酒!剛開瓶的時候還有點混有薄荷的桶味,但桶味很快散去了,剩下一點像牙膏的清亮薄荷香氣,很清新,中度酒體,滿口鮮甜的紅漿果,酸度恰到好處,沒有丹寧的感覺,也一點都不複雜,但像剝花生一樣,一旦開始,你不能停下來。

這是整個晚上給我最大驚喜的酒!

Altare 的魔術說穿了也沒有甚麼秘密可言。他不過「浪費」了一塊好好的Arborina 田,不種 Nebbiolo 而改種老樹 Barbera。一般在 Barolo Barbaresco 地區,最好的田都用來種 Nebbiolo,因為 Barolo 的地位和價錢都較高,只有次一等的田才拿來種Barbera Dolcetto,所以這裏很少有酒莊以 Barbera 出名的,AltareVietti Giacomo Conterno 是三個最突出的例外。

我們的下一站是 Abruzzo,是位於半島東部,與羅馬隔著 Appenines 山脈的農業大省。這裏的葡萄酒產量差不多是 Tuscany 的兩倍,絕大部分是一喝即忘的便宜貨色,但偏偏有兩個怪傑早已成為傳奇人物,我們今天就去拜訪他們!

  • (White Wine) Edoardo Valentini, Trebbiano d'Abruzzo, 2007
  • Emidio Pepe, Montepulciano d'Abruzzo, 1985

名氣較大的是 Edoardo Valentini,據說老人家愛他的白酒更甚於紅酒。可是我對白酒不太熟悉,所以要聽聽有經驗的團員怎麼說﹕

·     肯定不是最常見的三種白葡萄;

·     有鹹鹹的味道,礦物味重;

·     不像新酒;

·     味道出得有點克制,不像很熟的葡萄,應該是舊世界;

·     沒有桶味,傳統的釀造;

·     很意外,沒有酸度的白酒!但也有人不同意沒有酸度

結論是一個「奇」字!

這是我的第二瓶 Trebbiano(上次是 Emidio Pepe),我的感覺是這的確不像一般的白酒,沒有豐富的水果味,但反而大大增加了我的興趣,因為說真的,無論白酒或紅酒,純粹靠果汁似的果味取勝的酒都顯得淺薄而沒有深度,而這種有礦物味、不靠桶味的傳統酒正合我的胃口。

因為沒有經驗,我不敢事先開瓶讓他呼吸,這有沒有影響他的表現呢?我又聽說這款酒很能陳年,所以沒有試過有點年份的酒以前,不適宜太早下結論。

現在只能一借他山之石,諸君姑妄聽之﹕

·     The Decanter 的意大利酒專家選這款酒為 18 最偉大之一,評語如下﹕Valentini’s Trebbiano is deep, rich and vibrant. With age the wine becomes opulent and complex, unheard of from this usually modest grape.

·     本身是酒莊莊主的酒評人 Joseph Bastianich 這樣形容這款奇酒﹕A special characteristic of this wine is its extreme longevity; it is among the only Italian white wines with such a long lifespan.  In fact, many of the bottles produced in the 1980s are drinking perfectly … When the wine is tasting well, it is without rivals, thanks to its fine, elegant aromas of ginestra, yellow apple, and resin, with underlying notes of flint, rust, and, often, bacon.  In the mouth, it has good sapidity, almost like that of a red wine. It is acidic, fresh, and juicy, and quite raw when tasted young.

 

Emidio Pepe Edoardo Valentini 更為奇特,聽說他從不喝別人的酒,Antonio Galloni 說他的釀酒方法是最異於常人的。他的酒從玻璃移到玻璃,從不經過木桶發酵在玻璃內壁的水泥缸進行,然後在另一個玻璃內壁的水泥缸陳年 24 個月,之後第一次灌瓶,在瓶內自然發生 malolactic fermentation,在離開酒莊以前再用人手逐一換到另一玻璃瓶子。

這瓶酒也最令團友嘩然。他的香氣類似煮意大利菜用的醬汁﹕番茄、陳醋,松茸和很多地裏的氣味,但聞起來是清新的。我們早上開瓶小試的時候,過了一會他又出了很濃的白胡椒味,我們笑說無非 Pepe for pepper?這哪裏像酒,我太太說我們更像喝湯!

