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5 意遊散記(三)﹕Barolo 的誕生與重生

過去我只對家庭小酒莊有興趣,所以知道朋友約了 Fontanafredda 與 Giacomo Borgogno 兩家大莊,我便抱著參觀博物館的心情隨他去看看。

幸好有此機會,因為我看到的不光是歷史,而且隱約看到 Barolo 的未來。

從皇室流落民間的 Fontanafredda 有超過 130 年歷史,我們大可以說 Barolo 在這裏誕生。今天的種植面積達 100 公頃,另有 300 個有合同的酒農,年產 750 萬瓶,其中約 50 萬是 Barolo 與 Barbaresco,應該是 Piedmont 地區最大的酒莊。

Giacomo Borgogno 大概是 Piedmont 最老的私人酒莊, 250 年前便成立,全盛時期年產 30 萬瓶,今天種植面積為 20 公頃,年產 25 萬瓶。

兩家酒莊今天已換了新老板,同是企業家 Oscar Farinetti,他以電子產品連鎖店起家,最近更把飲食連鎖店 Eataly 開到國外,風頭甚勁,但有幾家小酒莊的主人一提起 Eataly,便搖頭說這是廣告宣傳的把戲,頗不以為然的樣子。

兩家酒莊買進不到 10 年(2006 年買 Fontanafredda,2008 年買 Giacomo Borgogno),在聽了這些傳聞以後,我倒很有興趣去看看他們賣的是甚麼藥?

Giacomo Borgogno

我們先去位於 Barolo 鎮中心的 Giacomo Borgogno。

L1090759

成排的巨型水泥發酵缸

L1090813E看酒窖,有很傳統的設備,很老的大木桶,最老的竟然是 120 歲用栗子樹木造的,用作陳釀經典版 Barolo。

我們試了兩個系列的酒(注﹕當天是根日)。

先出場的是三款 2010 年單一葡萄園(在 3,300 公升木桶陳年 3 年)。

L1090836Cannubi 通透,Liste 濃妝,Fossati 淡抹,令我們眼前為之一亮。

三塊田,描繪出 Barolo 的三種風情﹕

  • Cannubi 的土壤複雜,下層是石灰石,上層多沙石,所以既有香氣,也有結構。清新的鮮玫瑰,丹寧鋒利如刀割,需要時間整合,但今天是艷光四射的美人;
  • Liste 是最老的田,位置在 Barolo 之北,靠近 La Morra,主要是石灰石,滿是 rose and tar 的香氣,深厚的酒體,因此丹寧藏得較好;
  • Fossati 以沙石為主,野花略近乾花的香氣,最輕柔的質感,雖然丹寧也很明顯。

這三款酒如平地起驚雷,後來查資料,才知道那是少主 Andrea Farinetti 發的功。試看 slow wine guide 2015 對酒莊的介紹﹕

This historic Barolo winery continues to move at a fast pace.  Since it was taken over in 2008 by the Farinetti family, a revolution has taken place.  The main building has been restored to its former glory, erasing the architectural disasters of the 1960s.  In the cellar, cement vats have reappeared, selected yeasts and weed control have been abandoned and three new crus have been launched.  All this thanks to the work of Andrea Farinetti, 25.

我們離開酒莊前跟這位滿臉英氣的少年握了手,他大概也看出我臉上寫著「不枉此行」四個字。

L1090886接著我們試了他們 4 款 Riserva,由三塊田混合而成,選了最好的葡萄,這大概是向傳統致敬之作,因為長期以來,酒莊都堅持不推出單一葡萄園。這些史前期作品,也令我們喜出望外。Riserva 在大木桶陳年 5 年以上。