奇怪的是晚上第一回合品試的時候,口感從早上的胡椒雜菜湯變成很重而且頗粗獷的感覺,又帶些苦苦的味道,我看蠻像廣東涼茶的。我的猜想是 1985 比我們以前試過的 1975 1979 都年青,構成果味的元素正在整合,苦味應該是他豐富的礦物引起的。

果不然,到了第二回合,有些很野、很濃的花香出來了,苦味退卻以後,果味徐徐而出。到第三回合,甚至有些陳香(tertiary perfume),味道也更深沉。

這個晚上我們抓不住他,有一位團友說他有愛麗斯夢仙境的感覺,說得一點都不誇張!

Emidio Pepe 是個顛覆性的人物,喝過他的酒以後,我們禁不住要思考﹕何者為美?何者為醜?(詳見舊文﹕道法自然﹕Emidio Pepe

我們的下一站是意大利的南部。

  • Mastroberardino,Taurasi, 1973
  • Tenuta Delle Terre Nere,Etna Rosso Prephilloxera La Vigna di Don Peppino, 2007

一個是人稱 Barolo of the South Taurasi,另一個開始有人名為 Burgundy of the Mediterranean

要借人家的名堂來顯自己的威風,可見南部的酒地位多麼低微。

先說 Mastroberardino 1973 Taurasi。說他是南方的 Barolo,只因這裏用的Aglianico 有很強的結構,陳年能力比 Nebbiolo 不遑多讓。

除了 Nebbiolo Sangiovese 以外,Aglianico 被公認為意大利的第三種 noble grape,主要產地在 Campania Basilicata,最經典的酒莊分別是Mastroberardino D’Angelo,其中 Mastroberardino Taurasi Monfortino Biondi Santi 有著同樣崇高的地位,同樣位列 The Decanter 18 大,但論知名度與價格則低得可憐復可笑。

一開始,1973 Taurasi 有些焦土的氣味,還有一種很野、有點刺鼻的花香,從氣味已嗅出無比的力量。但有團友說他的口感與氣味不符,嫌他有點簡單。我懷疑Barolo of the South 的稱號令他用了 Barolo 的標準來要求這瓶 Taurasi,再加上這是瓶基本版而非 Riserva,所以他找不到 single cru Barolo 那種細緻與層次。

南方的奔放與北方的典雅是基本的 terroir 分別,但 Taurasi 的市場位置才是致命傷。我覺得他們目前還停留在 Piedmont Tuscany 1970 早期的狀況,只有簡單的產品組合﹕Taurasi Taurasi Riserva,不敢推出 single cru 的精品酒。就是說他們仍然在找尋自己的 Angelo Gaja!我在去年的 Gambero Rosso 酒展踫到 Mastroberardino 的莊主 Piero 時,曾提出這個觀點,他聽後露出滿臉疑惑的神情並報以苦笑,我猜他不言的回答是﹕有人買嗎?

回到我們這瓶 1973 Taurasi,我是蠻吃驚的。真的找到同樣基本版的 40 Barolo 的話,我幾乎可以肯定絕對沒有 Taurasi 那麼年青和圓融,我敢打賭如果Mastroberardino 有膽量造一款 San Lorenzo,恐怕 Gaja 也要靠邊站!

(請參看前文﹕Aglianico﹕最後的貴族

 

Tenuta Delle Terre Nere 2007 Etna Rosso Prephilloxera La Vigna di Don Peppino 來自西西里島,但長在東部高達 1,000 米的 Etna 火山上的 Nerello Mascalese 葡萄與島上最流行的 Nero d’Avola 簡直是天與地的差別。Nero d’Avola 是典型的果汁炸彈,令人想起 Barossa ShirazNerello Mascalese 卻常被人拿來與 Burgundy Barolo 比較。

這款酒特別珍貴,因為有兩小塊地上竟然發現沒有被葡萄根瘤蚜蟲病害的老樹,樹齡超過 130 年!這是第二個年份,莊主在網站這樣介紹﹕

These parcels yielded a wine of such unearthly finesse that, although the wine from the neighboring old vines was a real beauty, the Prephylloxera, displaying a very similar character, seemed to feed from heavenly pastures: the quintessence of Calderara. It is a bit shier and will need more time than its younger sibling. I rarely advice decanting a wine, but in this case I do. Its elegance is measured, its authority understated, its sophistication effortless.  A grand wine.  I suggest many savoury fine courses in very moderate quantities. Allow the wine to grow as the dinner does.

他建議要換瓶!

早上開瓶後小試,發現有很細緻的香料慢慢滲出,很深沉的紅果,其後香料越來越豐富,又出香粉和礦物,入口清甜典雅,帶礦物味和細滑的丹寧,嬌滴滴的像個含羞的美少女。

晚上第一回合小試,感覺上比上午差不了太多,也就是說仍然相當封閉,有果有礦物,但丹寧比較粗。這怎會是 Burgundy

我決定聽莊主的意見,把 1/3 瓶換瓶了。我原來想帶一個 187ml 的小瓶子來做的,可惜出門前忘了,唯有用餐廳的大口換瓶器。

過了一個多小時再試,卻發現他幾乎奄奄一息了!疲弱的香氣,入口失去了清新和精力,軟綿綿的,完全沒有先前的亮麗。我很後悔,只好安慰團友說我們在短短的一個小時經歷了酒的兩個極端。最好的一刻在兩者之間,現在只能憑想像了!

又過了半個小時左右,驚魂甫定之後,酒似乎有所整合,變得比較陰柔,有一種暗紅的果味,這時兩位對 Burgundy 頗有研究的團友突然驚呼﹕Burgundy

依我看,正如 Taurasi 不是 BaroloEtna Rosso 也不是 Burgundy。所謂 Burgundy of the Mediterranean,是指他柔軟的身段,與南部或甚至所有意大利酒幾乎都不一樣,但他的地中海性格,卻令他柔中也帶剛。我最近便開過酒莊的一瓶 2008 Santo Spirito,領教過像砂紙的丹寧,我看他是地中海加布根地!

壓軸好戲是這瓶

  • Bertani,Amarone,1961

我的偏見是Amarone 是發明給羅馬士兵喝的,他的高酒精與超濃的果味是這副作戰機器的汽油,但作為餐酒,40 歲以下的 Amarone 是不能喝的。 

這瓶 52 歲的 Amarone 不過是個少年,但這是我頭一次喝到稱得上優雅的 Amarone

早上開瓶,聞到葡萄乾、杏仁和類似 liqueur port 的強烈氣味。入口有很亮麗的果味,帶點草藥般微苦的收結。果味豐滿但不過份,最難得的是很優雅!

晚上正式品試時,有團友說聞到紅棗、黑棗的氣味,也有人聞到白蘭地,但 Amarone 從來都是讓人喜惡分明的,有人喜歡得不得了,有人卻只知苦笑。

就在這甜中帶甘、諸味紛陳的少年Amarone 帶來的既驚喜又惶惑的心情中,我不得不跟團友暫時話別了。

The Other Italy 有帶來另一境界嗎?

讓意大利在他們心裏慢慢發酵吧!

 

Wine of the Night?