  • 2006 Riserva﹕玫瑰、豐富的礦物氣味,很新鮮,濃但平衡,怪獸年份難得那麼平衡優雅,從心裏喜歡他;
  • 2004 Riserva﹕略乾的玫瑰,有點烤堅果的香氣,有重量,像油的質感;
  • 1998 Riserva﹕菌類香氣(porcini mushrooms),皮革,森林小花,頗為 tertiary,已經適飲了。
  • 1982 Riserva﹕剛開的時候比較緊閉,香氣有點類似 1998,但沒有那麼新鮮,多了些乾無花果,黑茶等氣味。我們把餘下的酒帶去晚飯,稍為開放了,但質量比較像我以前喝的老年份 Riserva,中規中矩的,沒有太大驚喜。

究竟是他們的酒越造越好,還是酒的陳年能力稍遜?我對他們的酒沒有足夠的經驗,所以不敢說,但蠻肯定的是,他們的 2010 水準奇高,足見回歸傳統的威力。

Fontanafredda

有了 Giacomo Borgogno 的經驗,這個命運坎坷的老莊更令我們期待了。

L1100081L1100105

房屋都塗上紅黃相間的橫條,這是 Piedmont 皇室專用的顏色

酒莊創辦於 1878 年,原是意大利第一任國王 Vittorio Emmanuele II 的別苑,他喜歡在那裏打獵與釀酒,後來傳了給情婦生的兒子 Emmanuele di Mirafiore,才正式把酒當作生意來經營,Barolo 於是走入民間。可惜好景不常,約半個世紀後,兒子 Gastone 把公司賣掉,幾經轉折,又賣了給意大利最老的銀行集團 Monte dei Pachi(基地在 Siena),這家銀行竟然也守住這塊寶石超過 70 年,起伏不定多年以後,在 1996 年還聘用了 Giovanni Minetti 進行大改革,就在眼見出現轉機之際卻因為銀行要重整業務,退出非核心業務,以致 10 年後賣了給 Oscar Farinetti。

所以選 Fontanafredda 的酒不容易,因為質量可以很參差,但我以前試過很不錯的 1955 和 1996。

L1100118

180 個大桶,像個森林

L1100131

1 號桶,體積 31,280 公升

酒窖像個博物館,共有 180 個大桶,超過 1,000 個小桶,如果我沒有聽錯的話,最老的桶在 1885 年製造(130 歲),體積超過 3 萬公升。

L1100162招呼我們試酒的是豪爽的釀酒師 Danilo Drocco,他笑說他從 Prunotto 來,曾跟有名的 Giuseppe Colla 學藝,酒莊後來被 Antinori 收購了,他被公司派來 Fontanafredda 買田,結果田沒買到,他卻賣了給 Fontanafredda,從 1999 年開始與負責農田的 Alberto Grasso 負起重振老莊的重任。

Danilo 帶我走進酒庫,說任我選酒來品試,我選了 1998 年的幾塊田來作個小型橫品,他另加了些新老年份,包括 1961 和 1967,一共有 8 款之多。

L1100165P1080886我們在設計新穎的試酒室愉快的度過了一個下午(注﹕當天是根日)。

2004 Riserva 與 2001 Riserva 都有很典型的 Serralunga 香氣﹕玫瑰、紫羅蘭、焦油和一點桶味;2004 很新鮮,2001 很細膩。他們用半新的小木桶陳年一年,大木桶二年,據 Danilo 解釋,他從 Colla 那裏學到小桶取果味,大桶求香氣的道理。對新入門的人,這是很不錯的 Serralunga 標本,兩款酒很好的表現了天時。