光算最後一輪的投票,最多人喜歡的是Amarone4 ½),其次是 Taurasi3)和 Emidio Pepe2)。“Burgundy of the Mediterranean” ½ 票同情分。

有一位團友說得好﹕Emidio Pepe 好比愛麗斯夢遊仙境,而 Taurasi “Burgundy of the Mediterranean” 有如哥倫布發現新大陸。

另一位團友回應我的「假行僧」比喻說﹕

我們這群僧人原以為打下少林寺 18 銅人,打過了木人巷以後,可以學有所成的歡喜下山,但方丈突然打開了藏經閣的大門,僧人才知道原來自己所學的只是入門功夫!面前的經書可能要花下半生時間也讀不完啊!

這個方丈並非法號「心無罣礙」的貧僧。且聽意方丈透過崔健繼續開心地唱著他的歌﹕

假如你看我有點累,就請你給我倒碗水
假如你已經愛上我,就請你吻我的嘴

要愛上我你就別怕後悔,總有一天我要遠走高飛
我不想留在一個地方,也不願有人跟隨

再見了!

 

7 thoughts on “The Other Italy(VIPa 導賞活動之九)

  1. 又少林,又新大陸,連仙境都到過了,以為五湖四海都闖盪過,原來仍在意大利半島溜連!
    [版主回覆06/21/2013 18:49:47]半島太大了。給我幾個山頭,我便心滿意足了。

  2. 當導遊不易,有時吃力不討好。但於我而言,絕對是眼界大開,73 taurasi 及 07 etna 已令我感動不已!
    [版主回覆06/22/2013 09:14:24]有機會來一次全 Etna tasting,又來一個 Aglianico。Sangiovese 不是最寶貝了?

  3. 另外假行僧的詞與這局又真的不謀而合!
    [版主回覆06/24/2013 17:25:28]Wine critics 講的是假話還是空話,真難說得準。我只知道我們付的是真鈔票!有趣,有趣!
    [HOI回覆06/24/2013 14:39:12]假倒未必, 更可能是空! 空者, 無自性也, 隨生隨滅, 你覺得是什麼, 它當下便是什麼。正如wine critics眼中的sassicaia未必便是你和我眼中的sassicaia
    [版主回覆06/22/2013 09:16:29]我們一般以為真,佛家都只當作假,所以假與真是某個意義的同義詞?那你是假喜歡還是真喜歡呢?

  4. 咦, Yahoo! Blog又可以發表整篇了?
    經過一連幾場朝聖之旅後, 用"尋幽探秘"來描述這壓軸一場實在很合適, 這世界總有驚喜留待人們發掘, 至少, 我的字典裏又多兩個意大利名字: Mastroberardino和Etna!
    Grazie!
    [版主回覆06/24/2013 17:31:37]諷刺的是,全因「落後」、國際市場打不開,所以過去怎麼做,唯有繼續這樣做。還有很多「落後」的東西等著你呢!

  5. 太多美好的仍待發現!而這些已是其中的一部份 Hidden Gem 了!
    [版主回覆06/25/2013 17:56:10]多的確是多,太多了。起碼新奇,希望美好。

  6. 真係想試下 Bertani, Amarone,1961 呵, 係咪好貴架?
    [版主回覆06/28/2013 20:37:01]欣賞他的人說他便宜,不欣賞他的人說他不貴。

  7. 心兄, 我都有一支elio altare vigna larigi 87, 廿多歲的barbera該如何開瓶透氣和處理呢? 謝謝
    [版主回覆09/23/2013 23:10:31]1988是我唯一一次的經驗,所以我說不準。我現時不在香港,手邊沒有何時開瓶的記錄,但我懷疑早上開,晚上喝應該可以吧?保守的話,兩三個小時前開,慢慢喝。記憶中在杯內沒有太大發展,但蠻穩定的,難忘他的青春!
    [版主回覆09/23/2013 23:09:11]1988是我唯一一次的經驗,所以我說不準。我現時不在香港,手邊沒有何時開瓶的記錄,但我懷疑早上開,晚上喝應該可以吧?保守的話,兩三個小時前開,慢慢喝。記憶中在杯內沒有太大發展,但蠻穩定的,難忘他的青春!

發表迴響

你的電子郵件位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

Blue Captcha Image Refresh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