要領略地貌,便要試單一葡萄園了。

Danilo 很高興我選了 1998。他說 1997 是美國年份,澎湃的果味為美國酒評人所喜,1998 才是優雅的歐洲年份。

這是試酒會的高潮,不過由於完全沒有醒酒,所以我們嘗到的是幾場大戲的排練部分﹕

L1100166

  • La Villa﹕來自 Barolo 村的 Paiagallo,土壤相對年青,更濕潤,果味較豐富。先出些香料,然後收緊了,後來又出些甘草,很好的果味。
  • La Rosa﹕位於 Serralunga 最北,粘土為主,另帶一點沙石,高不過 300 米,Fontanafredda 的總部與酒窖在此。比 La Villa 香很多,玫瑰、紫羅蘭,果味也較深黑。記起去年在香港酒展試過 2010,當時寫道﹕「無比優雅與細膩,比較女性化,丹寧溫順,好喝!」陽剛的 Serralunga 出了陰柔的 La Rosa,這是這塊田的魅力所在。
  • La Delizia﹕Serralunga 中部,最高達 450 米,很老的土釀,帶鐵、硼(boron)與鉀,名田。有甘草香氣,酸度好,很新鮮,空間遼闊,非常優雅。
  • Lazzarito﹕在 La Delizia 的旁邊,與 La Delizia 相類,但果味更濃,也更扎實。

從 La Rosa 下移到 La Delizia 與 Lazzarito,我們清晰體驗到性格的轉變﹕從女性、中性到男性。三者我最喜歡 La Delizia,但更喜歡這土壤的多變,就在那 130 年歷史的試酒室裏,我驚訝的發現﹕我的最憶始終是 Barolo!此行更令我泥足深陷,難以自拔了!

注﹕根據新的規定,La Delizia 被併到 Lazzarito 一塊,La Villa 易名為 Paiagallo la Villa,而且這兩塊田以公司另一品牌 "Mirafiore" 推出,La Rosa 則仍然掛 Fontanafredda 的牌子。

緊張刺激的 1998 橫品過後,1961 與 1967 讓我很好的鬆弛。

L1100167兩款酒都有很好的 tertiary 菌類香氣,其中 1961 較年輕,果、丹寧與酸度有很完美的平衡,感覺有點像 2001,不龐大,但是很完整的酒。

1967 比較肥大,在杯子已經有慢慢下滑的感覺。

兩者同是很稱職的 Barolo,1961 比 1967 較年輕也是正確的。

幾點感想

從這兩個莊回來,我心裏很是暢快。

我知道小農的手工作坊式酒莊最有個性,但他們弊在很脆弱。能否找到繼承人是一個大問題,另外資源的缺乏(沒有能說英語的兒女),踫不上伯樂式的酒評人等等也是每天令酒莊很頭痛的事情。

大公司有龐大資源,能開拓市場,但有時候得了市場卻失了個性,正是成也市場,敗也市場,我們也不是今天才有此見識。君不見 Tuscany 的酒莊大企業幾乎都以法國葡萄來打國際市場?

可幸 Piedmont 出身的企業家比較土氣。Eataly 賣的是意大利,Farinetti 收購了 Fontanafredda 與 Giacomo Borgogno 以後,也以回歸傳統的方式來讓經典可以重生。

做大做強不難,但能否不丟失個性,不捨棄傳統?這比家庭酒莊更難上千百倍!

但我免不了會像小酒莊那樣,懷疑這是否廣告宣傳的把戲?我不肯定,但看過一則對 Oscar Farinetti 的介紹,我起碼抱有莫大的期望﹕

Italian entrepreneur Oscar Farinetti was born in Alba, Piedmont to Langaroli parents – his mother was from Barolo and his father from Barbaresco. Farinetti explains the significance, “As my parents are each from the heart of a great vine-growing region, I grew up feeling the culture of wine was written for me – as my destiny.” Fontanafredda remained a strong presence in the Langhe throughout Farinetti’s life, and he often dreamed of how he might one day infuse his energy for business and passion for wine into the historic estate.

(取自﹕http://www.palmbay.com/fontanafredda.htm

但願我們沒有做到的,他能做到。

 

後記

除了 Barolo,我們還試了 Fontanafredda 兩款蠻不錯的氣泡酒。

L1090890 L1100090限於經驗,我不敢妄加評論,只想說我已經訂了一些回來,以後與酒友分享。

7 thoughts on “2015 意遊散記(三)﹕Barolo 的誕生與重生

發表迴響

你的電子郵件位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

Blue Captcha Image Refresh

*